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我来治他
    接下来的三天,肖遥石牛和轩辕轻寒三人,都没有碰到面,也直接挺到了最后。

    这三天,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这段时间,武道大会的人,都在忙碌着,虽然他们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些人还是在追查着刘奕言的死因。

    怎么说,刘奕言也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可现在却死了,偏偏还是死在了武道大会的举办期间,这让所有年轻修仙者们都小心翼翼,倍感担忧。因为之前有人说,现在的玉山已经混进了非常强大的修仙者,其实这么说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刘奕言也是个四重修仙者,一般年轻的修仙者有几个能够将这样的强者斩杀的呢?

    其实肖遥一直都是抱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虽然他嘴上没说,但是石牛徐前他们都能看得出来,这哥们似乎从来都没想过要掩盖什么。

    倒是徐前石牛他们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睡到半夜的时候,房间的门就会被人一脚踹开,然后武道大会的人将肖遥给抓走。

    肖遥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武道大会的对手吧?

    要知道,武道大会可是高手云集的。

    到了第四天,石牛受了重伤。

    他的对手是一个二重高手,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门派,竟然出现了一个二重高手,在此之前这是很多人都始料未及的。

    虽然石牛最后还是获取了胜利,可对方的暗器,也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徐前勃然大怒,想要找武道大会问责,却被肖遥刘玲拦了下来。

    “人家门派,原本就是以暗器见长,再说了,武道大会的规则中也没说不给使用暗器,你找谁讲道理?”肖遥问道。

    徐前有些颓然了。

    “先回去吧。”肖遥搀扶着石牛说道。

    “武道大会那边有郎中的。”徐前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两个黑袍人走了过来,想要将石牛节奏,却被肖遥制止了。

    “不需要你们医治,我朋友没什么事情。”肖遥说道。

    那两个黑袍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古怪。

    “这还叫伤得不重?”其中一个黑袍人指着都已经站不住身体的石牛说道,这哥们看着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气血翻涌,嘴角还有残留的血迹,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也不像是那种伤得不重的样子啊!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什么啊?

    石牛心里一开始也有些疑惑,但是看到肖遥自信满满的样子,又回过神来,强撑着说道:“我没什么事情,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听石牛都这么说了,那两个黑袍人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

    毕竟,在武道大会受伤的修仙者实在是太多了,少一个需要医治的,也是一件好事。

    等到那两个黑袍人离开之后,徐前才问道:“海哥,咱们真不需要他们医治?”

    “不需要。”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武道大会所有人我都信不过。”

    “我也是。”石牛立刻附和了一句。

    在这一点上,两人倒是持有相同意见的。

    “可是……”徐前看着身负重伤的石牛,脸上表情看着有些郁闷了。

    肖遥笑着说道:“我略懂歧黄之术。”

    听肖遥这么一说,徐前也有些诧异:“海哥,你还是个郎中啊?”

    “差不多吧。”肖遥很是谦虚说道。

    他觉得做人还是得低调点,这段时间,自己带给徐前等人的震惊已经足够多的了,做人也不能太完美,否则别的男人怎么活呢?想到这里,肖遥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到底是个善良的人啊,处处都想着要为别人着想……

    “差不多?”徐前摇了摇头,对石牛说道,“我说你还是跟武道大会的人过去吧,即便咱们和他们之间有些矛盾,但是,他们应该不会将你医死的,但是海哥的话就不一定了,他都说了,只是差不多。”

    肖遥气坏了。

    “赶紧将石牛背起来,咱们回去,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肖遥没好气道。

    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忽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看着那个男人,石牛瞳孔骤然收缩。

    肖遥微微皱眉,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下意识摇了摇头,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稍安勿躁。”肖遥轻声说道。

    他转过脸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魁梧男人,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前辈,我们之前已经说了,不需要武道大会帮我朋友疗伤,请问您还有什么事情吗?”肖遥问道。

    那个中年男人,眼神先是盯着石牛看了许久。

    过了一会,他往前走了几步,问道:“年轻人,我们有仇?”

    石牛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却依然不平静。

    肖遥叹了口气。

    其实他觉得,石牛是那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应该这么沉不住气,可现在的表现着实有些反常。即便是他,都能感受到石牛身上浓郁的杀气,更何况,是那个让他产生杀气的人呢?

    石牛没有说话,中年男人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眼神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我是来找你的。”中年男人说道。

    “哦?前辈找小可有何贵干?”肖遥问道。

    “想和你聊聊,可否?”中年男人问道。

    “前辈改日如何?小可还需要帮朋友疗伤。”肖遥说道。

    中年男人有些诧异,问道:“你医治他?”

    肖遥微微一笑,说道:“是,懂一些歧黄之术。”

    中年男人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好,那我明天再找你。”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离开了。

    “咱们回去。”肖遥没有多说什么,脸上表情看着也无比严肃。

    等回到了院子里后,徐前和刘玲才忍不住打听起之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那个男人的身份。

    肖遥坐在椅子上,笑着说道:“这个你们问我做什么?问他,他肯定知道,我也不是很确定。”

    不是很确定,就意味着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石牛脸色阴沉。

    “他叫木通。”石牛说道。

    “木桶?”徐前砸了咂嘴,“这个名字听着还真是够怪的。”

    石牛看了他一眼,重复了一遍:“是木通,木头的木,通彻的通。”

    徐前念叨了几遍,又下意识抠了抠自己的耳朵,小声说道:“怎么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呢……”

    刘玲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当然听过了,之前你还说过呢,现在自己忘了?武道大会的会长,就叫木通。”

    徐前长大了嘴巴,过了一会,才喃喃道:“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就是武道大会的会长?”

    “是了。”刘玲看着肖遥,忧心忡忡道,“看来,方海已经被木通盯上了。”

    肖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盯上就盯上了呗,反正是对方想要先杀我的,讲道理的话,对方也不能将我怎么着。”

    “讲道理?”徐前叹着气,故作深沉状,说道,“方海啊,你还是太年轻了,虽然刘奕言那个老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怎么说也是他们武道大会的副会长,你杀了人家的副会长就等于是打了武道大会的脸,你还指望人家和你讲道理呢?”

    徐前的这一番话,依然没有让肖遥多么的紧张,反而还让他哈哈笑了起来。

    “不讲道理吗?那挺好的啊,我这个人,最烦的就是要和别人讲道理了,他们若是真的咬定了我就是那个杀了刘奕言的人,尽管找我便是。”

    说完这句话,肖遥又站起身,吩咐刘玲:“去帮我打盆热水。”

    刘玲:“……”这还真是将自己当成丫鬟使唤了啊!

    虽然心里有些郁闷,可当下她还是走了出去。

    “接下来,你先闭上你的嘴巴吧。”肖遥看了眼徐前说道。

    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这么说一句的话,凭借着他对徐前的了解,这哥们能喋喋不休说上三天三夜。

    徐前满脸幽怨,只能闭上嘴巴。

    肖遥看了眼石牛身上的伤势,说道:“伤势没那么严重,想要痊愈的话,也不需要太长时间。”

    “只是接下来,我的比斗,恐怕麻烦了。”石牛叹着气说道。

    “那不是明天的事情了吗?”肖遥好奇问道。

    “你刚才不是说,需要一些时间吗?”石牛问道。

    “我刚才说的是,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啊!”肖遥说道,“到明天的话,应该可以恢复了吧?”

    徐前和石牛都用一种看痴呆的眼神看着他。

    明天,痊愈?这是开国际玩笑呢吧!

    即便是大秦王朝的御医来,也得半个月才能好的透彻吧?

    肖遥继续说道:“别的我不敢说,你可以说我剑法不行,可以说我修为低,但是……如果谁敢说我医术不行的话,我非得弄死他!怎么说我也是靠这个吃饭的。”

    “……”石牛和徐前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分辨肖遥现在到底是认真的状态还是吹牛.逼的状态了。

    如果但从现在的角度看的话,他们总觉得肖遥是在吹牛.逼。

    等刘玲将水打来的时候,肖遥正好将烈火针取了出来。

    “哟,还挺齐全呢!”刘玲笑着调侃了一句。

    肖遥直接将两人轰了出去。

    “给我一点时间,让你们看到活蹦乱跳的石牛。”

    (第四更也来了!说四更就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