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是剑士杀的
    客观来说,和刘奕言交手之后,肖遥收获很多。

    不单单是体内气机已经融合的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他还将起剑式给悟了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忽然顿悟起剑式的话,他想要成功斩杀刘奕言那个四重高手,破开他的天机线,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灵气被压制下来,肖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爽的,如果不是因为限制了自己体内的灵气,自己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领悟到起剑式的话,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呢。

    其实,起剑式也是从立剑式上演练出来的,没有一个根本,肖遥也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只是觉得很牛气,而且,剑意相符,他就觉得差不多了。

    他并不觉得,自己所悟出来的起剑式,一定要和当初许狂歌的一样。都说学无止境,肖遥觉得,这句话并不一定正确,真正重要的,是创新,创无止境才对。他从许狂歌那里学来起剑式,或者是从苏长留那里学来,那都是他们的东西,不是肖遥自己的,现在这悟出来的起剑式,或许还咩有达到精炼,登峰造极的地步,但是最起码是属于肖遥自己的东西了。

    这给了他更多的安定感。

    剑招哪有那么多的对与错,更没有什么规范的文本,最重要的,还是得能杀人,只要能杀人,能够将自己体内的剑气挥散出来,不是起剑式,也是了。

    而且,相比较于从别人那里学到起剑式,现在自己悟出来起剑式更让肖遥有一种充实感与自豪感。

    而且,他敢自信,这样的起剑式,在整个灵武世界,都没有第二个人敢说,比他还要娴熟,明白的更多的了。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嘛!

    除此之外,肖遥感觉到自己体内残留的白鹭飞的气机,此时已经被压到了死角。

    只要自己抓住这个机会,想要将这一丝气机彻底炼化了,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想到这些,肖遥立刻闭上眼睛,开始运起体内气机。

    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将体内气机的主控权给夺回来了。

    “白鹭飞啊白鹭飞,真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道一句谢谢吗?我觉得,要是真的这么说了,怕你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我吧?”肖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平静说道……

    刘奕言的死,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玉山。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还以为是谣传,但是很快他们发现说起这件事情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才选择相信,这就是三人成虎,其实从始至终,那些从怀疑走向坚信的人,也没有去考察一番,他们只是觉得,大家都这么说了,事实就一定是这样了。

    轩辕轻寒的屋子里,那个还在帮轩辕轻寒洗衣服的女孩,好奇问道:“小姐,为什么您让我们都洗衣服啊!还有王霄他们。”

    “我听说,刘奕言是死在水里的。”轩辕轻寒说道。

    那个女孩满脸茫然,问道:“可是这个和我们洗衣服又有什么关系呢?”

    轩辕轻寒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了。

    她狠狠瞪了眼那个女孩,说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女孩赶紧噤若寒蝉。

    走出院子,她忽然发现,有个人影,在门口晃荡。

    只是对方背着自己,她看不到长相,下意识靠近之后,却并没有感觉到熟悉的剑气,当下眉头一皱,转过身就想要回去。

    好在这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发现了轩辕轻寒,赶紧说道:“轻寒,等等!”

    轩辕轻寒脸一冷,说道:“轻寒是你叫的吗?”

    “那我叫寒寒?”任浩憨厚笑道。

    “……”轩辕轻寒在自己的心里将任浩定义成了一个弱智。

    “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没事的话,就赶紧回去睡觉,该干嘛干嘛去,本小姐没时间和你聊天。”轩辕轻寒说道。

    这就是满满的不耐烦啊!

    但是任浩也没有半点不满,可能在他看来,轩辕轻寒愿意停下脚步和他多说几句话,都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轻寒,我输了。”任浩低着脑袋说道。

    轩辕轻寒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天就在擂台下呢,长了眼睛了,怎么回事,我也看到了。”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任浩红着脸说道。

    轩辕轻寒安慰道:“别这么说我也没对你有过什么希望呀。”

    任浩的脸就更红了。

    他觉得,轩辕轻寒可真是个会安慰别人的好姑娘呀。

    这安慰的自己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觉得,方海的实力如何?”轩辕轻寒忽然问道。

    任浩微微一愣,聊起这些,他脸上的表情倒是变得严肃了很多,郑重其事点了点头,说道,“比我强。”

    轩辕轻寒真想翻个白眼就走人。

    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白天才输给人家,人家比你强难道不是非常正常的吗?

    “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任浩继续说道。

    听到任浩的这一番话,轩辕轻寒倒是来了兴趣。

    “为什么这么说?”

    她总觉得,任浩今天怎么说也是和肖遥打过一架的,肯定已经看出了些什么。

    而且,现在的武道大会参赛者中,除了肖遥之外,也没别的能够被她看在眼里的了。

    所以,最后的决赛,一定是她和肖遥之间的对决。

    “因为你长得好看呀!”任浩非常认真说道。

    轩辕轻寒:“……”

    她伸出手指着别的地方:“你现在可以走了。”

    特么的,自己还真的以为能够从任浩这里得到什么可靠的消息,简直就是扯淡啊!

    任浩赶紧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那小子也就是剑气比较浑厚,然后剑招比较古怪。”

    “古怪?”轩辕轻寒觉得,任浩这个家伙从开始到现在总算是说了一句有意义的话。

    没有继续说废话了。

    “继续说。”轩辕轻寒说道。

    任浩见轩辕轻寒没有立刻转身离开,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低下脑袋,开始沉思着。

    “怎么了?”

    “我想想怎么编……哦不,我想想怎么说。”任浩说道。

    “……”轩辕轻寒现在真的很想一脚将任浩给踹飞出去,特么的你都将心里话说出来了好不好?

    任浩剑轩辕轻寒脸上表情已经有些难看了,赶紧说道:“对对对,他剑招古怪,我就是觉得,他的剑招,根本就不在我可以理解的范畴内,而且,最后那一拳,非常霸道。”

    “嗯。”轩辕轻寒点了点头。

    其实她的感觉,和任浩也差不多。

    首先肖遥在擂台上展露出来的剑招,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非常高深,能够创出这样剑招的人,简直就应该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实际上她这样的想法也没什么不对的,毕竟肖遥是用立剑式击败任浩的,立剑式的创造者许狂歌现在确实已经飞升了,说是神仙创造出来的也不为过。

    她原本就是一个剑士,但是看肖遥展露出来的剑招,在脑海中也回想了许久,可不管怎么想,她觉得自己都看不出什么端倪,更不要想着能学过来了。

    所以,她很烦躁啊!

    任浩之前说,肖遥最后的一拳非常霸道,她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肖遥的剑招非常可怕,但是真正将任浩击溃的,还是最后那一拳。虽然没有那一拳,肖遥依然能够取胜,但是不会赢得那么轻松。

    “我觉得,最后他的那一拳,力量非常可怕,最起码……最起码也得是五六重高手才能爆发出来的实力。”任浩苦笑着说道,“这一次出来的时候,我们宗主给了我一块灵玉,想要护住我的心脉,但是等比斗结束之后我看了一下,我的那块灵玉已经变成了碎片,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有那块灵玉护体的话,现在的我根本不可能还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了。”

    轩辕轻寒陷入了沉思。

    之前任浩在擂台上的时候,身体肌肉也都发生了变化,在身体蛮横到那种情况下,还能做到一拳毙命……着实可怕了。

    任浩说,那是得有五六重修仙者才能有的可怕力量,倒是一点都不为过。

    她也没想到,任浩所经历的那一拳竟然那么可怕。

    “也就是说,他是个五六重的修仙者?”轩辕轻寒问道。

    任浩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武道大会这么都的修仙者,如果他真的是修仙者的话,不可能一丝一毫的灵气都不流露出来。”

    轩辕轻寒轻轻点头。

    “对了,之前有人说,刘奕言副会长死了,你知道吗?”任浩说道。

    轩辕轻寒又点了点头。

    “我之前也从那边赶过来了,正好武道大会的会长也在那,即便是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不过……”

    轩辕轻寒眉头轻挑,盯着他,问道:“不过什么?”她最烦这种说话大喘气的人了。

    “不过会长大人说,刘奕言是被一个剑士杀死的,在现场还有残留的剑气,而且,他身上的伤口也是被利剑穿透的。”任浩脸上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虽然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大可能,但是不得不说,现在最有嫌疑的人就是……”

    后面的名字他没说出来,毕竟现在一点证据都没有,可以揣测,但是将人家名字说出来的话,就有一种盖棺定论的味道了。

    轩辕轻寒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院子里,任浩倒是没有开口叫她了。

    今天的第三更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