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起剑式!
    当肖遥落下的时候,四面八方的水幕,此时忽然落下。

    铺盖天地。

    刘奕言站在远处,看着陷入水面中的肖遥,脸上笑容越发浓郁,眼神却始终那么阴冷。

    他一步步,朝着正中心走去。

    他觉得,即便肖遥是个天纵奇才,也难逃一死了,毕竟自己的天机线,即便是五重高手,也不敢硬碰硬,肖遥落入其中,凭什么活?

    “其实,我原本是不想杀你的,但是你偏偏非得寻思,我又能怎么办呢?”刘奕言叹了口气,眼神浑浊,满是担忧,肖遥之前说的话,他也都听了进去,若是打不开肖遥的储物空间,他从开始到现在所做的一切都要付之东流了,这显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只是到了后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肖遥的强硬态度,让他逐渐心悸。

    再加上肖遥展露出来的不凡实力,和那些仙丹灵丹,再加上之后出现的灵器神器,不管怎么看,他都不相信肖遥真的只是一介散修,这样的人,若是真的让他活着离开了玉山……

    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一场浩劫!

    他怎么能?

    他怎么敢?

    他的眼神越发阴冷,今天肖遥战胜了任浩之后,他便意识到,整个武道大会,能够挡下肖遥的选手已经没有了,即便是轩辕轻寒恐怕也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斩杀肖遥的任务,也只能落到他的肩膀上。罗以荣虽然他也信得过,但是以罗以荣的实力,和任浩其实也不相上下,甚至若是生死搏斗的话,任浩凭借着刺虎拳,或许还能略胜一筹,所以,除了他,找不到别人了。

    就在他走到跟前的时候,忽然,瞳孔骤然收缩。

    他下意识想要往后退,一把剑,却已经飞了出来。

    那把玄铁剑,撕扯破虚空,拉着一道惊虹,随同着漫天无尽的杀气,朝着他刺了过来。

    脚下,无数道水柱高高立起,将他后路折断。

    “你想杀我,配吗?”肖遥冰冷的声音在前方传来。

    一剑破天妖!

    “此剑,名为起剑式!”肖遥忽然出现,手中握住玄铁剑,将它往前推了一段距离。

    破开了刘奕言的防御。

    一剑,正好从刘奕言的体内横穿而过。

    肖遥收起玄铁剑,又顺势破开壁障,回到岸上,身上衣服已经湿透。

    湖面,重归平静,只是沉下去了一具死尸。

    “若不是你,我想要领悟起剑式,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呢。”肖遥转过身,看着平静的湖面,笑了一声说道。

    等感受到灵气正在往周围扩散的时候,肖遥犹豫了一会,立刻转身离开。

    没多久,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魁梧男人,便来到了湖面。

    他皱着眉头,伸出手,又猛地往上一抬,一具尸体便从湖底浮了上来。

    随手一招,刘奕言的尸体,又朝着他这边飘了过来,将尸体弄上来之后,魁梧男人叹了口气。

    “能在我眼皮底下杀了我的副会长,手段倒是不错了,不过,这结界还残留着刘奕言的气机,应该是他自己布下的,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魁梧男人笑了一声,看着刘奕言的尸体,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从现在所看到的这些线索看,他大概可以想到,这原本是刘奕言自己布下的一个局,目的是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斩杀别人,却没想到技不如人,不但没有将自己的目标给杀了,反而栽了进去。

    没多久,就有无数黑袍人赶了过来。

    其中还有武道大会的所有长老。

    罗以荣和季亚辉自然也在其中,他们看到刘奕言的尸体后,不免都倒吸了口凉气,两人对视了一眼,也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刘奕言之前出来的时候要做什么,他们都知道的,原本他们便以为,以刘奕言四重高手的实力,再加上绝学天机线,想要斩杀肖遥绝对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的结果,却和他们之间的预料相差甚远。

    季亚辉自然是难以接受的,但是相比较而言的话,罗以荣反而平静一些了。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觉得那个年轻人邪气的很,所以,下意识不愿意去招惹对方,可是他能抵挡得住诱惑,刘奕言却做不到,最后也死在了玉山之上。

    “有谁知道,是谁杀了刘副会长?”魁梧男人背着手,问道。

    所有人都满脸茫然,其实绝大多数,现在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

    在玉山之上,还有谁能够斩杀副会长呢?

    恐怕,也就除了眼前的这位吧……

    当然了,这样的话,他们是肯定不敢说的,而且眼前这位,也没有理由对副会长痛下杀手。

    季亚辉和罗以荣心里跟明镜似得,但是他们断然不会多说。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原本就不占着理,说出来之后,刘奕言死了,可是眼前这位还是会拿他们问责。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刘奕言的死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

    现在刘奕言都已经死了,不管是罗以荣还是季亚辉,都已经没了继续找肖遥麻烦的理由,而且,今天的事情也给给了他们一个教训,那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古怪了,真的不能去招惹。他们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将肖遥给供出来呢?那对他们而言一点好处都没有,还会受到惩罚不说,若是对方没有死,活着离开玉山了。

    他们以后晚上睡觉,还能睡得安稳吗?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说,他们现在保持沉默,都是最理所应当的了。

    反正在能不招惹肖遥的情况下,他们是断然不愿意还去招惹他了。

    这个时候,肖遥已经回到了屋子里,并且立刻换下了衣服。

    “怎么回事?”石牛看到肖遥浑身湿漉漉回来,有些惊讶。

    “没什么,在水里和别人打了一架。”肖遥说道。

    石牛有些诧异。

    这特么还有去水里打架的?

    和东海龙王掐架呢?

    “和谁打架了啊?”正好徐前看到肖遥风尘仆仆回来后也走了过来。

    “刘奕言呗。”肖遥笑着说道。

    “刘奕言?”徐前和石牛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石牛忙问道:“你不是去找轩辕轻寒了吗?怎么会碰到那个老家伙。”

    肖遥耸了耸肩膀,无奈说道:“人家等不及想要找我麻烦了,我能怎么办?”

    石牛沉默了。

    徐前也没说话。

    其实,仔细想想,这也都在意料之中。

    任浩都输给肖遥了,轩辕轻寒的实力虽然不错,可想必也不如任浩,所以,现在的肖遥在武道大会几乎已经到了无人可挡的境界。

    刘奕言不自己出手的话,还能指望谁呢?

    “我们也换衣服,然后将衣服全部洗掉。”石牛正色说道。

    “为什么?”徐前一愣,没回过神来。

    石牛摇了摇头:“等会再解释,快!”

    徐前看石牛这么严肃,也没有多想,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并且顺便也将自己的衣服给洗了。谁也没想到的是,很快,就有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看到院子里晾着衣服,他们脸色都是一变。

    “怎么回事?”黑袍人问道。

    徐前石牛肖遥都是满脸茫然。

    “大人,什么怎么回事啊?”徐前问道。

    “你们好好的,洗什么衣服?”其中一个黑袍人目光如刀,盯着他们问道。

    石牛笑了一声,说道:“大人,我们今天比斗了一天,也站了一天,现在回来,洗个澡,洗一下衣服,不过分吧?”

    “……”那两个黑袍人对视一眼,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们都洗衣服了?”

    “是啊。”石牛说道。

    黑袍人摇了摇脑袋,走了出去。

    想要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查,实在是太难了……

    等那两个黑袍人离开之后,徐前才看着石牛问道:“到底什么情况啊?”

    石牛轻笑道:“你海哥,让那个刘奕言,连遗言都没留下了。”

    徐前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

    “你将那个家伙给杀了?”说完这句话,徐前又赶紧捂住嘴,下意识朝着院子口看了看,发现那两个黑袍人没有折身回来,想必是没听见,这才松了口气。

    “嗯,他想要弄死我,但是能耐不够大。”肖遥揉了揉太阳穴,回到了屋子里。

    石牛徐前两人跟着他一起走了回来。

    “我去,海哥,你未免也太强了吧?那副会长怎么说也是四重高手啊,这说弄死了,就弄死了?”徐前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四重高手,就很厉害吗?”肖遥皱着眉头问道。

    徐前无话可说了。

    特么的,四重高手,还不算强势?

    在整个灵武世界,有几个四重高手啊?

    若是真的有那么多四重高手的话,刘奕言又有何德何能,成为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啊?

    可一个四重高手,从肖遥的嘴里说出来,弄死他就跟弄死一个金丹期修仙者似得。

    做人可以张狂,但是不要这么嚣张好不好?

    “行了,你今天晚上和石牛住一起,你那间屋子不是空着吗?丢给我。”肖遥说道。

    徐前好奇问道:“又受伤了?”

    “差不多吧。”肖遥没说话,站起身就去了隔壁。

    他现在,需要借助体内的剑气,将剩下的那一丝气机,彻底炼化了……

    到底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就得看运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