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赠你漫天剑雨!
    外面,徐前刘玲石牛三人,面面相觑。

    “咱们接下来,该干啥啊?”徐前抓了抓头发看着左右的刘玲与石牛问道。

    “该干嘛干嘛。”石牛笑了一声说道,“这又不是咱们第一次被拒之门外了。

    徐前这么一想,顿时释怀了很多。

    比起昨天,今天他们的心情倒是倒是非常平静了。

    没办法,都有经验了!

    而且,今天肖遥的脸色虽然也不是很好看,但是比起昨天要好上很多了,所以他们倒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只是还没一会,轩辕轻寒竟然也来了。

    看到轩辕轻寒,三人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古怪。

    “方海呢?”进来之后,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轩辕轻寒直接开口问道。

    “在屋子里。”徐前说道。

    “哦。”轩辕轻寒点了点头,也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

    “咦?”徐前问道,“你不进去吗?”

    轩辕轻寒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问道:“你觉得我现在可以进去吗?”

    “……”徐前尴尬笑了一声,说道,“你知道哈?”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任浩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以那么大的优势战胜任浩,也将体内的剑气挥霍殆尽了,想要恢复过来的话,肯定需要一些时间的。”轩辕轻寒说道,“他能撑着走回来,已经非常不错了。”

    刘玲心里暗暗点头,觉得轩辕轻寒确实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姑娘。

    “轩辕姑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刘玲问道。

    轩辕轻寒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你和方海,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啊?”刘玲问道。

    轩辕轻寒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不是吗?”刘玲脸上的表情看着似乎比轩辕轻寒还要古怪,说道,“方海刚到武道大会,就每天询问我,你来了没有,所以我一直以为你们以前就认识了。”

    轩辕轻寒心里思索万千。

    她也觉得,肖遥见到自己的时候,那眼神总是有些古怪,而且,总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以前,真的见过?

    她现在有些好奇,对方到底想要和自己单独聊些什么了。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以前就认识的话,怎么会来这里呢?”徐前又问道。

    轩辕轻寒双颊微红。

    其实,即便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觉得今天的比斗结束了,想要到处走走,结果却莫名其妙的转悠到了这里。

    等到停下脚步抬起脑袋的时候,才猛然间回过神来,只是都已经到了门口,她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折身回去的话,似乎越发的欲盖弥彰了,索性就走了进来。

    现在听到徐前的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刘玲是个女孩子,心思细腻,看到轩辕轻寒脸上表情不对劲,似乎就想到了什么,咳嗽了一声,顺便瞪了眼不会说话的徐前,又问道:“轩辕姑娘,你要等方海出来吗?”

    轩辕轻寒笑了一声,说道:“不一定,或许坐一会就回去了。”

    刘玲点了点头,又换了个话题,说道:“轩辕姑娘,我之前大概没得罪过你吧?”

    轩辕轻寒先是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问出这样一番话是什么意思了。之前刘玲就是被她淘汰的,而且还是用一种非常霸道的方式,将对方击败的。

    刘玲的问题,虽然还没有问完,但是轩辕轻寒已经知道对方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了,顿时脸上的表情更加尴尬,现在都有些后悔来到这个院子里了。

    “没有。”轩辕轻寒摇了摇头说道。

    “那为什么……”

    轩辕轻寒咳嗽了一声,忽然站起身,说道:“我先回去了。”

    说完,就真的转身走了。

    刘玲摇了摇脑袋,眼神有些古怪。

    “咦,她这就走了啊?”徐前有些没办法理解。

    “我总觉得,她和方海之间有些古怪。”刘玲说道。

    “怎么说?”徐前不明白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是等方海醒过来之后你问他吧。”刘玲笑着说道。

    等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天色渐黑,肖遥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两个小时,他简单融合了一部分气机,他总觉得,再给自己一丁点的时间,遇到一两个强劲的对手,或许,想要彻底突破气机,就能非常简单了。

    可现在还想要找到一个强劲的对手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毕竟,任浩的实力,比起轩辕轻寒还是要强上一些的。

    当然了,这段时间轩辕轻寒似乎也有所突破。

    等看到肖遥之后,刘玲等人都走了过去。

    “没事了吧?”石牛问道。

    “本来就没什么事情。”肖遥笑着说道。

    徐前说道:“对了,之前轩辕轻寒来过。”

    听到这句话,肖遥的脸色立刻变了。

    他赶紧张望着,也没看到轩辕轻寒的身影,问道:“那她现在人呢?”

    “回去了啊!”徐前说道。

    肖遥简直都要气哭了。

    原本他来武道大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见到轩辕轻寒,之前机会都已经摆在面前了,可偏偏又和自己擦肩而过了。

    “她来了,就没想着要等等我?”肖遥问道。

    刘玲忽然有些尴尬,小声说道:“她离开,应该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觉得尴尬吧?”

    看到肖遥脸上疑惑不解的表情,她继续说道:“我只是问她,之前为什么对我如此霸道而已……”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因为这个问题,她就走了?”

    “是啊。”刘玲说道,“其实我心里大概也有一些答案。”

    “什么意思?”肖遥茫然。

    “我觉得,她之所以对我下手那么凶猛,应该是觉得我和你走得比较近,心里有些吃醋吧。”刘玲笑着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她根本就不认识我啊。”

    “现在不是认识了吗?”刘玲轻笑道。

    肖遥无言以对了。

    他觉得刘玲的想法是真的有些复杂了。

    只是现在轩辕轻寒都已经走了,他还想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算了,我还是去找她吧。”肖遥的想法倒也简单,既然对方之前都已经主动来找自己了,那自己现在去找她的话,应该不至于被拒之门外吧?

    想到这些,他立刻动身了。

    不过,从他们这个院子,走到轩辕轻寒所居住的那个院子,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走到半道上,肖遥忽然发现,在一处池塘边,竟然还有人正在垂钓,带着一个草帽,身边还放着一个鱼篓。

    “这水里,似乎没有鱼吧?”肖遥念叨了一句,下意识多看了两眼,这一看,更加无语了。

    那垂钓的人,手中竹竿竟然连鱼线都没有。

    他下意识走了过去,看到垂钓者的模样后,忽然乐了起来。

    “副会长,您在这垂钓,能钓到鱼吗?”肖遥问道。

    “能啊!”刘奕言笑了一声,说道,“这不,鱼儿已经上钩了啊。”

    肖遥脸上笑容逐渐收敛,又冷笑了一声,席地而坐,说道:“你这是已经沉不住气了啊?”

    刘奕言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想非得把你怎么着,只要你将那四把剑,还有你身上的丹药全部交出来,我便可以让你下山了。”

    “哦?”肖遥眯着眼睛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说到这,肖遥顿了一下,又问道,“还是觉得,我在这里,始终是个祸害,能威胁到你的名声呢?”

    刘奕言眼神骤然变冷,阴沉沉说道:“既然知道,何必还要自寻死路?”

    “你特么都欺负我欺负到家门口来了,还不允许我对着你脸吐口痰?”肖遥问道,“你凭什么以为,你就能将我掌控住呢?”

    “那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了。”说完这句话,刘奕言站起身,提起鱼竿,在鱼竿上,忽然多了一条细丝,以灵气凝结而成,朝着肖遥缠绕了过来。

    肖遥下意识伸出手,将细丝握在手中,当发现手掌之上多出一条血线后,赶紧撒开。

    “呵,好手段啊!”肖遥站起身,手中长剑金光浮现,一剑将那道细线斩断,可下一秒,细线又重新伸出,继续朝着肖遥这边蔓延而来,就像是一条灵活的蛇一般。

    肖遥再出一剑斩出,剑气翻腾而起,刘奕言不慌不忙,借助剑气,身体往后推却,立于水面之上,冷眼盯着岸上肖遥。

    “呵,玩轻功水上漂呢?”肖遥骂了一句。

    虽然他始终没有太将刘奕言当回事,但是刘奕言毕竟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更是四重高手。

    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面对肖遥的剑气,他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真不是什么难事。

    肖遥运起剑气,身体同样高高跃起,脚下踩在水面之上,步步轻点如履平地,眨眼间便到了刘奕言的面前。

    “你不是一直想要杀我吗?那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肖遥冷哼了一声,眼神中杀机弥漫。

    一剑入水中,激起千层浪,浪花朵朵,凝聚成刀,朝着刘奕言压了过去。

    “赠你漫天剑雨!”肖遥嚷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