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无趣
    任浩的拳法,确实怪异,几乎封锁了肖遥的所有退路。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次,当任浩觉得肖遥无路可退的时候,对方还是能找出一处破绽,顺势扩大,然后脱身而出。

    这样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他越发的心悸。

    忽然,任浩伸出手,想要抓住符离。

    肖遥冷笑了一声,剑刃倒转,冲着任浩的手掌割了过去。

    任浩忽然收手,只是被肖遥踹了一脚,往后退了好几步。

    之前他原本想要用去抓住肖遥的符离剑,然后占据优势,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握住那把剑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下意识收回手了。

    其实他的直觉也很准确,如果之前他真的那么做的话,手指可能都要被符离给削掉了。

    原本就是上品灵器,再加上肖遥灌入其中的灵气。

    他凭什么敢?

    所以,退缩,也算是一种明智之举了,总不能真的疯了不要命似得硬碰硬吧?若是别人的刀剑,他抓住也就抓住了,可是肖遥手中的这一把剑,他还真不敢抓住。

    肖遥看着任浩,冷笑了一声,又一次拔剑而起。

    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又浮现三道金光。

    剩下三把剑,与符离同行!

    白首,九歌,傀龙,符离。

    四剑现,天机变!

    “我以傀龙问苍生。”肖遥厚实声音,徐徐响起。

    顿时,傀龙剑带着剑光,朝着任浩砸去。

    “我以九歌问如来。”九歌长剑,紧随其后。

    “我以白首唤诸神。”白首遨游天地间,卷起一股股古朴剑气。

    “我以符离斥责九重天!”

    肖遥双眸乍现一道金芒。

    身体随即而动,四把长剑已经到了任浩面前。

    任浩脸色大变,当下根本顾不得多想,立刻运气体内灵气,想要将四把长剑挡在外面。

    在他的面前,出现一道蓝色气墙。

    傀龙剑灌在上面,出现一道裂缝。

    这个时候任浩已经吐出了一口鲜血。

    九歌剑破出数道裂纹,任浩耳边入灌佛音,身体又往后退了几步,脸上表情看着更加苍白。

    白首剑剑芒遁入气墙一半,剑尖与任浩眉心,只差一毫。

    符离剑闪耀着耀眼金芒。

    “砰!”一剑破开气墙。

    任浩的身体连连往后退却,四把长剑空中不停旋转犹如电钻一般。

    任浩甚至都不敢伸出手将那四把剑挡下,能做的,就是不听往后推却。

    也就是这个时候,四把长剑忽然全部退开。

    肖遥握拳出现在了任浩的面前。

    “我以一拳,送你归西!”肖遥眼神冰冷,等到一拳狠狠击打在任浩胸口之时,空气中响起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一拳破空。

    破的不是空气,是虚空!

    任浩身体化作一道直线,被这一拳,破出数百米!

    擂台之上,只剩下肖遥一人,站在那里。

    整个擂台,似乎都已经陷了下去,看上去如同废墟,至于原本站在擂台最上面的那几个裁判,此时都已经滚落下来,他们同样看着肖遥,心里惊愕不已。

    在武道大会,当了这么多年的裁判。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可怕的年轻参赛者?

    这灵武世界,果真出了一个旷世奇才啊!

    刘奕言等人,原本还坐在椅子上,此时都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们全部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肖遥。

    之前,一直都是任浩攻,肖遥被迫防守。

    可是只要肖遥找到一点机会,采取攻势,任浩便守不住了。

    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凭什么这么大?

    从现在的角度看,似乎肖遥一直都是在故意溜着任浩玩啊!

    这一认真,任浩就飞了?

    “乖乖,海哥这么凶猛的吗?”徐前也看傻眼了。

    从认识肖遥的时候,他就知道肖遥不简单了。

    到了武道大会,总算是一层层解开了肖遥神秘的面纱。

    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这才是肖遥真正的实力吗?

    一剑接着一剑。

    最后,悍然一拳。

    那一拳,到底有多强的威势?

    竟然,能够将任浩砸飞出去!

    之前任浩展露出来的实力,最不济,也能匹配四重初期高手了吧?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敌肖遥?

    轩辕轻寒眉目七彩流溢,同样震惊不已。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

    “他真的,这么强大?”

    “若是我对上他,真的还能赢吗?”

    她眼神有些暗淡。

    之前,她见到了肖遥那个妖孽,被打击的遍体鳞伤,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甚至从她的角度看,这个武道大会评选什么天之骄子,都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肖遥走上这个擂台,谁还敢说自己是天之骄子呢?

    可是现在,又出现了这个叫方海的家伙。

    方海实力,固然不如肖遥,但是能够在剑道上有这样的造诣,不可谓不可怕啊!

    “没意思。”忽然,擂台上,肖遥缓缓开口了。

    “三重高手,就这样的能耐吗?当真无趣……”肖遥继续摇着脑袋,缓缓走了下去。

    踏天宗的那些人,刚刚才将任浩给抬了回来。

    此时的任浩,紧闭着双眼,气息微弱,不知生死。

    刚回来,就听到擂台上的肖遥开口,一个个怒不可遏。

    可是一想起之前肖遥的那一拳之威,一个个又只能保持沉默。

    这个时候,踏天宗的这些弟子们,总算是领悟到了“敢怒不敢言”这五个字的意思。

    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实力,现在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将那个混蛋撕成碎片,但是他们能吗?

    他们连走上去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徐前等人面前,肖遥又看了眼远处的刘奕言,故意大声说道:“副会长,下次,干脆在找一些厉害的人安排给我呗!就任浩这样的,想要击败我,还是有些难得,轩辕轻寒的话,我想你会顾及她的身份,不敢安排过来,那既然是这样,明天的比斗,你干脆自己站在我面前算了!”

    刘奕言额头青筋暴跳,恨不得现在就过去将肖遥给掐死。

    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刘奕言的身上,他们纷纷考量着之前肖遥说出口的话。

    听那一番话的意思,肖遥和任浩之所以会这么早就对上,是因为刘奕言的从中作梗?

    可是,这是完全没道理的事情啊!

    武道大会为什么要针对他呢?

    或者说,只是刘奕言一个人针对他?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刘奕言还想要沉住气是不可能的了。

    他冷哼了一声,如果怒气可以杀人的话,肖遥现在一定会七窍流血而死。

    “这个混蛋……”刘奕言是真的想要骂人了。

    从开始到现在,其实肖遥都没有直接将这些点破,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刘奕言一直都很想要去针对肖遥,但是做的也都算是比较隐秘的,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这似乎已经算是他们之间的潜规则了。

    可是现在,肖遥却将这一条窗户纸捅破了,也越了规则。

    可仔细想想,他觉得这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从他认识肖遥到现在,他就没觉得对方是个喜欢遵守规则的人。

    这小子,原本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啊!

    “回去吧。”肖遥摆了摆手说道。

    等肖遥走了之后,徐前等人才赶紧跟了上去。

    刘奕言脸上表情始终阴晴不定,可最后也转身离开了。

    轩辕轻寒看着肖遥的背影,微微一笑,叹了口气。

    “还真是个善于虚张声势的家伙。”轩辕轻寒说道。

    王霄微微一愣,四处看了看,见也没人盯着他们这边,赶紧小声问道:“轻寒,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方海,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强弩之末算不上,但是他体内的剑气肯定已经彻底消耗殆尽了,同时催动四把上品灵器,还是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对任何一个剑士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体内的剑气似乎都有些紊乱。”轩辕轻寒说道。

    “我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王霄有些吃惊了。

    他觉得,轩辕轻寒说的这些肯定都是事实,对方断然不可能欺骗自己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不得不感慨一句,肖遥的演技真的太好了……

    “不过,他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王霄继续问道。

    “从之前就可以看出来了,那个孔辉,原本就有些不对劲,方海没有下死手,他还是死了,而且据说,在孔辉还没有同方海比斗之前,被武道大会的人叫走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除了武道大会那边的人,唯一的知情者可能也就是孔辉了,孔辉却死了,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谁相信呢?”轩辕轻寒问道。

    王霄倒吸了口气凉气,可是又有些不愿意相信:“不是说,武道大会是绝对的公平公正吗?”

    “公平?公正?”轩辕轻寒对王霄说出口的这一番话,完全嗤之以鼻,“灵武世界什么时候有过绝对的公平公正了?我不信。”

    说完,轩辕轻寒也朝着自己的擂台走去。

    回到院子里的肖遥,一把关上房门。

    最后那一拳,哪里是他自己的力量,那是催动着白鹭飞的气机所迸发出来的能量啊!

    一丝不受控的气机,尚且如此可怕,若是全部融合——自己到底能有多强?

    他心惊肉跳,且,内心狂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