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刺虎拳
    看到肖遥的对手是任浩,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愁的,是徐前和刘玲两人,石牛倒是对肖遥始终充满信心,正如他之前说的那样,任浩和轩辕轻寒两人固然很强,但是他们的实力,石牛还是知道的,唯独肖遥,尽管他已经观战了不少场肖遥的战斗,可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肖遥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似乎,不管遇到多强的对手,肖遥都可以稳稳占据优势。

    欢喜的,自然就是寻道宗的那些人了。

    虽然之前他们已经被肖遥给骂走了,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憎恨这个家伙了。

    他们始终觉得,即便孔辉真的不是死在肖遥手上的,可肖遥也难辞其咎。

    不是肖遥,孔辉就肯定不会死!

    “任浩,你今日若是杀了他,我寻道宗李谦欠你一个人情!”寻道宗的那个大弟子,冲着站在擂台上的任浩大声嚷嚷道。

    “我游子门也是!”游子门留在武道大会的唯一一个弟子也扯着嗓子说道。

    任浩冷眼看着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你还真是做到了天怒人怨啊!”任浩讥讽道。

    站在他面前的肖遥,自然也将那些话全部听入了耳朵,不过他却并没有感到多么的愤怒,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羞愧,反而非常坦然,一副很无所谓的模样:“不遭人妒是庸才,这句话你都没听说过吗?”

    任浩哈哈大笑起来。

    依然是对肖遥的嘲笑。

    “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任浩止住笑说道。

    “一点笑点都没有,为了笑而笑,有意思不?大家都不笑,就你笑,你不觉得你笑得很僵硬吗?”肖遥探着脑袋问道。

    “……”任浩的脸涨得通红。

    原本没觉得多么的尴尬,但是现在被肖遥这么点出来,还真是有些小尴尬了。

    他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

    其实这一次,对上任浩,也让他有些小开心。

    现在的话,就需要一个对手,来帮助自己提高实力,对手越强,他最后融合的白鹭飞气机就越多。

    到时候,受益者依然是他。

    任浩怎么说也是个三重高手,他在想,对方即便真的是个废物,应该也能让自己稍微感受到一些压力吧?

    想到这些,他竟然还有些小激动了。

    但愿这个对手,真的能让自己感受到压力吧……

    任浩已经朝着肖遥冲了过来,并且速度飞快。

    他猛然间挥出一拳,这一拳直接掀起一道风墙,朝着肖遥砸了过来。

    肖遥眼神骤然变冷,进入战斗状态后的他,手中符离长剑同样被灌注剑气。

    立剑式,顺势而起。

    任浩的拳头,和肖遥手中的符离剑,硬生生撞击在了一起,对方却毫发无损,只是稍微往后退了几步,这一幕,就足以震惊许多了人。

    “这是踏天宗的绝学,雷霆合拳”有人吃惊说道。

    “那是自然,任浩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个三重高手了,在任何一个门派都会得到栽培,这踏天宗当真是人才济济啊!”有人附和道。

    徐前的眼珠子,简直都要瞪出来了。

    “方海的这把剑,似乎是上品灵器吧?这个家伙,竟然硬生生用拳头挡住了?”

    石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任浩之前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灵气,让他感到心悸。

    他忍不住反问自己,若是自己遇到了这样的对手,该如何是好?

    真的能击败他吗?

    他长长舒了口气。

    幸好,自己的对手,不是任浩……

    战斗还在继续。

    任浩后退后,并没有休息,而是脚下踏着疾风,再一次朝着肖遥冲来,他的身体似乎都燃烧起了一道蓝光,婷婷跳跃。

    等到身体凌空之时,他再次怒喝了一声,犹如一声呼啸,拉扯着疾风落下,落点正是身下的肖遥。

    肖遥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肃穆了。

    任浩这样的对手,凭借着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战胜对方,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下一秒,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有这样的对手,才符合自己的心意嘛!

    拔剑而起,肖遥手腕翻转,一剑刺出,剑气喷涌而出,足以贯穿万物。

    这一剑,被拳风挡下。

    肖遥立刻改刺为挑,借助剑气,将任浩铁拳挑开。

    又以挂剑为式,逼退横冲如牛的任浩。

    此时,肖遥的剑也高高悬起,脱离手心,朝着任浩再次穿了过去。

    “嗯?以气御剑?倒是好手段。”轩辕轻寒有些惊叹。

    王霄知道轩辕轻寒也是个剑士,笑着说道:“轻寒,这有什么可惊叹的啊?你又不是做不到。”虽然之前在石牛手上吃了大亏,可石牛原本就没想着真让他怎么样,服用了一些仙丹之后,他的身体也恢复了过来,最起码前来观战是没什么问题的。

    轩辕轻寒看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固然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绝对做不到像他这样如此简单利索,更何况现在这把剑面对的还是任浩的三重高手灵气,还能屹立不倒如青山高松,更是难上加难了。”

    王霄恍然大悟,轻轻点了点头。

    他也看向了擂台之上的肖遥,笑着说道:“如此说来的话,你之前就是意识到这个小子不简单,所以也才想要和他多一些接触吗?有这样的实力,还能与任浩这样的三重高手争锋,如果真的如我们知道的那样,他只是个散修的话,能招揽到我们大秦王朝,将来到也能沙场上扬名立万了。”

    轩辕轻寒轻叹了口气,瞥了眼王霄,说道:“在沙场上扬名立万,又不是什么好事。”

    王霄虽然儒雅,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却有自己的执着。

    “男儿郎若不能醉卧沙场,谈何顶天立地?”王霄问道。

    轩辕轻寒冷笑回之:“醉卧沙场?在沙场下,又埋有多少尸骨枯骸,你知道吗?”

    王霄没有回答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和轩辕轻寒在这个话题上产生太多的争执,另外一方面则是此时擂台之上的搏斗实在是太精彩了,他并不想错过这么关键的时刻。

    不管是肖遥还是任浩,在他眼中都算得上是高手了。

    能够看到这样的高手较量,对自己的修为,终究还是有些好处的吧?

    你来我往间,肖遥和任浩两人还在僵持着。

    不管是任浩还是肖遥,都没有在短时间内占据太大的优势。

    时间一长,原本都不看好肖遥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也都皱起了眉头,看上去颇为紧张。

    “娘的,这个混小子,竟然这么厉害……”寻道宗的弟子们一个个开始窃窃私语,纷纷表达自己的震惊。

    虽然他们很希望看到肖遥被任浩一拳砸死,但是现在肖遥展露出来的实力,也不得不让他们感到惊叹。

    那一把剑,虽然脱手而出可是却依然非常灵活。

    如手如臂。

    游子门的那个弟子,脸都已经青了。

    他对肖遥的怨念还是非常深的。

    现在整个游子门也只剩下他还留在武道大会了,虽然当初被肖遥羞辱的是他们的少门主风少青,可是作为游子门的弟子,这也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自己家的少门主都已经被羞辱了,他又还有什么面子呢?

    “混蛋,一定要杀了他啊!”那弟子攥紧了拳头,内心都在咆哮着。

    然而,占据并不是他是否愤怒就能影响的。

    原本任浩始终没有将肖遥当回事,即便对方当初一招斩落孔辉。

    在他看来,换做自己,同样可以做到。

    可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有些小看眼前这个家伙了。

    虽然任浩并不是第一个剑士,对剑也没有多么深的理解和造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一窍不通。在踏天宗还是存在剑士的,也有一些专门教剑法的长老师叔师伯。可是在任浩看来,那些人对于剑的理解,和自己的这个对手比起来,差的实在是太原了。

    勾,挑,刺,挂,切,破,割……不管是哪个方面,肖遥都已经做到了小圆满。虽然距离大圆满还差一些,可是,这个家伙才多大啊?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孽吗?

    如果没有的话,这小子凭什么这么强?

    时间一长,任浩的额头上都已经流出了汗珠。

    他深吸了口气,忽然停了下来。

    同时,一拳将肖遥的剑砸了回去,伴随着剑刃的一阵颤鸣,符离重新回到了肖遥的手上。

    接下来,任浩身上的每一条肌肉,似乎都发生了变化,一块块扭曲着,犹如一条条活灵活现的蜈蚣一般。

    忽然,他往前迈出一步,一步迈出,气冲斗牛,脚下石板形成一条条裂缝。

    身体微微往前弓起,在他的身后,竟然又响起了一阵阵虎啸。

    一头猛虎虚像,慢慢浮现在身后,慢慢扩大,白虎之形,约有三丈!

    台下,刘奕言倒吸了口凉气。

    “这寻道宗,竟然将刺虎拳也交给了任浩?”

    罗以荣听到刺虎拳这三个字,脸上表情也变得古怪了一些。

    “刺虎拳,似乎是寻道宗的宗宝吧?不是说,不是宗主,不可学吗?”

    刘奕言笑了起来,目光闪烁:“显然寻道宗已经将他当成下一任宗主培养了,哈!果真是大手笔……”

    罗以荣忧心忡忡。

    他觉得,刘奕言忽略了一件事情。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