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你要杀谁?
    第二天的比试,肖遥倒是没遇到什么问题,对手只是一个一重初期高手。

    石牛的对手,是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更没有什么难度了。

    徐前昨天就已经被淘汰了,今天开始的比斗,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了。

    最有意思的是,刘玲这一次倒是倒霉了。

    遇到的对手,是轩辕轻寒。

    当刘玲发现自己的对手是轩辕轻寒之后,心里其实就已经选择了放弃,这完全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原本轩辕轻寒的修为,就已经到了二重高手境界,加上体内剑气和手中灵器的话,即便是遇到三重高手,也可以勉强斗一斗。

    她拿什么去和轩辕轻寒比斗呢?

    这也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而且,轩辕轻寒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在擂台上竟然异常强势。

    原本刘玲的实力和轩辕轻寒之间就是相差甚远的,胜算可能连一成都不到,这说的“一成不到”其中还将所有的意外因素都强加了进去,比如轩辕轻寒昨天可能吃坏了东西拉肚子拉到虚脱,然而,就目前的局势看,这些意外因素一个都没有出现,所以,刘玲就真的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再加上现在的轩辕轻寒简直就像吃错药一样步步紧逼,招招凶猛,完全是一种硬碰硬的状态,更加让刘玲有些吃不消了。

    要知道,一般女性修仙者,通常都是以技巧取胜的,即便是在修为相等的情况下,女性的力量比起男性修仙者肯定也是有所欠缺的,在此之前,轩辕轻寒即便是面对那些金丹期的修仙者似乎也没有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取得胜利,刘玲当下很郁闷啊,她忍不住想着,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对方,但是这个想法显然是不成立的,她到现在都没有和轩辕轻寒打过交道,既然是这样,又怎么可能会得罪对方呢?

    在抵抗了一会之后,刘玲还是被逼下了擂台,选择认输。

    轩辕轻寒一言不发,也走了下去。

    “玲姐,你是不是得罪轩辕轻寒了啊?”看到刘玲走回来之后,徐前赶紧走上去开口问道。

    果然,徐前的想法,和自己一样。

    刘玲瞪了眼肖遥,没好气道:“这个应该问方海吧?”

    肖遥看着就无比的委屈了:“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没关系?”刘玲没好气道,“你难道没得罪她吗?”

    肖遥想了想,要说到得罪的话,肖遥的这个身份,倒是和轩辕轻寒有过一些矛盾点,但是现在自己是方海,应该没得罪过轩辕轻寒吧?

    “我有得罪过她吗?”肖遥小声说道。

    刘玲等人都用一种古怪眼神看着肖遥。

    似乎说出这句话就是明知故问。

    肖遥越发的委屈了:“我真没觉得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啊。”

    “那是你以为。”石牛说道。

    徐前哈哈笑道:“就是,那是泥以为,你早就将人家给得罪死了好不好?说真的,轩辕轻寒到现在都没和你动手,已经可以看出来人家是个脾气非常好的姑娘了。”

    肖遥整个人都不好了。

    特么的,自己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一不小心,就将轩辕轻寒给得罪了?

    他觉得,到了武道大会之后,从看到轩辕轻寒,到现在,自己表现的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啊!

    现在,还能继续比斗的,也就是石牛和肖遥了。

    相比较于肖遥的话,石牛的压力,显然更大一些。

    毕竟他的修为就在这里,凭借着体内的剑气,若是对上二重初期高手,或许还能勉强对付一下,但是如果遇到轩辕轻寒或者是任浩那样的强者,那就是输定了。

    他很着急。

    晚上躺在床上,肖遥看着石牛,问道:“你想走到哪一步呢?”

    “半决赛。”石牛说道。

    肖遥问道:“为什么?”

    石牛没有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

    不过,这并不妨碍肖遥自己的猜测。

    “是不是因为,只要进入了半决赛之后,你想要杀的那个人,就会出现了?”肖遥问道。

    石牛还是没有说话。

    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就会暴露出一些东西,肖遥是个洞察力惊人的人,哪怕只是一个腔调的变化,对方都会立刻判断出来,然后得出答案。

    所以,他觉得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自己什么都不说,让肖遥自己去猜。

    猜到了猜错了,自己都不吭声。

    肖遥坐了起来,点了一盏烛灯。

    他端着烛台,走到了石牛的床边。

    “你干嘛?”石牛翻了个身。

    “我就是好奇啊,你到底要杀什么人啊?”肖遥问道。

    石牛又不吭声了。

    肖遥将自己的脚丫子掏出来扣着,说道:“你觉得,你是对方的对手吗?”

    “不是。”石牛说道。

    肖遥一听这话,顿时乐了。

    “想都没想,就这么直白的说了,看来你想要杀的那个人,实力确实很强大啊。”肖遥笑着说道。

    虽然他和石牛之间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他觉得,这个家伙的性格还是非常容易琢磨的,最起码不是那种对自己非常没有信心的人,只要有三成的胜算,石牛都不会这么干净利索的说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肖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既然你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又何必还非得来杀他呢?”

    “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那仇就可以不用报了吗?”石牛一双眼珠子忽然变得通红。

    肖遥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毕竟现在大家讨论的是非常严肃的话题嘛!

    “在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对手的情况下,还要去报仇?那不叫报仇,叫送死。”肖遥摇着脑袋叹气说道,“你这样也太不理智了,其实你想要做的,根本就不是报仇,就是想要寻死而已,这样你就可以对自己说,石牛啊石牛,你死的不亏,你也没有对不起谁,虽然你死了,但是你是为了报仇而死的,所以,可以闭眼了。”

    说到这,肖遥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只是笑容充满了讥讽。

    石牛紧紧闭着眼睛,大概是想要做到眼不见为净。

    可是他嘴角的肌肉,却在慢慢抽搐着。

    肖遥随手一扔,手中烛台,稳稳落到了桌子上,灯火稍微摇曳了一下。

    “其实啊,我和你说这些,也不是真的劝你放弃报仇,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稍微理智一些,我希望你想着的是去报仇,而不是去送死。”肖遥正色说道。

    石牛坐了起来,看着肖遥,目光浑浊。

    他忽然伸出手,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真的做不到,我杀不了那个人,那个家伙很多年前就是四重高手巅峰,现在再不济,也是一个五重高手了,我怎么可能杀了他,我拿什么去杀他……”

    声泪俱下。

    这是肖遥第一次看到石牛如此狼狈的模样。

    他只是安安静静坐在边上一言不发。

    看着如同陷入癫狂状态的石牛。

    等过了好一会儿,石牛大概是累了,也重新恢复了沉寂。

    肖遥走到桌子前给倒了两杯水,端到床前,一杯递给石牛,另外一杯,则是自己喝着。

    “你的意思是,难道我现在就该回去?”石牛问道。

    肖遥含笑摇头。

    “来都已经来了,凭什么回去?”他后面小声吐槽了一句,“武道大会的人能给你报销车马费啊?”

    石牛含笑不语。

    肖遥继续说道:“你要杀的那个人,可能是个五重高手?嗯……我之前仿佛听说过,现在武道大会的会长,就是个五重高手吧?”

    石牛脸色微变,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已经说漏了嘴,不过他也明白肖遥是个聪明人,现在想要改变口风,已经为时过晚了。

    肖遥叹了口气。

    当石牛说出自己的对手是个五重高手的时候,要杀之人的身份就已经浮出水面了,根本不需要去猜测。

    “我说你小子的胆子也真是够大的,且说你现在还没有那个能耐能将人家给弄死,真让你弄死了,又能如何呢?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离开吗?”肖遥说道。

    石牛默不作声。

    肖遥忽然觉得自己刚才说出口的那一番话简直毫无意义,可能在石牛上山的时候他就没想过自己还要活着离开了。

    这家伙原本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啊!

    肖遥始终觉得不怕死是好事,但是找死,那特么就是一件非常缺心眼的事情了。这个世界这么好,这么大,不多看几眼,怎么可以呢?

    “那个武道大会的会长,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啊?”肖遥问道。

    石牛听到肖遥的这一番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眼神陷入挣扎,又乍现出漫天杀气。

    他仿佛陷入了某一段痛苦的回忆中,然而这样的痛苦别人却没有办法帮他分担。

    等过了很长时间,石牛脸上的表情才重新平静下来,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又不愿意多说了。

    肖遥很是头疼。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好奇心作祟了。

    他很想再去问,石牛却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肖遥想掀开,这家伙先放了个屁。

    肖遥忍住了。

    特么的,真够狠的……

    (今天的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