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找上门了
    关上房门,肖遥刚坐下,又吐了口血。

    “海哥……”

    徐前刚想凑到跟前说话,肖遥却伸出手摆了摆手,然后用眼神撇了撇木门,说道:“别声张,或许还没走远。”

    徐前只能忍住,顺手给肖遥递了一杯水。

    肖遥漱了漱口,又吐了出来。

    等了好长一会,刘玲才问道:“你怎么样了?”

    “暂时没什么事情了。”肖遥笑着说。

    刘玲觉得,肖遥现在露出的微笑,是真的开心。

    不过,她也很想吐槽,这特么都吐血了,还有什么可开心的啊?

    “海哥,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徐前简直就要抓狂了。

    “以前受过一些内伤,之前复发了,不过现在,似乎又开始慢慢恢复了,大概还有四五天的时间,就可以恢复的差不多了。”肖遥笑着说道。

    “那你接下来的比试……”

    肖遥脸色又变得有些严肃了。

    “我觉得,我需要面对更强的对手。”肖遥说道。

    “嗯?”徐前猛地一怔,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愕然道,“海哥,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现在不是都已经受了重伤了吗?还需要更强大的对手?”

    “是啊。”肖遥说道。

    不过他并不打算继续解释了。

    现在他身体的状况有些特殊,自身的气机,正在与白鹭飞留下的气机慢慢融合,等到融合成功之后,自己的修为一定会有很大的突破,但是到底会有很大的突破,就要看这几天了。今天的气机之所以会松动出现异变,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发挥出了最大的实力去战胜那个叫孔辉的男人,接下来,只要多经历几场战斗的话,自己实力的突破上限可能也会得到提高,提到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了。

    这就是肖遥有些激动地原因。

    之前容纳白鹭飞的气机,他图的不就是这个吗?

    但是,这样的事情,肖遥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遍了。

    如果不是因为体内元婴莫名其妙出手的话,自己这一次很有可能就得死在武道大会上了。

    可以说,只要走错一步,自己就会醒不过来。

    一想到这些,他都会后背冒冷汗,心有余悸。

    就在此时,忽然门外又传来了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

    还伴随着一声声咒骂。

    “方海,给老子滚出来!”

    “方海,滚出来!”

    肖遥放下手中水杯,眉头拧在了一起。

    “什么情况?”徐前刘玲等人大眼瞪小眼。

    石牛也有些吃惊,小声说道:“武道大会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嚣张吧?”

    “应该不是武道大会的人。”肖遥说话的时候已经站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是什么人,咱们打开这扇门,不就知道了?”肖遥笑了一声。

    等开了门之后,扫了一眼,肖遥恍然大悟。

    在门外站着的十几人,都是寻道宗的弟子,之前见过不少次了。

    “大晚上的不睡觉,闹腾什么?”肖遥站在门口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们问道。

    “方海,你敢杀我寻道宗弟子,该死!”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怒目满面。

    肖遥叹了口气。

    对方这一开口,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显然,今天和自己交手的那个叫孔辉的家伙,现在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其实,这个都在肖遥之前的意料之中,否则他也不会在看到孔辉第一眼的时候就说一句可怜人。

    不得不说,刘奕言这一招确实够高,老狐狸,究竟是老狐狸。那对于肖遥而言,就是一个死局,输也好赢也好,等待他的结果都不是什么好事。

    可肖遥既然想要和轩辕轻寒见面,就不可能输给对方,而且即便他真的放水输给了孔辉,也不意味着孔辉就不会死了。对方实力的忽然提升,原本就透露着一股邪性,而且,以刘奕言的性格,定然不会放心让孔辉安全离开,否则事情一旦披露,哪怕他再有手段,逃过死罪,也不可能继续担任武道大会副会长一职。

    “你们什么意思啊?”徐前凑到跟前,与那些人瞪着眼珠子,说道,“你们是不是缺心眼?今天海哥和你们那个什么孔辉,交手的时候你们没看到吗?我们下死手了吗?”

    “呵,交手之后,孔辉就忽然暴毙了,谁知道你们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那个站在最中间的人嚷道。

    人家说的其实也挺有道理的。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肖遥都是最大的嫌疑人。

    肖遥苦笑了一声,一摊手,说道:“照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呢。”

    “废话,你还想抵赖不成?”

    肖遥逐渐收去脸上笑容,盯着说话的那个寻道宗弟子,问道:“我问你,之前武道大会的人有没有单独找过孔辉?”

    那个弟子,顿时哑然失色。

    这个他当然是知道的,毕竟那个时候他就站在边上,还询问了季亚辉一句,却被噎了一下。

    可是……他并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能和孔辉的暴毙存在什么关联啊!

    不单单是他,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孔辉的死,能和武道大会扯上什么关系。

    在所有人的眼里,武道大会都是绝对公平公正的存在,断然不可能做出什么伤害年轻修仙者的事情,所以,他们只能将目光的焦点放在肖遥的身上。

    至于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又怎么会去多想呢?

    “得罪不起人家武道大会的人,就来找我麻烦了是不?”肖遥冷笑着说道,“当真是好大的能耐啊,我若是真的想要杀了你们门派的那个弟子,在擂台上,你们觉得我做不到吗?”

    面对肖遥的这个问题,寻道宗众人,忽然没办法回答了。

    今天白天的比试,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肖遥是怎么战胜孔辉的,他们也看得一清二楚。

    那简直就是碾压了。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如果他真的想要杀了孔辉的话,在擂台上完全可以做到,完全不需要用什么小手段让孔辉暴毙。

    只是他们之前来的匆忙,根本就没有时间思索这些。

    不过,其中倒还有一个寻道宗的弟子不服气,说道:“或许你就是想要掩人耳目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本被肖遥说懵逼了的那些弟子们,一个个又相继开始叫唤了。

    “就是,或许,你就是担心我们知道!”

    肖遥简直要对这些人无语了。

    他被这些人的智商真正感动到了。

    “特娘的,海哥要是真想掩人耳目,你们现在还会赶过来?你们所有人都能想到的答案,难道海哥想不到?他就不知道孔辉死了,他的嫌疑最大?”徐前骂道。

    他转过脸又对肖遥说:“海哥,以后你要是还说我智商低的话,我非得和你翻脸,这些人的智商,显然比我还低啊!”

    肖遥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那十几个寻道宗弟子们一个个脸色苍白,无言以对了。

    可这一个个的,都已经冲到这里了,总不能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就回去了吧?

    这特么算怎么回事啊?以后还怎么在修仙界混?

    肖遥深吸了口气,冷声说道:“当然了,你们既然觉得是我弄死的孔辉,那就算是我做的吧,不过你们又能怎么样呢?现在还是武道大会,你们敢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对我动手吗?”

    肖遥往前走了几步,看着他们。

    “今天,我就站在你们,你们敢碰我吗?”

    “……”

    看到那十几个弟子依旧保持沉默,肖遥叹了口气,说道:“等到武道大会结束,你们要是真想找我报仇,随时都可以,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别让你们的师兄或者师弟死的不明不白的。”

    说完,他转过身,往回走着,脚步放的很慢。

    走到门口,他继续说道:“一个个的,都没事了的话,就回去睡觉吧。”

    说完,便关上了房门。

    留下十几个寻道宗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也没有立刻离去,只是傻站在肖遥的门口。

    “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有个大概只有十六岁的少年,看着站在中间那个话多的家伙,问了一句。

    “……”那弟子脸色铁青,沉默了许久,咬牙切齿道,“先弄清楚是不是方海做的,如果是他,我寻道宗定然不放过他!”

    若是寻常人,他也不会这么激动。

    但是,孔辉有些特殊。

    寻道宗多少年没出过高手了?

    虽然还是一流大门派,可是,已经日薄西山,现在有了一个年纪轻轻就登入一重高手中期的修仙者,以后一定能成为他们寻道宗的核心人物,可现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们回去,怎么交代?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折腾了一会,寻道宗的十几个弟子,也就这么走了。

    肖遥让石牛将徐前和刘玲都送回去,自己则躺在床上,继续感应着白鹭飞的气机。

    “希望,时间来得及吧……”

    “等到我恢复了灵气,刘奕言,咱们就好好算算账吧。”

    “从来只有我肖遥坑别人,你,也敢坑我?!”

    眼神中,杀机浮现。

    他的杀心,很少这么重,可是刘奕言坑杀孔辉的手段,却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一个人,竟然能无耻到这个程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