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元婴出手
    孔辉倒下之后,就没有站起来了。

    不是没有那个实力,毕竟肖遥也没有真的将他怎么样。

    之前既然都已经将对方定义成了一个可怜人,他又怎么会下死手呢?

    只是之前那一剑,已经算是高下立判了。

    即便他真的站了起来,又能如何?

    再来一剑,他当真能挡住?

    所以,站起来其实也没什么意义了。

    刘奕言站起身,盯着站在擂台之上的肖遥。

    肖遥不但没有露怯,反而还冲着他挥了挥手,看似有好,但是知道内情的人,比如石牛等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挑衅。

    不过他们也都已经无所谓了,肖遥之前的态度,都已经将对方给得罪的死死的,何必在意这些呢?

    刘奕言没有继续说些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即便他想要跳脚大骂,也是不行的。

    当下,他也只能拂袖离开。

    临走之前,还有意无意踢了躺在他脚下的孔辉一脚,只是幅度很小,一般不去细细观察的话,很那发现,肖遥现在还站在擂台上,居高李心艾,倒是看得真切,心里不免冷哼一声,这个叫刘奕言的家伙,当真是小心眼到了极点,用狭隘这个词语来形容他,还真是侮辱了这两个汉字。

    这个时候,裁判也回过神,宣布了最后的结果。

    肖遥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我去,海哥,你这未免也太强了吧?”徐前蹦到了肖遥的面前,又想要抱大腿了。

    “那是,我是吹出来的?”肖遥笑着说道。

    刘玲和石牛,看着肖遥的眼神都有些复杂。

    过了一会,石牛才小声说道:“方海,以你的实力,三重高手,是你的对手吗?”

    “嗯,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肖遥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脸色忽然变了一下,眉头紧皱,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怎么了?”肖遥脸上表情变化的如此急促,徐前等人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

    肖遥摆了摆手:“没事,我们先回去吧。”显然他现在并不愿意声张。

    徐前等人到也没有多说什么,徐前上前想要搀扶肖遥,却被肖遥用眼神制止了。

    无奈之下,徐前也只能放弃之前的想法。

    刚走出没几步,他就被人拦了下来。

    “你这是受伤了?”轩辕轻寒站在肖遥的面前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没有,刚才是我欺负人,怎么可能会受伤?”

    轩辕轻寒冷笑了一声,说道:“真当我是傻子不成,若是连这些都看不出来的话,我还做什么修仙者。”

    肖遥无言以对了。

    “其实,即便我不是个修仙者,也能看出来吧?”轩辕轻寒说道,“脸色都发白了,逞强给谁看?”

    肖遥皱了皱眉头,没好气道:“你家住太平洋啊?管得这么宽。”

    虽然轩辕轻寒不知道太平洋是什么地方,但是后面的话,她还是能听明白的。

    “你什么意思啊?我好心过来问一句,你就这么态度?”轩辕轻寒沉着脸说道。

    肖遥现在只觉得,白鹭飞的气机还在自己的体内翻腾,当下根本不想和轩辕轻寒说太多,摆了摆手,说道:“你要是没事的话,现在就让开好吧?”

    “你很着急吗?”轩辕轻寒笑道,“刚才不还说自己没事吗?”

    “我记着上厕所不行?”肖遥说道。

    轩辕轻寒脸一红,骂了一句:“下流。”说完,真的让开了。

    肖遥很委屈。

    特么的,老子就是说了一句上厕所而已,这都下流了?

    你这点是不是有些太低了?

    不过,肖遥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轩辕轻寒,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要是能知道,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其实回过神来想一想,他觉得,自己说完那句话之后,轩辕轻寒脸红的原因,也只有一个。

    这个女人的想法——很危险啊!

    反正,非常不单纯!

    等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肖遥立刻关上了房门。

    之前疯狂调动体内剑气,在一招之内动用立剑式击败孔辉,却刺激到了白鹭飞留在他体内的气机。

    此时,这股气机正在肆意破坏他体内的剑气。

    “特么的,这白鹭飞,还真是下了好大一盘棋啊!”肖遥骂了一句,这是真的死了,都不让自己安宁。

    其实,这也是因为自己太贪心了。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在他的可接受范围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股气机直接压下去。

    盘腿,坐在床上,他尝试着调动自己体内原本的气机,想要将白鹭飞的气机继续压下去,却发现徒劳无功。

    不过,这并没有让肖遥感到多么的紧张,相反的,他还有些小激动,之前他想要调动气机,都没有办法做到,内心如同死海一般,非常平静,现在,总算是激起了一层浪花,到底是被这一层浪花淹死,还是乘浪而起,扶摇直上,一切都要看肖遥接下来到底能做些什么了。

    屋外,刘玲等人也都没有离开,不过他们谁也没有推开门走进去打扰肖遥,他们也都明白,肖遥现在的情况肯定非常复杂,最起码不是他们能帮上忙的,这个时候走进去,或许还会扰乱肖遥,帮上倒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做,默默守在门口就可以了。

    “玲姐,你说,海哥这是什么情况啊?之前明明是他欺负那个叫孔辉的家伙,怎么还把自己给玩成这样了?”徐前问道。

    刘玲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不知道,问我我就知道了?”

    徐前赶紧赔着笑脸说道:“这不是因为在我心里,我始终觉得你是无所不知的吗?”

    刘玲被徐前这么一拍马屁,都不好意思继续吐槽他了。

    石牛想了想,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因为这小子,用了什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禁术?”

    “嗯?”徐前和刘玲的眼神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两人,也不说话,只是继续盯着石牛看。

    石牛被他们看得有些发毛,苦笑着说道:“其实我也就是简单一猜测而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啊。”

    “拿就继续你的猜测。”徐前说道。

    石牛点了点头,说道:“据我所知,在江湖上,倒是流传了不少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修为和实力的方法,只是,副作用也会很大,轻者,半个月之内不能调动体内灵气或者剑气,重者,直接燃烧自身精血,最后即便获取了胜利,也会死亡。”

    听石牛这么一说,徐前和刘玲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发白了。

    “你是说,方海就是这么做的?”刘玲问道。

    石牛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说了,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这样,现在还说不好。”

    “可是,海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难道,以他本身的实力,真的不是那个孔辉的对手?”徐前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这样的小动作,从他小时候就跟着了,即便现在长大了,还是没改掉这样的习惯,只要是遇到了想不明白的问题,他都会下意识抓一抓自己的头发,以前李冉冉还经常怼他,说徐前不到四十岁就会秃头,头发都被抓光了。

    石牛想了想,说道:“或许,方海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击败对手,好震慑刘奕言?”

    刘玲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

    她倒不是觉得石牛说的就一定对,只是就目前而言,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了。

    屋子里,肖遥忽然躺在了床上,身体打着摆子,大概是觉得寒冷,还下意识蜷缩了身体,此时的他,意识几乎都是模糊的。

    从主观意识而言,他忽然觉得,在自己的身体里,仿佛出现了一只手,正在用力撕扯着自己的五脏六腑。

    当然了,即便是意识昏迷的状态,他也没有忘记嘴里骂骂咧咧。

    骂的都是白鹭飞。

    如果早知道,这道气机会这么强大,当初他说什么也不会肆意接纳白鹭飞临死之前灌输出来的这一道气机了。

    他当初是可以将那股气机直接逼出去的,他都知道,白鹭飞那样的高手能想不到吗?其实,白鹭飞不但想到了,还将肖遥的性格考虑了进去,他仿佛是吃定了肖遥是个贪心的人,不会拒绝自己的这一股气机。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肖遥的腹部,忽然亮起了一道金光。

    恍惚中,肖遥仿佛看到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元婴,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一双眸子,流溢着斑斓色彩。

    他微微张开胳膊,幅度并不是很大,脸上,似乎还挂着一个淡淡的笑容。

    肖遥聚集标志性的轻笑。

    接着,伸出手,用力一抓,一条红绳子,就被他握在了手中。

    然后两只手一起动着,速度飞快,似乎是想要将那一团如同乱麻一般的红线,收拾整齐。

    当那根红线被撕扯的时候,肖遥的精神也稍微恢复了一些清明。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体内的元婴在帮忙了。

    “哥们,接下来,可就靠你了啊!”肖遥心里念叨着,潜意识里还在思索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这天天也没少伺候你,现在哥们有难了,你要是不好好搭把手,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说完这句话,肖遥的最后一丝意识,如同被一只野兽吞没。

    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今天的第一更)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