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比拼耐力
    不管是石牛还是王霄,都不是好欺负的货。

    从现在的角度看,要说谁的赢面大一些,肖遥也没有办法判断出来。

    只能说,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其实这样的战斗,看起来才能真的算上赏心悦目。

    一些差距很大的比赛,其实都已经不能称之为比斗了,太具有碾压性的那叫蹂躏。

    石牛再次拔剑而起。

    两人交手之后,王霄的脸色就发生了变化。

    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压力,这一股压力,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石牛之间的差距很大,而是对方的杀心很强,几乎是招招毙命,大秦王朝的那些人,此时也都变了脸色,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之前,他们面对的那些对手,即便能够和他们斗个旗鼓相当,也不会有这么重的杀心,毕竟他们都是大秦王朝的天骄,谁也不愿意得罪这些人。

    万一,一个不小心,还间接性的得罪了大秦王朝怎么办?

    然而,石牛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顾忌。

    对他而言,得罪谁,都没那么可怕,反正他原本就是一个散修。

    而且,这一次他还是带着目的来的。

    到现在,肖遥都不知道石牛想要杀的人到底是谁。

    擂台上,节奏逐渐加快。

    王霄到底是赵铁牛的弟子,不可能是个草包货,一开始面对石牛杀心很重的攻势,确实露出了一些劣势,可是很快他就将心态调整了回来。

    有杀心,又如何?

    之前,台下,大秦王朝那群年轻人,一路纷纷。

    “娘的,王霄的这个对手,可真不是东西,原本就是一场比斗而已,竟然想着要招招夺命,哼!”

    “就是,如果让我遇到这个家伙,非得将他的狗腿打断了。”

    “王霄没事还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等定不饶他!”

    听着耳边的议论声,轩辕轻寒一阵心烦,脸上都挂满了厌恶。

    “够了!”她轻斥了一声。

    站在她周围的那些年轻人都被吓了一跳,一个个满脸茫然,不知道轩辕轻寒是受了什么刺激。

    轩辕轻寒深吸了口气,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一个个,来武道大会是做什么的?难道就是想要凑热闹?想要检验出来自己的实力,提高自己的修为,难道不需要经历生死之战?当真觉得,你们的命比别人的命金贵一些?若是贪生怕死,何必还要成为一个修仙者,当初直接选择好好读书,考取功名,不是更好吗?”

    被轩辕轻寒这么一骂,那些年轻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尴尬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轩辕轻寒,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反驳声。

    “不要说王霄了,即便是我,死在了擂台之上,那又如何?既然选择来参加武道大会,就必须要尊重规则,难不成,你们当真以为,你们死在了这里,大秦王朝就会帮你们报仇?当真以为,你们遇到的对手,都要前思后顾,不敢把你们怎么着?如果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接下来的比斗,你们也不需要参加了,直接选择弃权算了。”

    说完,她就转过目光,继续看着台上。

    那些年轻人们,一个个保持沉默了。

    轩辕轻寒那边的动静,也被肖遥等人看在眼里,毕竟大家都在同一个擂台下。

    再加上之前轩辕轻寒说话的声音也挺大,他们想要不去听,都是一件难事。

    刘玲轻声说道:“这个轩辕轻寒的品性,倒是非常不错啊。”

    “就是,我越看她越顺眼了。”徐前搭了一句,说到这,又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问题,赶紧转过脸看着刘玲说道,“不过玲姐你放心啊,我对别的女孩都没什么兴趣的。”

    刘玲翻了个白眼,心里越发郁闷。

    肖遥看了眼徐前,没好气道:“等你们真的了解她了,就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徐前看着肖遥的眼神越发的好奇,问道:“海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和轩辕轻寒一副很熟的样子呢?”

    肖遥没搭理他。

    主要是,这问题也没办法回答。

    他也知道,自己一说起这些,就会暴露出什么东西,可这完全就是忍不住的。

    只要听到别人夸轩辕轻寒,他就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

    另一边,季亚辉走到一个穿着青衫的年轻男人身后,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那男人转过脸看到季亚辉,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赶紧拱手作揖:“见过大人。”

    季亚辉忽然觉得舒服了很多。

    他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还是挺懂事的。

    比那个叫方海的混蛋,不知道好上多少,反正,在那小子的面前,季亚辉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尊重。

    “你叫孔辉,是吧?”季亚辉问道。

    “是。”孔辉点了点头,一副惶恐模样,他周围的同伴,一个个也都是噤若寒蝉,不知道武道大会的人忽然找上他们,是有什么事情。

    “跟我走吧。”季亚辉说道。

    孔辉下意识点了点头,他也不敢拒绝啊!

    倒是他身边的一个同伴,赶紧说道:“这位大人,不知道我的师弟,犯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情,我需要向你解释吗?”季亚辉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的他,倒是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这也算是将从肖遥那里受到的委屈,全部从这些人身上找回来了。

    “不敢……”原本帮孔辉询问一句的那个男人,听到季亚辉的语气有些硬,哪里还敢多问,只能低下脑袋。

    孔辉内心无比忐忑,跟在季亚辉的身后离开。

    肖遥等人,现在还全神贯注看着擂台上的变化,并没有留意到这些。

    石牛和王霄,已经拼斗了十几分钟,但是不管是谁,都没有露出什么颓势,可有心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人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比起之前,都要下降许多了。

    其实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毕竟这两人原本实力就是旗鼓相当,而且打法还是以命搏命,这对他们体内灵气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十几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了,他们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力竭,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拼到了这个程度,对石牛和王霄而言,现在这种情况,拼的已经不是实力了,而是他们的耐力,这就看谁的耐力更加强一些,谁的胜算就会大一些。

    “娘的,我还真没想到,石牛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强大。”只有到这个时候,才算是将是石牛的实力给逼了出来,徐前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看傻眼了。

    他觉得,看石牛比斗的多了,自己对于修炼都有了一些更加深层次的领悟。

    肖遥看着徐前,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这样的战斗看上去简直热血沸腾?”

    徐前点了点头,但是想了一会,又说道:“这样的战斗,我非常乐意当一个观众,但是如果你想让我去做台上的人,我肯定不乐意了。”

    肖遥很是无语。

    “就你这样的心态,还想着混江湖啊?”肖遥吐槽道。

    徐前乐呵呵说道:“我觉得我这样的心态很好啊,难道江湖就非得充满了血雨腥风吗?”

    肖遥没有回答徐前的这个问题了。

    江湖,自然不单单只有血雨腥风,也有很多英雄气概儿女情长,但是,对于肖遥而言,不管是华夏的那个内江湖还是修炼者世界,亦或者是灵武世界的江湖,他经历的最多的都是血雨腥风,闻得的有胭脂香,可更多的是血腥味。

    只是现在,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和徐前说,反正这小子总想着进入江湖看一看风景,这些东西,就留给他以后慢慢领悟好了,现在说出来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肖遥是这么想的。

    台上,终于快要分出胜负了。

    王霄忽然挥出一拳头,朝着石牛的肩膀砸了过去。

    此时的他,面目狰狞,阿胶青筋暴跳,可见,这一拳已经将他体内的力量完全调动了起来,若是这一拳打空了的话,恐怕接下来,他的速度力量以及体内的灵气,又要下降不少了,这完全就是抱着赌一赌的心态。

    然而,让王霄意想不到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石牛竟然并没有选择躲闪,反而直勾勾朝着他的拳头撞了过来。

    他的心里并没有任何的庆幸,反而有些紧张和压迫感。

    他和石牛交手到现在,他觉得对方并不是那种缺心眼的憨货,虽然每一招每一式,都有气吞山河的气势,可实际上也算是刚柔并济,什么时候都没有放低自己的警惕性。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能躲不愿躲。

    所以,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开心,反而有些紧张,他总觉得,对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台下的轩辕轻寒,从一个观战者的角度,已经皱紧眉头,倒吸了口凉气。

    倒是肖遥眉头一挑,露出了一丝笑容。

    王霄的实力固然不错,但是如果把他和石牛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就相形见绌了。

    王霄只能算是温室里的花朵,石牛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暴风雨。

    原本被石牛握在右手的短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左手。

    剑光一闪,扎进王霄腹部。

    (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