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我不答应!
    陈博真的很难想象,徐前能够恬不知耻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难道徐前那满脸认真的表情,他觉得对方之前说出口的话,真的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他越这么想,越觉得憋屈。

    特么的,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他之前说什么,也不会愿意和徐前打赌了。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无赖啊!

    “你这么不要脸,以后早晚会被人打死的。”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徐前要是输了,可以耍赖皮,但是他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啊!而且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江湖声誉的,所以,像出尔反尔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徐前做出来可能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但是他真做不出来。

    于是,他也只能咬牙切齿的将灵器送给徐前了。

    可谓是心不甘情不愿。

    看着满脸憋屈的陈博,徐前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放心吧,我怎么可能会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呢?刚才那些话,其实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那么做的。如果我输了的话,我一定会将我手上的这杆枪送给你的,毕竟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还是要算数的嘛!”

    说到这里,陈博脸上的表情看着显然是缓和了许多。

    然而这个时候,徐前的话还没有结束。

    他探着脑袋,小声说道:“怎么样,我这么说之后,你心里是不是舒服了很多?”

    “……”陈博是真的不愿意和徐前继续聊下去了。

    他总觉得,若是自己继续和对方说下去的话,下一秒就有可能吐血而死。

    于是,他非常果断的选择转身离开,并且在心里咒骂着武道大会,好好的给自己安排一个这样的对手,这不是存心恶心人吗?多大的仇啊!

    等到陈博走了之后,徐前叹了口气,转过脸对身边的肖遥说:“现在的年轻人,心理素质就是比较脆弱啊。”

    肖遥乐呵说道:“就你之前那种聊天方式,换做谁,估计心脏都要难受一会。”

    徐前耸了耸肩膀,一副“怪我咯”的表情。

    那模样要多贱就有多贱。

    也幸亏陈博之前跑的快,否则,看到这里,估计就要难受的要死要活的。

    这个时候,李斧也结束了他的战斗,跑了过来。

    看到徐前,脸上带着笑容,心里也松了口气。

    “之前原本还想和对方缠斗一番的,只是担心你小子,所以赶紧将那个家伙打趴下跑过来了。”李斧揉着鼻子说道。

    徐前捂住脸:“你那个对手听到这样的话,会很难过的。”

    李斧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徐前直接扔过去两把刀,一把中品灵器,一把下品灵器。

    “这两把刀,都是我刚才赢过来的,现在都送给你了。”徐前财大气粗说道。

    李斧将两把刀都接了过来,也没和徐前客气,凭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客气原本就没什么意义,再说了,徐前原本就不是个用刀的人,这样的好东西,留在徐前手上才真的是暴遣天物,还不如自己接过来呢。

    “谢谢了。”李斧说道。

    “嘿,谢什么啊,这样吧,我把这两把刀给你,你不要和我争玲姐了,怎么样?”徐前说道。

    李斧作势要将手中的刀扔回去。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徐前满脸无奈,“无偿送给你了,可以吧?”

    李斧笑着说道:“真的?”

    “真的。”

    肖遥叹了口气,转过脸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刘玲说道:“你看他们,说话的时候,跟你不在身边似得。”

    刘玲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没多久,石牛和刘玲两人也都一起去参加比斗了。

    今天一天他们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不管是刘玲还是石牛,遇到的对手都不是那种难对付的,要真说起来的话,他们几个人当中今天最有悬念的其实就是徐前之前的那一场战斗了。

    随着今天的一场战斗,其实也让徐前的实力提升了不少,毕竟上品灵器其中的奥妙之处是难以言喻的。

    这是徐前第一次接触到上品灵器,加深了与灵器之间的契合度之后,他对于枪的理解,也提高了很高一个层次。

    以后还能成长到什么程度,完全看徐前自己的天赋了,对此肖遥倒是没什么担心的,毕竟,今天徐前的表现已经让他感到非常震惊了。

    别的不敢说,但是最起码现在,肖遥对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其实,对于徐前而言,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提升自己的修为,等到了一重高手二重高手之后,他和手中那杆枪之间的契合度,才会越来越高,这样的话,肖遥倒是没多说,反正即便他不说,徐前也能明白,而且修为这东西,欲速则不达,如果他太过于着急的话,或许还会出现事倍功半的效果,反而不好了。

    就在肖遥等人打算离开比斗场的时候,忽然有个男人,将肖遥等人的路给拦住了。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肖遥笑了一声。

    “又有什么事情吗?”看着对方,肖遥还是记得的,他的记忆力一直都不错,而且才见面也没多久。

    “副会长想要见你。”季亚辉看着肖遥说道。

    “他想见我,让他自己来。”肖遥说到这,又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我说你们这些人,到底有完没完啊?一天到晚的找我,我是你爹啊?”

    “……”季亚辉很难受。

    可是,这还都在他的可承受范围内。

    反正,当得知自己又要来找肖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吃几颗速效救心丸,都已经够尊重对方的了。

    “现在还有没有别的事情了?没事的话,滚好吗?”肖遥说道。

    “放肆!”季亚辉气的都要发抖了,即便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面对如此嚣张的肖遥,他还是沉不住气,“你知道你现在在和谁说话吗?”

    “和你啊,是不是听着特别不爽?不然,你将我赶走?”肖遥戏谑道。

    “……”肖遥的这一番话,戳中了季亚辉的软肋。如果可以的话,他早都想要这么做了。

    只是,能吗?

    不要说他了,即便是刘奕言也不敢这么做。

    这件事情要是真的闹开了,刘奕言其实倒也没什么事情,人家毕竟是副会长,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他和罗以荣两人,或许就会被推出来当替死鬼。

    怎么想,也是不划算的。

    他压低了嗓子,说道:“你真确定不跟我走?”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看着还有些期待。

    “我们副会长说了,只要你愿意和他好好谈一次的话,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你了。”季亚辉笑着说道,“你现在怎么想?”

    肖遥皱着眉头,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

    “行吧,带路吧。”

    “别啊!方海,不能去。”徐前皱着眉头说道,“他们让你去,肯定没好事的。”

    刘玲等人都翻了个白眼。

    这说的简直就是废话,掌了脑子的人都知道,对方没安好心好不好?

    连徐前都能想到的事情,难道肖遥会想不出来吗?

    肖遥不但想到了这些,想的比徐前想的还要多,他觉得,刘奕言那个老家伙,是真的沉不住气了,他看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下山,又推算不出来自己的实力,所以想要直接一点,将自己叫过去,然后撕破脸下手。

    可以说,这是下下策,一旦暴露,刘奕言就会万劫不复。

    对方这是属于铤而走险了,由此可见,刘奕言是真的拿肖遥没辙了。

    虽然肖遥不过去,对方也没什么办法,但是为了断掉对方的心思,肖遥觉得,即便自己过去,倒也没什么。

    “走吧。”肖遥继续说道。

    季亚辉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

    肖遥给他的答案,是他之前绝对没有想到的。

    不要说他了,即便是刘奕言自己,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你真的答应了?”季亚辉问道。

    肖遥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好好好,那我们走吧……”季亚辉的心里也彻底松开口气。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将肖遥带到刘奕言的面前,这件事情也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

    “方海,你真的别去……”刘玲小声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刘玲,微微一笑:“李冉冉虽然没出什么事情,但是并不意味着以后你们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总不能真的让他狗急跳墙吧?原本这些事情就和你没什么关系,我不能坐视不理。”

    “……”刘玲他们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行,那我们一起去!”徐前忽然说道。

    “嗯?”肖遥一愣,问道,“你去干什么?”

    “你当初拿出丹药,还是为了帮我换来这杆枪,现在,我就捧着这杆枪,眼睁睁看着你羊入虎口?”徐前冷笑了一声,说道,“虽然我这个人,胆子不是很大,但是我也知道什么是江湖义气,所以,我不答应!”

    “我也不答应。”李斧笑着说道,“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跟我们也说了不少故事,总不能白听你的故事吧?”

    “既然你们都去,那我也去好了。”刘玲笑着说道。

    最后的石牛,犹豫了一会,最后一跺脚,咬着牙说道:“娘的,你别想跑,咱们说好了,我要寸步不离跟着你的。”

    肖遥忽然有些傻了。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