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什么时候要过脸?
    随着老人口中的话说出来,肖遥顿时明悟了。

    他也重新看着徐前的擂台。

    “你来找我,是想要警告我一番什么吗?”肖遥问道。

    刘玲和石牛都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那个老头,眉头紧皱,很是警惕。

    老人却不为所动,即便被他们这么看着,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

    他背着手,站在肖遥的身边,继续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要和你认识一番而已,第一次请你去,你就没去,我对你产生了好奇。”

    “现在呢?还好奇吗?”肖遥问道。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为什么不好奇?”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转过脸看着刘奕言。

    他的眼神看上去,冷了许多。

    “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好奇心太重了不是什么好事呢?”肖遥问道。

    老人也转过身。

    两人目光撞到了一起。

    倒是没出现什么火花,只是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冷了下来。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肖遥。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我也感觉不到什么压力的,你还是收起你的神通吧,别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怎么着,当了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就以为灵武世界是你们家的地盘了?我说你二不二啊,这么大把年纪了,早点退休在家里带带孙子养养鸟种种花多好?非得出来瞎折腾干什么呢?”

    “……”刘奕言之前听季亚辉和罗以荣两人说过,这个叫方海的年轻人非常不简单,而且很是嚣张,他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一个年轻人真的年少轻狂,那也是会有个度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过于嚣张了,嚣张的简直令人发指啊!他甚至下意识觉得,对方才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自己是站在了人家的地盘上。

    否则,他凭什么这么狂妄啊?

    边上的石牛和刘玲,这个时候都已经有些听傻了,

    其实他们之前也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但是听到肖遥的话之后,他们忽然有些不坚定之前的想法了。

    如果这个老人,真的是他们猜测中的那个人,肖遥现在的态度,简直就是在作死啊!

    但是不管是石牛还是刘玲,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插嘴说些什么。

    凭借着他们对肖遥的了解,他们总觉得,对方不管是做什么,都非常有分寸的,而且从来都没有吃亏过。

    这一次,应该也是如此。

    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对肖遥竟然有了这么强烈的信心。

    总觉得,好像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不会让自己正在经历的事情逃脱自己的掌控范围。

    “年轻人,对自己自信是好事,但是太过于狂妄了,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刘奕言冷笑着说道,“即便你这一次没有在我的手上吃苦头,以后难保会在别人的手上吃苦头啊。”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别这么说,我也不是在什么人面前都狂。”

    这句话,再一次给刘奕言造成了暴击。

    特么的,这是有多不把自己当回事啊?

    他觉得,自己简直受到了侮辱。

    事实上肖遥真难得去搭理刘奕言,什么武道大会的副会长,在他的眼里,真算不上什么,只是这家伙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即便他不去搭理,对方还是会死皮白咧的往上面凑,他能怎么办?他也没辙啊!

    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想一脚将刘奕言从自己的眼前踹飞出去,只是没办法,自己现在还在武道大会,而且又没有之前的修为,还是得低调一些的。

    不过,他也抓住了刘奕言的软肋。

    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下,他断然不会这么和刘奕言针锋相对,毕竟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他可不想真的和整个武道大会作对,只是现在人家有一颗贼心,他咬定了这是自己和刘奕言之间的事情,不会牵扯到整个武道大会,毕竟就算是给刘奕言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声张,否则到时候倒霉的绝对不是自己,而是刘奕言了。

    这才是他有恃无恐的理由。

    “我知道,你觉得我身上有不少好东西,其实我还真有不少仙丹灵丹,但是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全部到给狗吃了,也不给你,你能咬我吗?”肖遥问道。

    “……”刘奕言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消失了。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能对肖遥笑容以对的话,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小子,你会后悔的。”刘奕言说道。

    “嗯。”肖遥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挺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手段能让我后悔,对了,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赶紧滚蛋吧。”

    “……”刘奕言冷笑连连,“好,很好,那咱们走着瞧!”

    说完这句话,他便含着怒气,拂袖而去。

    等到刘奕言离开之后,刘玲才苦笑着问道:“那个,应该就是武道大会的副会长了吧?”

    “是吧。”肖遥点了点头。

    “你明知道,还这么和他说话?”刘玲问道,“你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啊。”

    肖遥咧开嘴笑了起来。

    刘玲越发的觉得肖遥这是没心没肺了。

    肖遥说道:“其实啊,他原本就是想要找我麻烦的,不管我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他都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你觉得呢?”

    刘玲先是楞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这是肯定的,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疑惑。

    肖遥继续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还要给他面子啊?难道我说几句好听的,他就不会找我麻烦了?显然是不可能的,既然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善罢甘休,我为什么不让自己爽一把呢?”

    刘玲和石牛都是相顾无言。

    他们觉得,肖遥这说的简直就是瞎扯淡。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仔细想想,肖遥的这一番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那你觉得,他会怎么针对你呢?”刘玲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我对武道大会的机制也不是很了解,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玲笑着说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算计你?”

    “算计就算计呗。”肖遥说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算计,都是苍白无力的。”

    石牛说道:“你这么有信心?”

    肖遥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当然了,我现在也没有绝对的实力……”

    接着,肖遥又继续说道:“但是,我的脑子还是够用的啊!”

    对于肖遥的自信,刘玲和石牛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他们原本还想要让肖遥提高警惕,提防着人家,但是看现在肖遥的这种状态,他们觉得,不管自己说些什么,其实都是白搭。

    这个时候,擂台上,战斗已经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那个叫陈博的男人,在面对徐前的重重重压下,已经越来越无力抵抗了。

    最后的结果,其实这个时候已经能过看的真切,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等到十分钟之后,徐前忽然往前冲出了几步,手中银枪亮起一道白芒。

    陈博挥起手中的刀,下意识想要当下徐前的这一枪,却没料到对方竟然会忽然变招,随着手腕一痛,他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

    “给我破!”徐前怒喝了一声,怒目圆瞪,果真是气势十足。

    他一脚踹在了陈博的胸口,同时手中银枪微微颤动犹如灵蛇般,挑开了之前被陈博握在手中的大刀。

    陈博手中的刀,飞了出去,他的身体却朝着另外一边摔了出去。

    等到他一拍地面想要起来的时候,徐前手中的枪却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处。

    若是起身,恐怕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对手手中的枪给轻易贯穿了。

    所以,此时的他脸上也只有无奈笑容。

    “我认输。”陈博说道。

    他还有些心有余悸。

    实际上就之前那种情况,即便徐前想要杀了他,也是有足够机会的。

    最起码,不会让他有机会将“认输”这两个字说出来。

    人家并没有这么做,他也懒得抵抗了。

    徐前终于露出了熟悉的笑容。

    他伸出手,将陈博从地上拉了起来,眯着眼睛搓着手,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我之前答应你的东西,都会给你的。”陈博打了个寒噤,没好气道,“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盯着我?特娘的,总觉得你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徐前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够意思,咱们大男人,就是得一个唾沫一个钉嘛!”

    陈博确实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之前答应徐前要给他一些灵器,下了台之后,就立刻送了过来。

    徐前爱不释手。

    陈博犹豫了一会,并没有立刻离开,只是走到了徐前的跟前,问道:“如果我真的赢了,你愿意将这杆枪给我?”

    “不愿意。”徐前眨巴眨巴眼睛说道。

    陈博一愣,有些不可置信:“这里这么多人围观者,你不怕被人不齿?”

    “不齿也不愿意,反正这是我的命.根子,再说了,我徐前行走江湖这么长时间了,什么时候要过脸?”徐前非常严肃说道。

    (第二更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