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继续敲门
    屋子里的气氛,冷到冰点。

    刘奕言冷着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季亚辉,忽然出手,手中权杖亮起一道暗光,抽在了季亚辉的身上。

    季亚辉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面上,脸色惨白,体内气血翻涌,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让你去试试他的身手,你回来告诉我,他的实力最多一重高手初期,是吧?”刘奕言冷笑着说道。

    其实,季亚辉也很委屈。

    之前他试探肖遥的时候,得出来的确实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怎么能想到,自己的身份和目的都早已经被对方洞穿了。从他的角度说,这简直都不能算是自己的疏忽。

    不是哥哥不够精,只怪敌人心太阴啊!

    如果还非得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季亚辉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委屈,委屈到不能再委屈了,可这些牢骚话,他也只能自己在心里想想,面对刘奕言,是半个字都不敢说,没办法,谁不知道刘奕言原本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不管他说出什么样的理由,在刘奕言看来,都是他为了推脱罪名所找到的借口,不但起不到半点效果,还只能让刘奕言更加的愤怒。

    到时候,他只会比现在更加凄惨。

    他在刘奕言的身边也算是待了不短时间,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等到季亚辉重新爬起来的时候,刘奕言又继续说道:“现在,你告诉我,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修为?”

    季亚辉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那小子什么修为?

    他现在知道个屁啊!

    他还想知道呢,但是现在还能问谁呢?

    “今天晚上,你再去接触一番,以命相搏,看看他的实力,究竟如何!”刘奕言说道。

    这也算是给季亚辉发最后通牒了。

    季亚辉苦笑了一声,说道:“副会长,我恐怕不行。”

    “嗯?”刘奕言眼神一冷。

    这一瞬间,季亚辉甚至都感觉到了刘奕言身上的杀气。

    好像,下一秒对方就会再次出手,而且一旦出手就会要了他的命。

    所以当刘奕言的眼神落到他身上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了。

    “给我一个理由。”刘奕言冷冷说道。

    季亚辉深吸了口气,小声说道:“副会长,今天我看那个叫方海的家伙展露出来的实力,恐怕还要在我之上,以我的实力,想要打赢他,似乎不是那么可能,当然,副会长,我并不是拍死,只要您说让我去死,小的万死不辞,只是担心,即便我死了,您也不可能知晓他的实力,到时候,目的依然没有办法达到,只能耽误副会长您宝贵的时间……”

    听完了季亚辉的理由之后,刘奕言脸上的表情倒是缓和了许多。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对方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你说,我应该让谁去试探?”刘奕言重新坐了下来说道。

    等刘奕言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季亚辉才算是松了口气,原本压在胸口的那一块大石头,仿佛也被搬走了一般。

    他下意识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我觉得,罗长老还是很适合的。”

    “你是说罗以荣?”刘奕言问了一句。

    季亚辉点了点头。

    “罗以荣现在应该是个三重高手,若是让他去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刘奕言自言自语说道。

    季亚辉使劲点头,其实对他而言,到底是谁去也不是那么重要,反正他自己是肯定不想去了,即便真的没什么危险他也不愿意继续去招惹那个年轻人,倒不是说对方的实力多么的强大,他总觉得即便自己真的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直接逃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他对自己还是有一丁点自信的,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他对肖遥的实力并不是那么的了解,如果他真的足够了解,现在肯定还会有这样的信心了。

    他觉得,那个年轻人真正可怕的不是实力,而是心机,之前他去试探对方的实力,发现对方似乎连一重高手的修为都没有,可现在看来,这完完全全就是在扯淡,以对方的实力,最起码也是足以与一重高手后期的修仙者相媲美了,之前展露出来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故意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们产生无解,否则的话,今天那小子的对手,最起码也是个二重高手了,哪怕将轩辕轻寒排给他,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说是随机,可哪有真正的随机呢?

    哪怕是所谓的那妙不可言的缘分,不都是老天爷安排的吗?

    所以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老实说,在季亚辉的心里简直都已经开始对肖遥产生心理阴影了,特么的,谁乐意和那个家伙打交道谁去,反正老子是不去了……

    “这样吧,你现在就去将罗以荣叫来。”刘奕言说道。

    “是,副会长。”季亚辉赶紧转过身,走出了屋子。

    出了屋子之后,他才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迹。

    没多久,罗以荣也就来了。

    其实在路上,季亚辉已经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并且向罗以荣道了歉,他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将罗以荣给推出来的,其实这件事情想要瞒住也是瞒不住的,既然是这样,还不如自己先说出来,哪怕是被罗以荣惦记上了,也总比受到刘奕言的摧残好,不管是对罗以荣还是对刘奕言,季亚辉觉得自己还都是比较了解的,从性格上说,罗以荣真的要比刘奕言要好相处很多了、

    跟在刘奕言的后面,这些年来,季亚辉确实是占了不少便宜,但是俗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虽然刘奕言不是皇帝,但是,在武道大会里面,他也是个不可招惹的人物,一旦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很有可能下一秒就要与世长存了。

    等见到刘奕言之后,还没等对方开口,罗以荣便说道:“副会长,我等会就过去看看。”

    “嗯。”刘奕言也没有太过于惊讶,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他吩咐季亚辉去请别人,路上季亚辉一定要将目的告知于别人,这是规矩。

    只是这一次,按道理说是有些以外的,因为,是季亚辉自己将罗以荣给推出来的,之前,在刘奕言看来,因为这件事情的特殊性质,季亚辉不敢直接向罗以荣坦白,才是最正常的,当然了,他之前的想法中也没想着要向罗以荣出卖季亚辉,毕竟季亚辉是他的心腹,是他的人,而且,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的话,罗以荣也不会找他问一个原因。

    他做什么事情,什么时候需要向罗以荣解释了?

    所以罗以荣知道了,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无论如何,都要检测出来他的修为,明白吗?”刘奕言看着罗以荣,一脸严肃说道。

    罗以荣点了点头,其实这件事情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否则这件事情即便是刘奕言安排给他的,他也不会这么简单就答应了,毕竟他也不是缺心眼,知道什么事情自己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只是试探对方的实力而已,对于罗以荣而言,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又不需要自己去杀了对方,到时候做这些事情的人,还是刘奕言。

    自己只是一个马前卒而已。

    所以,他心理压力非常小。

    刘奕言看了眼罗以荣,说道:“以你的实力,想要对付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罗以荣笑了一声,说道:“那是自然。”

    “对了,动静小一点,不要闹得太大了。”刘奕言继续说道,“尽可能将他引到后山。”

    “是,副会长。”罗以荣点了点头,低下脑袋想了想,这似乎也没有多难。

    “好了,你去吧。”刘奕言摆了摆手。

    罗以荣转身离开。

    深夜,他穿上一身黑色劲装,蒙着面,到了肖遥石牛两人的屋外。

    隔壁,住的就是李斧和徐前了。

    他想要试探肖遥一个人的实力,但是又不能惊动别人,原先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现在仔细想想,这里面的难度还真是不小。

    起初,他也没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难度,等到现在真正想要实施起来了,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头疼了。

    他伸出手,在门上敲了敲,然后往后面退了几步,并且运转起体内的灵气,想要窥探一下屋子里的情况。

    下一秒,房间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昨天晚上来了个找我的,今天晚上又来了一个,怎么着啊,这是不打算让我能睡个好觉了?”肖遥揉着眼睛站在门口,已经穿戴整齐,看上去不像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反而像是一副已经恭候多时了的模样。

    看到肖遥脸上那充满了戏谑的目光,罗以荣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凭什么……这么有恃无恐。

    下一秒,他转身就跑。

    跑了半天,停下脚步转过身,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特么的……这小子不打算追的?

    那自己这不是白跑了吗?

    于是,他拖着沉重的步伐,重新回到了肖遥的房门口。

    继续敲门……

    (今天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