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给你当后爹
    轩辕轻寒的修为,也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刚刚突破二重高手,但是基础却非常扎实,更何况这一次她面对的对手还只是一个一重高手,在不使用体内剑气的基础上,她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过,似乎她并没有打算一击击败对手。

    “这个轩辕轻寒什么意思啊?明明可以击垮对手,却还故意留手。”徐前虽然是个金丹期的修仙者,但是这一些非常明显的东西还是能看出来的,对此,他似乎有些不满。

    “我倒是觉得,她这么做挺好的。”刘玲说道。

    徐前看了眼刘玲,似乎有些不以为然,问道:“将别人当成猴耍,也挺好的吗?”

    刘玲深吸了口气,瞪了眼徐前,说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看东西不看表面啊?”

    徐前很委屈。

    这也算是只看表面吗?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真相啊!

    刘玲叹了口气,只能继续说道:“确实,以轩辕轻寒的实力,想要击溃对手并不难,但是这是对对手的尊重,你可曾想过,若是她真的那么做了,对她的对手而言,打击有多大?说不定,还会直接影响对方的修行之心,对方能在知晓轩辕轻寒实力的情况下还愿意站出来,拼命攻击,已经算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了,轩辕轻寒尊重对方,不愿意打击对方,这难道不是一件让人钦佩的事情吗?”

    徐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要真是这样的话,轩辕轻寒还真是个善良的姑娘了。”

    刘玲都懒得搭理他了。

    肖遥也有些吃惊。

    他真没想到,自己遇到的那个蛮不讲理的姑娘,在对待别人时,还能想到这么多东西。

    怎么……给了他一种判若两人的感觉呢?

    等僵持了十分钟之后,轩辕轻寒忽然爆发,一拳将对方击落,随后,对方也选择认输了。

    这原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轩辕轻寒的那个对手,一重高手,站起身后,冲着轩辕轻寒鞠了个躬。

    旁观者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而且之前和轩辕轻寒过招,也让他有一种受益匪浅的感觉。

    他总觉得,这一场战斗值得自己好好回味回味,等到想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细节,自己想要往前迈出一步,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轩辕轻寒倒是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选择了无视,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

    “好了,咱们可以走了。”肖遥说道。

    “嗯!”徐前点了点头。

    等肖遥转过身的时候,轩辕轻寒深深看了肖遥的方向。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看着也是那么眼熟。

    只是,长相又完全不同。

    而且,在现在这样的局势下,那个家伙,即便有天大的胆子,应该也不敢来武道大会凑热闹吧?毕竟,那个混蛋已经站在灵武世界的高手行列中了,这样的小打小闹,已经难入法眼。

    “轻寒,你在看什么呢?”王霄小声问道。

    轩辕轻寒回过神,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

    王霄总觉得,现在的轩辕轻寒有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多问什么、

    实际上,自从上一次从北楚天壑回来之后,轩辕轻寒就总是这样一种状态。

    他总觉得自己能够隐约猜到一些什么,只是不敢确定,即便真的确定了,也不敢说,否则以轩辕轻寒的性格,肯定会把他狠狠揍一顿,这么缺心眼的事情打死王霄也不会去做的。

    就在肖遥等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去路却忽然被拦住了。

    “姑娘,可否留步?”一个年轻男人,挡在他们的前面,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上去似乎都是一个门派的。

    而最前面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衣,似乎每一个修仙者都喜欢这样的装扮,除此之外,他手中还有一把折扇。

    “有什么事情?”现在李冉冉下山了,肖遥他们这一行列中,除了刘玲之外,也没别的女人了。

    那男人笑了一声,拱手作揖,说道:“在下风少青,是游子门的大弟子,也是游子门的少门主,可否与姑娘交个朋友?”

    “游子门?似乎没听说过啊!”徐前嘀咕了一句。

    “是魏国的一个二流门派。”李斧说道。

    听到“二流门派”这四个字,将肖遥等人拦住的几人,似乎都有些不满了。

    不过,他们倒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准确的说,游子门确实是个二流门派,最起码不能够和踏天宗寻道宗那样的门派相提并论,人家这也只是有一说一。

    刘玲皱着眉头,说道:“不用了。”

    这语气,倒也非常强硬。

    虽然对方还没表明来意,但是只要是个长了脑子的人,都能清楚洞穿对方的意图。其实这么说也不准确,毕竟像徐前这样没带脑子出门的人,都难出来了。

    那个叫风少青的男人,听到刘玲的话之后,脸色也稍微变了一下。

    大概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拒绝的这么果断,他总觉得,自己也算是那种要实力有实力,要长相有长相的。

    一般的女人看到自己,都迈不开腿了好不好?

    所以,他很郁闷。

    “姑娘,我……”

    “玲姐都说不用了,你好墨迹什么啊?”徐前有些不耐烦说道。

    特么的,以前他就有个情敌了,还是李斧,现在竟然还有人想要冒出来和他抢刘玲。

    徐前当然恼火了。

    肖遥倒是没多说什么,反正他对刘玲又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人家只是上来搭讪而已,倒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护花使者这样的事情,交给徐前李斧他们去做就好了。

    当然了,如果那个叫风少青的人,真的不开眼,想要动手的话,肖遥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是在和这位姑娘说话,有你什么事情?”原本风少青就已经足够郁闷的了,现在还蹦出来一个男人和自己咋咋呼呼的,他的脸也垮了下来。

    “哼,你口中的那位姑娘不想搭理你,你看不出来吗?”徐前问道。

    “你……”

    “好了,我说了,我不想和你认识,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吗?”刘玲问道。

    风少青还没说话,倒是跟在他身后的一个男人往前走了几步,骂道:“哼,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家少门主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不知道珍惜也就算了,还敢如此放肆?”

    刘玲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说道:“怎么着,你们家少门主那么好,你怎么不让他做你的后爹呢?”

    “……”无语,惊讶的,不单单是风少青等人,还有肖遥。

    肖遥觉得,这样的话要是从李冉冉的口中说出来,绝对是非常容易接受的,但是从刘玲的口中说出来,总觉得有些奇怪,他很难想象一向表现温文尔雅的刘玲,竟然也能说出这么彪悍的话,当真是……刮目相看啊!

    “你……你说什么?!”那个之前站出来帮着自己家少门主说话的年轻人,原本只是想要在这个适当的时侯站出来,拍一下少门主的马屁,却没想到,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他心里的郁闷和愤怒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不单单是他,风少青和剩下的那些游子门的人,一个个都是怒容满面,怎么说他们都是一个门派的人,更是一起来参加武道大会的,或许在平日里他们这些人中难免会有什么摩擦和矛盾,但是现在,他们都有一种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的感觉。

    见自己门派里的人,被刘玲如此羞辱,风少青涨红了脸,伸出手指着刘玲的鼻尖,骂道:“你给我道歉!”

    “道歉?”刘玲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道歉?”

    “说对不起,我错了!”风少青说道。

    “说什么?”

    “对不起,我错了!”

    “哦!”刘玲笑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我原谅你了。”

    “……”风少青整个人都懵了。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肖遥徐前两人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李斧和石牛,倒是没笑出来,不过也跟在后面摇头。

    他们忍不住叹息啊,叹息的倒不是觉得刘玲说出口的话实在是太不好听,只是觉得,风少青这个人,没什么脑子,完全被刘玲牵着鼻子走,不过这也挺正常的,从一开始肖遥接触到刘玲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姑娘不简单,思维方式和特别了,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这给了肖遥不小的冲击力,甚至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要被颠覆了。

    其实,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其中有不少也都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凑上来和刘玲搭讪的,听完了之前的对话之后,那些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什么游子门,和他们有个皮的关系,更不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威慑力,那笑起来的声音要有大就有多大。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些人非常的庆幸,之前他们还在心里骂骂咧咧,觉得风少青太不是东西,竟然抢在了他们的前面,但是现在他们却都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这也幸亏是别人,要是自己的话,恐怕现在也得被人笑话了。

    (第二更也来咯!我朋友还没睡醒……我要不要趁热来一发?虽然是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