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哪来的自信
    徐前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肖遥还没有说什么呢,边上的石牛就先炸毛了。

    “我说你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剑啊!这看着还叫不咋地?我告诉你,这绝对是上品灵器!一般人能看到一眼,都已经算是三生有幸了!”石牛气愤说道。

    这真是将义愤填膺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徐前看着发飙的石牛,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特娘的,我说的是方海的剑,也没说你的剑啊,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徐前小心翼翼说道,他还真是被石牛现在的反应给吓到了。

    “哼,你就不能在我面前,侮辱好剑!”石牛说道。

    徐前彻底无语了。

    他觉得,石牛的思维方式,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这管的还真是够宽的啊!

    不过,徐前也没去搭理石牛,他早就看出来这个家伙的思维方式和别人不一样了,和这个家伙聊天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这个是上品灵器,毋庸置疑。”刘玲说道。

    听刘玲都这么说了,徐前也打消了之前的疑虑,别人的话他可以不相信,但是刘玲的话,他还是会坚信不疑的。

    “哎,不然这样吧,海子,我去帮你把那把剑换过来,这样你就有两把了。”徐前正色说道。

    肖遥:“……”

    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徐前的执着。

    特么的,自己灵器都抽出来了,还是上品灵器,为什么这小子还想着要去交易大会将那把剑弄过来呢?

    咦,这里用“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咳咳,其实,我已经有两把了。”肖遥说话的时候,又将九歌给取了出来。

    第二把上品灵器,就这么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下不要说徐前李斧等人了,即便是石牛,也瞪大了眼睛。

    卧槽!卧槽!

    这泥马真的是上品灵器啊!

    这一出手,还真是两把啊!

    徐前的嘴角狠狠抽搐着。

    石牛的心脏都要难受了。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徐前,说道:“你看,我现在都已经有两把了,还都是上品灵器,你觉得,我还需要一把下品灵器的剑吗?”

    徐前说不出话了。

    不单单是他,现在所有人,都被震撼的说不出话了。

    他们都很好奇,这到底是不是上品灵器了。对于别的修仙者剑士而言,上品灵气那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想要多看一眼,都是一种奢望,但是到了肖遥这里,怎么就变成烂大街的货了?怎么说呢,就现在肖遥脸上的表情和举动,好像是在告诉他们:“你们看,我今天去菜市场买了两颗大白菜呢!”

    就是这么回事了。

    “方海,你到底是什么人?”徐前一改之前对肖遥的称谓,从“海子”又变成了“方海”,他现在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像是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

    嗯……其实准确的说,肖遥对他们这些人而言,就是外星人。

    “我是男人啊!”肖遥说道。

    徐前忽然冲到跟前伸出手抱住了肖遥的大腿。

    “海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谁敢瞧不起你,那就是瞧不起我!哥,以后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求求你了,收我当小弟好不好?”徐前说道。

    肖遥在想,这可能就是抱大腿这三个字的由来吧……

    肖遥轻轻将徐前给踢开,说道:“反正我是真的不需要那把剑,所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好吧?”

    徐前嘿嘿笑了笑,说道:“不然,你就跟我们说说你的身份呗!”

    肖遥笑着说道:“我也没什么身份啊,以前就跟你们说过了,我就是一个散修。”

    徐前转过脸看着李冉冉,问道:“你信吗?”

    李冉冉下意识摇了摇头,不明白为什么徐前要专门问一下自己。

    徐前又转过脸重新看着肖遥,一摊手说道:“你看吧,傻子都不信的。”

    李冉冉气的狠狠在徐前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李冉冉还真是被徐前给气得够呛,恨不得直接一巴掌将这个家伙拍进土里去。

    徐前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尘,没好气道:“狗嘴里若是当真能吐出象牙,大家就都去养狗了。”

    “……”

    徐前也没继续搭理李冉冉,眼神继续盯着肖遥,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到底是什么人呢啊?”

    肖遥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真的是个男人,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摸摸……”肖遥说道。

    刘玲和李冉冉两个女孩都是脸一红,狠狠瞪了眼肖遥,齐声骂道:“臭流氓!”

    肖遥很委屈,摊着手说道:“我是说,让他摸一摸我的喉结,怎么就流氓了?”

    刘玲和李冉冉都啐了肖遥一口,懒得搭理他了。

    当一个人不要脸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就真的无人能敌了!

    其实肖遥不愿意说,也都在他们的想象之中,大家都没觉得有多么的诧异,而且他们觉得,在肖遥的身上肯定也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秘密,或许等相处的时间久了,他们了解的也就更多了,还是得一步步来。

    过了一会,刘玲忽然说道:“对了,方海,之前你不是一直想着轩辕轻寒吗?”

    “嗯?”肖遥一愣,不过还是解释了一句,“我真没有一直想着她。”

    刘玲轻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其实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之前在交易大会上我隐约听见有人交谈,说是那轩辕轻寒,可能需要三天之后才能到。”

    “三天之后?”肖遥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问道,“那个时候,五道大会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刘玲轻笑了一声,说道:“武道大会又不是一开始就结束了,中间还是有好几天的时间,她和别人之间的比试完全可以拖在后面,即便不找武道大会的人交涉,那边的人也会这么安排的,毕竟轩辕轻寒的强大,大家都知道的。”

    肖遥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了。

    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有些不太好啊,有一种一波三折的感觉。

    没一会,武道大会又有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过来了,手中还拿着几个木牌子。

    “现在,将你们的名字都写在牌子上,交给我。”黑袍人面无表情说道。

    徐前走上前去,接过牌子,然后分发给大家,接着又看了眼那个黑袍人,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木牌子,问道:“这个是干啥用的?”

    “上面有一个号码,就是你们接下来要用到的了,第一轮随机分配你们的对手。”黑袍人解释了一句。

    徐前明白了。

    黑袍人继续说道:“另外,比赛期间,除非是在赛台上,否则禁止比武。”

    徐前哈哈笑道:“放心吧,我们又不是什么喜欢打架的人。”

    黑袍人没有说话。

    在屋子里,就有准备好的笔墨,众人一起将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

    徐前将牌子聚拢在一起,还给那个黑袍人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说道:“你们如果不按照实力分配,一个凝丹期的遇到一个二重高手,岂不是很吃亏?”

    黑袍人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说完,就转身走了。

    这看着比石牛简直还要高冷些。

    对此,徐前还是有些不满的,但是肖遥倒是能够理解,甚至觉得对方说出口的话非常有道理,这句话放在他的身上实在是太合适了,毕竟他的运气一直都是非常好的。

    “哎,看来,我会早早被淘汰了。”徐前坐在椅子上,满脸的郁闷,“我的运气一直都不是很好的。”

    “怎么说你小子也是金丹期的修仙者了,现在还有了合适的武器,担心什么?即便是遇到一重高手,你也不一定会落败的。”李斧安慰道。

    徐前看了眼李斧,说道:“我的实力,你是真不了解还是假不了解啊?要是真遇到一重高手,我打都不会打,直接投降!”

    李斧哭笑不得,不过倒也能够理解,如果徐前不小心被人家弄死的话,他的那把枪可就归别人了,这么吃亏的事情,以徐前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做的,而且这小子虽然不是那种拍死的人,但是现在这把枪简直就是他的命.根子,说什么也不能拱手让人啊!吃亏的事情,他是打死都不会去做的!

    “方海,你现在一点都不紧张吗?”徐前看了眼方海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其实我都不想和别人打架。”他说的是实话,毕竟,他来到武道大会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要和别人争什么第一或者是一个天之骄子的称号。

    “咦?为什么啊!”徐前问道,肖遥的这一番话他是真的有些难以理解了,既然是这样,那还来武道大会干什么啊?

    肖遥半眯着眼睛,目光穿过窗户眺望着远方,眼神深邃。

    “因为,在这里,我没有对手。”肖遥轻声说道。

    “……”徐前很想往肖遥的脸上吐一口口水!

    “随机吗?难道,接下来会一直都是随机吗?”石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也不会吧,等到最后,大概是可以自己挑选对手的,只要对方愿意迎战的话。”刘玲说道。

    “那就好……”石牛忽然站起身,对众人抱了个拳,“如果在赛场上遇见各位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而且,也希望你们能直接认输,我不想真的伤害你们。”

    “……”肖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这哥们……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