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火急火燎
    罗以荣将消息带了回去。

    刘奕言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现在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如果只是罗以荣一个人这么说,他还会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一个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年轻人,凭什么就敢这么嚣张?

    即便是那大清王朝的轩辕轻寒,也未必有这么足的底气吧?

    然而,季亚辉是跟着罗以荣一同前往的,当罗以荣向刘奕言表表述的时候,他也在边上补充一些自己听到的看到了。

    刘奕言可以不相信罗以荣,但是对于自己的心腹季亚辉还是信任的,而且他也不觉得这两人能够串通在一起欺骗自己,即便真的这么做了,想要一点马脚都不露出来,做到天衣无缝,也是不可能的。

    他的一只手,放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紧紧捂住手中权杖。

    “你怎么看?”刘奕言眼神盯着罗以荣,问了一句。

    罗以荣真想翻一个白眼。

    特么的,什么叫我怎么看?

    我什么都不想看啊!原本就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还是被拉上贼船了,现在问自己怎么看,这是什么意思?

    他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语言回答刘奕言的这个问题。

    等想了一会,沉吟片刻后,他抬起脑袋,说道:“副会长,我觉得,那个叫方海的小子,底气很足。”

    “哦?”刘奕言冷笑着说道,“什么叫底气很足?”

    罗以荣笑了一声,看上去非常淡定,可是否表里如一,就不为人知了。

    罗以荣继续说道:“虽然我的眼光肯定不能和副会长您相提并论,但是我觉得,我看人还是很准的,那个叫方海的小子,不简单,说他底气足,是因为我从他脸上的表情和说出口的话中,能够判断出,他是真的不将我们武道大会看在眼里,并且抱着一种鱼死破的心态,似乎即便是真的翻了脸,我们武道大会也不可能将他怎么样。”

    说到这,看刘奕言想开口说话,罗以荣又继续补充道:“当然了,您可能会认为,对方是虚张声势,但是我觉得,如果我罗某连这个都分辨不出来的话,那也算是活在狗身上了。”

    刘奕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之前开口,其实就想要说这个的,可罗以荣显然也领悟到了,提前说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的意思呢?”刘奕言问道。

    罗以荣是真的想要骂人了,他很想告诉刘奕言,老子对那些仙丹灵丹兴趣又不大,明明是你开的头,想法也都是你提出来的,现在一个劲问我的意思做什么啊?

    可这样的话,他也只能放在心里吐槽,腹诽,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罗以荣说道:“我觉得,咱们没必要为了一些仙丹灵丹,去招惹他。”

    这就是罗以荣的真实想法。

    虽然说出来的时候有些犹豫,可语气还算坚定。

    之前和肖遥有了一场简单的对话,这让他对那个年轻人产生了警惕。

    他总觉得,一个年轻人,能够有那么足的底气和他叫板,一定是有恃无恐。

    只是现在说这些,他也有些担心,担心对方不一定能够听得进去,没办法,谁让他对刘奕言太过于了解呢?

    其实他的想法也是对的。

    刘奕言狠狠扫了他一眼,说道:“只是碰了一个软钉子,现在就想要放弃了?再说了,为了仙丹,灵丹,也没必要吗?如果不是因为武道大会每年都会给你发放一些仙丹,你现在会有三重高手的修为吗?哼,真当是糊涂了?”

    罗以荣沉默不语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刘奕言的对手,他现在一定会扑上去,将对方暴揍一顿。

    这特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既然你已经有了想法,准备说什么都不放弃了,为什么还非得问老子呢?

    老子给了你答案,你又不满意,吃了屎了是不?

    刘奕言眼睛徐眯着,手中权杖,轻轻在地面上敲打了三下。

    他看了眼罗以荣,说道:“你觉得,那个叫方海的年轻人,是什么修为?”

    “不知道。”罗以荣说道。

    “不知道?!”刘奕言勃然大怒,他觉得,这样的回答实在是太敷衍了,甚至觉得,罗以荣已经起了心思,不想和他多说,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好在这时候,边上的季亚辉赶紧说道:“副会长,罗长老说的都是事实,不要说他了,即便是我,也不知道那小子的修为,我们都感觉不到那小子身上的灵气和修为。”

    “”刘奕言这才知道,罗以荣刚才的话并不是在怒怼自己,而是事实,可这样一来,他又有些没办法理解了,能来参加武道大会肯定是个修仙者,又怎么会让他们都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和灵气呢?罗以荣现在都已经是三重高手了,莫非对方的修为,还能在三重高手以上?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即便那小子真的是个天才,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就有四重高手的修为啊!

    “不过,我怀疑那小子是个剑士。”罗以荣说道。

    “剑士?!”刘奕言微微一愣,恍然大悟,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理解了。”

    “副会长,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季亚辉问道。

    “先观望观望吧。”刘奕言看了眼季亚辉,说道,“接下来,你找个合适的机会,试探一下那小子。”

    季亚辉微微一愣,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这特么还真是没事找事啊!

    本来就没自己什么事,最多也只能算是个跑腿的,现在倒好,苦差事还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他也不知道肖遥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看罗以荣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作为一个小马仔,自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了,可现在,即便不愿意,也没辙了。

    “是,副会长”心里无比郁闷,季亚辉脸上却依然平静,轻轻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这就是典型的脸上笑嘻嘻,心里p了。

    “这件事情,暂时先这么定了,有任何情况向我汇报。”刘奕言说完就重新闭上了眼睛,也就意味着开始送客了。

    季亚辉和罗以荣两人也都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告了辞走了出去。

    这里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是非之地啊!

    “罗长老,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试探道那个叫方海的家伙啊?”季亚辉苦着脸说道。

    罗以荣忍住笑,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心里也有些庆幸那个刘奕言没有将这个任务交给他,否则现在他一定非常头疼了。

    看罗以荣也没能给他说什么好的计策,季亚辉只能苦笑着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这个时候,肖遥也回到了屋子里,石牛还跟着他去,果真是寸步不离,至于徐前等人,现在还在交易大会上闲逛。

    肖遥实在是懒得去转悠了,交易大会上虽然又多了不少人,可他也没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也没见到轩辕轻寒,其实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非得去交易大会找轩辕轻寒,毕竟那个女人在年轻修仙者中的名气还是很大的,影响力也很强,如果轩辕轻寒真的来了,他想不知道,都有些难。

    坐在屋子里,石牛看着肖遥,问道:“你为什么非得找轩辕轻寒啊?”

    “那不然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想要杀谁?”肖遥问道。

    “”石牛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不问便是。”

    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他觉得,这几天自己最大的乐趣和笑点,也只能从石牛身上找了。

    坐下还没一会,李冉冉忽然跑了回来。

    “方海,快跟我走!”李冉冉火急火燎。

    她进了屋子之后,就拉着肖遥的胳膊,出了门。

    石牛赶紧跟了上去。

    两个大男人,现在都处于满脸懵逼的状态。

    这是什么情况啊?

    “喂,你先等等,出了什么事了?”肖遥苦笑着问道。

    “哎呀,徐前那小子,和人杠起来了,你去劝劝他!”李冉冉说道。

    肖遥一阵头疼。

    “他那脾气,能和别人杠起来?”肖遥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哎呀,反正你到了就知道了。”李冉冉说道。

    肖遥憋了一会,说道:“我跟着你走就是了,你能不能,先松开我的手?”

    听到肖遥这句话,李冉冉转过脸瞥了一眼,发现自己这个时候还紧紧拉着肖遥的手腕,顿时脸一红,立刻撒开,那果断和速度,让肖遥觉得,这女人像是害怕自己会将什么病传染给她似得

    跟在李冉冉的身后,到了交易大会,他一眼就看到了被不少人围观的徐前,边上的李斧和刘玲,像是还在劝说着什么。

    等看到肖遥之后,李斧才苦笑了一声,拍了拍徐前,说道:“你不听我们的话,方海说话你听不听啊?”

    “切,海子要是在,准跟我一起干死这孙子!”徐前骂道。

    肖遥恰好听到这句话,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吗的,自己看上去有那么暴戾吗?

    (今天的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