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养剑葫芦
    徐前一时半会还没办法理解肖遥之前的话,大概还是因为才踏入这江湖中,对于人心险恶,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认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肖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他解释。

    边上的刘玲,这个时候微微皱起了琼鼻,说道:“徐前,我说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啊?”

    徐前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尴尬的都说不出话了,这样的话,要是别人说的倒也没什么,但是这样的话是从刘玲的嘴里说出来的,等于是给了他一个暴击,毕竟,他和李斧一样,都是内心非常倾慕刘玲这个温婉的姑娘的。

    所以现在,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你觉得,那个副会长找方海,能为了什么事情?”刘玲问道。

    徐前木讷摇了摇头。

    他总觉得,这都还没见到那个副会长呢,怎么可能知道对方的目的呢?而且,之前那两个来请肖遥的黑袍人,也没透露什么啊。

    李冉冉没好气道:“看来你是真傻了,之前方海在交易大会上那么出风头,谁都知道他身上丹药不少了,那个副会长肯定是听说了,才会去找方海啊!”

    徐前这才恍然大悟。

    “看来,我这脑子是真的有问题了,连李冉冉都能想到,我竟然没想到。”徐前懊恼说道。

    这话气的李冉冉差点没要和他拼命。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蠢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不要扯上我好不好?还有,离我远一点,不要将你的蠢传染给我!”说话的时候,李冉冉还故意往后退了几步,故意拉开了和徐前之间的距离,仿佛是真的担心徐前会将自己的低智商传染给她似得。

    徐前咳嗽了一声,说道:“所以,那个副会长,是包藏祸心咯?”

    “虽然现在还不好确定,但是不去肯定是对的,如果真的是我们猜想的那样,方海就会面对非常大的麻烦,毕竟,武道大会人那么多,没一个是方海可以得罪的,即便将身上所有的仙丹灵丹都交出来,那些人也不一定就会相信已经将方海给榨干了。”李斧说道。

    肖遥打了个寒噤。

    一想到自己会被一大群男人给榨干,就让他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哎,方海,你说你之前低调一些多好啊!”李冉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一开始,她对肖遥也没什么好感,但是大家从北麓,一直到武道大会,经历了不短时间,也聊了那么多,她也不愿意看到肖遥会在武道大会这里摔跟头。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暂时还是不需要担心这些的。”

    说完这些,他又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淡定,可能有些太突兀,又笑着说道:“再说了,反正,他们也不敢在武道大会的时候对我做些什么不是?”

    “那可不一定。”石牛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从来不觉得,他们那些人是什么正人君子,反而一个个都是伪君子。”

    这是石牛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

    这句话说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肖遥挑了挑眉头,说道:“为什么这么认为?”

    “没什么。”石牛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觉得人心叵测,还是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他们即便不敢明着对你做些什么,但是未必就不会给你下绊子。”

    肖遥“嗯”了一声,说道:“谢谢你了。”

    石牛轻轻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之前默不作声的状态,肖遥倒是想到了两个字可以非常形容石牛的性格——高冷。

    “对了,你之前说,方海的这个玉葫芦是好东西,现在可以说了吧?”徐前问道。

    “我只告诉他一个人。”石牛说道。

    “咦?那如果我们都不在,你要抢走他的东西怎么办?”徐前说道。

    肖遥笑骂道:“之前也没见你这么会防着别人。”

    徐前嘿嘿笑道:“这不是吃一堑长一智嘛!”

    然而,石牛听了徐前的话之后,却异常愤怒。

    “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很大的侮辱。

    徐前被吓了一跳,因为刚才石牛对他说话的时候,嗓门是在是太大了,仿佛,爆发出了很多怨气一般。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徐前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这么一说,你也别忘心里去。”

    石牛意识到自己之前有些失态,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即便我真的想要抢他的东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你们不是剑士,就感应不到他体内的汹涌剑气吗?”

    “你是说,方海很厉害?”徐前好奇问道。

    “看来,你们关系也没那么好,我就更加不能当着你们的面和他说了。”石牛说道。

    肖遥对这个叫石牛的家伙很感兴趣。

    看他做事和说话的风格,似乎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

    时时刻刻,都在防备着别人,如果说起警惕的话,石牛比肖遥还要警惕。

    看来,这小子修仙的路上,也有些不顺利啊!

    “算了算了,既然只愿意告诉我一个人,那就先回屋吧。”肖遥说道。

    听肖遥这么一说,虽然徐前等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可也都无可奈何了。

    而且,他们也仔细想了一下,如果肖遥真的和石牛打了起来,他们应该也是能察觉到的,反正就住在隔壁,赶过去也没什么难得。

    等回到了屋子里,肖遥就将那个玉葫芦扔在了桌子上,坐了下来。

    “说说吧,这到底是什么好东西?”肖遥问道。

    “你先将仙丹给我。”石牛说道。

    肖遥乐了,说道:“你怕我知道了,就反悔,不愿意履行约定了?”

    石牛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不缺仙丹,否则之前也不会那么阔气,但是我觉得,还是被握在手里的东西最真实些,毕竟,我和外面那几个笨蛋不一样,你的剑气很强,以我的实力,还远远不是你的对手。”

    肖遥笑着说道:“看来,我还得找一些能够隐匿自己剑气的方式啊。”

    石牛没有说话。

    肖遥也没有和石牛有太多的墨迹,他取出了一枚四品仙丹,递了过去,没有多给。

    石牛接过仙丹后,说道:“这个玉葫芦,是养剑的。”

    “养剑?”肖遥一愣,问道,“你是说,这玉葫芦,有蕴养灵器的作用?”

    “能蕴养剑,神器也能蕴养。”石牛说道,“如果我真的有足够好足够多的仙丹灵丹,我一定会换过来,这个玉葫芦看着最起码也算是高级剑葫芦了,其实即便你拿一把上品灵器换来也不吃亏,虽然对于自身实力没有提高,但是却能蕴养自己的剑,甚至还能助长剑气。”

    肖遥吃了一惊。

    剑葫芦是什么东西,他自然是知道的。

    在真武遗迹的传承中也有不少关于玉葫芦的资料。

    然而,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养剑的玉葫芦。

    “至于使用作用……”石牛伸出手,将玉葫芦拿了过来,仔细看了一会,又放了回去,说道,“口诀都在玉葫芦里面,你只需要往里面注入你的剑气,开启后,便能得知了。”

    肖遥将信将疑。

    他将玉葫芦拿起来,立刻尝试着往里面灌注着自己体内的剑气。

    也就是这个时候,石牛的脸色再次变了一下。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了。”石牛苦涩笑道。

    肖遥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搭理他,往玉葫芦里灌注着剑气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玉葫芦的变化,而且脑海中也忽然多了一段古怪文子。

    “如果你想要将自己的剑放进去的话,可以先将剑握在手中,念动口诀。”石牛继续说道。

    这倒是毫无保留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肖遥了。

    肖遥并没有立刻将玄铁剑拿出来,毕竟玄铁剑对他而言可是至关重要的,容不得闪失,当下只是取出了符离剑。

    当符离剑被取出来的时候,坐在一边的石牛,就再次脸色大变了。

    “这……这是上品灵器?”石牛愕然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说道:“怎么样,我的这把剑,还算不错吧?”

    “这把剑里的灵气,若是蕴养一番,恐怕,也能和神器相比了吧?”石牛说话的时候都有些结巴了,可见,符离剑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肖遥心里想笑,看到符离剑尚且如此了,这要是见到了玄铁剑,还不知道得惊讶到什么程度呢。

    念动口诀之后,手中剑,确实到了葫芦里,这是肖遥能感觉到的,毕竟符离剑是他的,也存在着一定的感应联系,再次念动口诀,符离剑又重新被握在手中了。

    “这个剑葫芦,能够蕴养几把剑?”肖遥问道。

    石牛摇了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

    说到这,他又补充了一句:“每一个剑葫芦的容量都是不一样的。”

    肖遥明白,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有再次尝试着往里面扔剑,一把符离已经给石牛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他也不想太张扬了。

    “今天的事情,就谢谢你了,否则,我还真是看走眼了。”肖遥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有石牛站出来的话,他肯定不会将这个葫芦换过来,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已经要离开了。

    (第三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