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不错的灵器
    其实徐前说的也有道理,即便是在交易大会上,黄金白银也不可能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说修仙者不在意金银珠宝,那是针对那些大门派里的人说的,一些小门派的弟子或者是散修,还是非常在意这些的,毕竟修仙原本就是一件非常花费钱的事情,需要购买上好的仙草仙丹,还得去置换一些需要使用的器具,寻常人家苦命的孩子,除非是去了一些门派当弟子,否则哪里有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修仙者,其中或许有天资不错并且机缘很好的人,类似于许狂歌那样的,但是整个灵武世界又能有几个许狂歌呢?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散修一般都不被人待见的原因了。

    肖遥顺着徐前的目光扫了一眼,不由一阵无语。

    “你说的剑,就是那个?”肖遥伸出手指着那个方向问道。

    “是啊!”徐前点了点头,并且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说道,“你觉得不怎么样吗?”

    肖遥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承认,徐前确实是个非常大方的人,但是这眼光,实在是太差了。

    且不说那把剑连灵器的等级都没达到,韧性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很强,也就是造型好看一些,上面还镶嵌着几颗璀璨宝石。

    肖遥还没来得及说,倒是刘玲先开口了。

    “那把剑,不管怎么看,都不怎么样,只能说是图有虚表。”刘玲说道。

    她现在说这些话,倒也不是非得拂了徐前的面子,而是因为她将徐前当成了朋友,不愿意看着自己的朋友吃亏而已。

    其实这话要是由肖遥说出来,徐前可能还会觉得稍微好受一些,唯独是从刘玲口中说出来,让他面红耳赤,这可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丢了面子。

    “咳咳,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徐前说道。

    刘玲轻笑道:“怎么看,你也不像是那种没有眼力劲的人啊,以后还是得跟着你父亲多学习学习吧。”

    徐前满脸的鄙夷:“跟着他学?可拉倒吧,我承认,他在瓶瓶罐罐方面还算是有些研究,字画的话,到也有几分功底,可要说起这些灵器神器,他能知道什么啊?”

    刘玲笑了笑也没说话。

    这样的话,徐前自己说也就行了,那是他爹,但是外人如果顺着这样的话往下接的话,就有些不太好了,刘玲也是个大家闺秀,这么简单的道理,不可能不明白的。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徐前摆了摆手,“不过,这里就真的没什么好东西吗?”

    对于徐前的强行转移话题,肖遥倒是没多说什么,显然徐前并不是想让肖遥知道他的家世,多数也是因为不想太过于招摇,其次,也是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和肖遥产生什么距离感。虽然这完全是多余的担心。

    但是不管怎么说,徐前能有这样的想法,就足以说明这家伙的性格还是非常不错的了。

    “对了,玲姐,你要是看上了什么好东西立刻和我说哦!”徐前说道。

    刘玲点了点头,她知道徐前的家世,所以,也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反正不管是对她自己而言还是对徐前而言,大家都不是缺钱的人,在这些问题上,如果还太过于较真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对了,徐前,你是不是一直都缺少一把灵器?”肖遥忽然说道。

    “是啊!怎么了?”徐前说道,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的。

    其实以徐家的实力,想要知道一把灵器,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但是,这家伙用的兵器还比较冷门,喜欢用枪。

    要是在肖遥之前的世界,放在古代,用枪的人并不在少数,但是在灵武世界,用枪的人却很少很少。

    如果不是因为有个白鹭飞,恐怕灵武世界用枪的修仙者,更是难以寻觅了。

    肖遥指了指左前方,说道:“那里有一把灵器,看着还是挺不错的,要不要去看看?”

    徐前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赶紧往前走着,嘴里还不忘说道:“哪呢哪呢?”

    看到徐前火急火燎的样子,肖遥只能摇了摇脑袋,叹着气。

    不过他还是往前走着,徐前跟在他的身后。

    等到了一个台子前面停下后,徐前简单瞥了一眼,顿时皱起了眉头。

    “就这个啊?”徐前看着台子上摆放着一根长棍,前面还有一个布包,稍微动一动脑袋就能想到那布包里面装着的肯定是枪头了。

    枪头固然重要,但是枪杆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枪杆就摆在面前,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枪杆都不像是什么稀罕的玩意,更不要说是什么灵器了,徐前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对于是不是灵器,他还是有最基本的判断的。

    毕竟,能感应到里面的灵气嘛!可站在这个摊子前,他却感应不到任何的灵气。

    刘玲也是柳眉轻蹙。

    她觉得,肖遥并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但是现在她心里的想法,倒是和徐前差不多,都不觉得,面前这一杆枪,能是什么灵器,理由也很简单,他们两人都感应不到这枪里的灵气嘛!

    肖遥笑了一声,其实,他也感应不到这枪里的灵气,毕竟现在他体内的灵气都已经被压制了。

    之所以有这种直觉,是因为,他忽然觉得,这杆枪上面微妙的气机,和那个白鹭飞当初所用的枪有些相像。

    白鹭飞那样的高手,总不能随便找根树杈削尖了当武器吧?

    他抬起脑袋,看了眼那个摊主,是个相貌平庸有些大众脸的男人,年纪也大概就在三十岁左右,两只手拢在袖子里。看到肖遥等人走过来,他也只是简单扫了一眼,并没有太当回事,这把枪,他也就是拿出来碰碰运气,真遇到那种傻子,卖出去也不错。最好,还能换一些不错的东西,那样就更划算了,没办法,散修的日子不好过,能坑一笔是一笔嘛!

    不过,他还是有些眼力劲的,那些大门派的弟子,他绝对不敢糊弄,否则要是闹出了什么江湖追杀令,麻烦可就大了。

    “喂,你这把枪,打算换什么东西?”肖遥问道。

    那摊主,这才抬起脑袋,多看了肖遥几眼。

    “你想要?”他懒洋洋说道。

    或许他只是将肖遥当成那种随便问问的人了。

    虽然他这把枪看着非常不起眼,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也有好几个人问过了,但是得到他的答案之后,也都转身走了。

    “我要一颗仙丹,你换不换?”那个摊主说道。

    肖遥还没开口,徐前就先咋呼起来了。

    “就你这杆破枪,还好意思要一枚仙丹?我说你怕是失心疯了吧?”徐前义愤填膺道。

    摊主打了个哈欠,瞥了眼徐前,说道:“我又不是强买强卖,觉得不划算,转身离开便是了。”

    徐前冷哼了一声,但是仔细一想,其实人家说的也有道理,毕竟他也没非得要自己买,没理由发火。

    他拉了拉肖遥的袖子,说道:“算了算了,方海,我们走吧。”

    “走什么?”肖遥看了眼徐前,已经无语了。

    之前盯着一把破剑当宝贝,现在真有宝贝了,反而看不出来了。

    “一枚仙丹,我给你。”肖遥说道。

    先不说肖遥原本就没将仙丹当回事,即便对方要的是灵丹,肖遥觉得也是划算的,哪怕真的打眼了,他也认了。

    当下,他就掏出了一枚仙丹,递了过去。

    那个摊主顿时蹦了起来。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随口胡说,竟然真的能瞎猫碰到死耗子。

    他从肖遥的手中,一把抢过了仙丹,用的是抢,一点都不过分,大概是生怕肖遥会后悔,又或者,是觉得对方的同伴一定会出声阻止。当那枚丹药被拿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出那绝对是仙丹了,里面流溢的精纯灵气,让他觉得非常舒适。

    于是,他立刻意识到,这不单单是一颗仙丹,还是一颗上品仙丹!

    他的想法,还真没错。

    肖遥觉得,这把枪,如果真的是和白鹭飞那把差不多的话,这个摊主还真是亏大发了,只是他又不能太过于张扬,毕竟人多眼杂,当下还是要保持低调,所以,在仙丹的范畴内,他取出了一颗四品仙丹,确实是仙丹中的上上品了。

    而且,这枚仙丹,还是针对这个摊主的体质而言的,只要吃下这枚仙丹,以摊主目前的修为,日后想要突破到一重高手,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宝珠蒙尘这样的事情,肖遥干不出来,即便不是送给徐前,他也想缓过来丢进自己的储物空间里。

    “方海,你疯了啊!”徐前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在他看来,肖遥这样的散修,能有一枚仙丹,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可当下,竟然换来这么一杆破玩意。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可现在,交易已经完成了,他要是反悔帮着肖遥抢过来,那就是坏了交易大会的规矩,这么缺心眼的事情他也不会去做,总不能真的无法无天到和整个武道大会对着干吧?

    徐前确实愿意死在江湖里,但是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死在这里啊!

    肖遥看了眼徐前,说道:“相信我,没错。”

    说完这句话,他就将那个枪杆拿了过来,又给徐前递了个眼色。

    徐前不情不愿,帮肖遥拿着枪头。

    (今天的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