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有失公道
    徐前原本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肖遥虽然不是特别喜欢凑热闹,但是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确实挺无聊的,既然是这样,还不如跟着徐前一起去看看热闹。

    这就是闲着没事干系列了。

    在走出房间的时候,肖遥和徐前正好也遇见了李斧等人,显然这几个家伙也都是要出来看热闹的。

    “外面有人打起来了!”李冉冉激动说道。

    真不知道她激动个什么劲,肖遥非常好奇。

    不过李斧徐前刘玲三人,都已经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了,原本徐前就已经算是那种非常喜欢凑热闹的了,但是拿他和李冉冉相比较而言的话,还是得差上不少的。

    其实刘玲原本是不想出来看热闹的,但是架不住李冉冉生拉硬拽。走出来之后的她嘴上还说道:“不过就是两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打架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呢?”

    “哈哈,金丹期也很厉害了啊!”李冉冉说道。

    这还真是个没有追求的姑娘。

    其实仔细想想这样说也没什么过分的,像李斧这样的一重高手,在武道大会上应该都算是佼佼者了,更何况还是金丹期的修仙者呢?别看赵巍峨他们一个个都是七重八重的,但是他们是什么岁数了?像肖遥这种年纪轻轻就能挤进灵武世界一流高手行列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否则,凭什么能够引起大秦王朝赵国等的重视,白鹭飞又为什么非得抓住机会不惜冒险也要将肖遥给斩杀了呢?

    除了他们五个人之外,栖息在客栈里一同来参加武道大会的那些年轻修仙者们,全部走出来凑热闹了。

    肖遥简单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轩辕轻寒的身影,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若是现在就能看到轩辕轻寒好好聊一聊的话,他也少了不少麻烦,或许现在就能转身离开了。

    南楚的武道大会,对他而言,本身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说一句有些装.逼的话,他不是看不起谁,是没将所有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虽然肖遥也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的心态,但是现在的他,敌人全部都是白鹭飞赵巍峨甚至是轩辕九重那种级别的高手。

    这种看到金丹期打架都咋咋呼呼的群体,肖遥想要融入进去,实在是太难了。

    跟着人潮,肖遥等人也到了开战的地方。

    隔着老远,看着那两个还在打架的年轻男人,徐前有些诧异,说道:“那两个家伙,其中一个我似乎见过。”

    “哦?”李斧好奇道,“是什么人啊?”

    “寻道宗的。”徐前说道。

    这么一说就很正常了,寻道宗就在东岳山,而东岳山的一半都在北麓,之前武立武梧桐两人之争的时候,寻道宗还过来凑过热闹,只是被肖遥斩杀了而已。

    “有点意思,寻道宗的人,还好意思来参加这一次的武道大会呢?”李冉冉冷哼了一声说道,“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这有什么怎么想的啊?总不能因为他们门派中的强者被斩杀了,就解散了这个大门派了吧?”徐前笑着说道。

    “另一个人,你认识吗?”肖遥问道。

    “不认识。”徐前苦笑着说道,“我说方海,你把我当成江湖百晓生呢?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啊?”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别说,他还真将徐前当做无所不知的小天才了。

    看来,是自己高看这小子了。

    北麓的江湖,他应该是非常了解的,但是出了北麓,就难说了。

    毕竟徐前身份不简单,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离开北麓啊。

    “但是我敢肯定,那个和寻道宗弟子打架的年轻人,肯定不是我们北麓的。”徐前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但是不管怎么看,肖遥都觉得提不起劲。

    这就像是一个成年人看着两个孩子过家家玩着摔跤差不多。

    倒是徐前李冉冉他们这些人,看的有滋有味,时不时还会叫一声好。

    肖遥虽然懒得去看,可也算是看明白了,不管是那个寻道宗的弟子还是另外一人,其实都没想着非得下死手,更没有想要不死不休的架势。

    “无趣。”肖遥念叨了一句。

    “嘿嘿,方海,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打得过他们吗?”徐前听到了肖遥的话,转过脸问了一句。

    肖遥想了想,笑了一声,说道:“差不多吧。”

    虽然现在肖遥体内的灵气已经被压制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哪怕只是但靠着体内的灵气,三重高手四重高手,他也是有一战之力的,毕竟他的底牌还是很多的,比如立剑三式,还有体内异火,只是自从上次触发了一场战斗之后,雪蛟就陷入了悄然无息的状态,当然了,以前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所以肖遥都已经习惯了,等到时间差不多,雪蛟自然而然就恢复了过来。

    这么一想,肖遥都要为雪蛟感到憋屈,当初跟着自己,明明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庇护,现在却恰恰相反,成为了自己的保镖。

    肖遥也不是不担心雪蛟,只是雪蛟在他的身体里,目前也没有办法沟通,担心也是多余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忽然飞来一道虹光。

    “有高手来了。”李斧皱着眉头说道。

    “嗯?现在还有高手来?”徐前问道,“什么样的高手啊?”

    “我不知道。”李斧苦笑了一声说道。

    徐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了。

    现在李斧的修为就已经是一重天高手了,但是现在李斧也不知道来人到底是什么修为,可见对方的修为肯定在一重高手之上。

    “不用猜了,是武道大会的人。”刘玲说道。

    这时候,一个白袍老人,忽然悬停在那正在搏斗的两人之间,两条手臂微微一震,便将那两人震飞了出去。

    “放肆!现在武道大会还没开始,谁敢在南楚动手?!”那白袍老人倒是气势十足。

    “这是武道大会的高手,似乎是寻道宗出来的。”刘玲说道。

    肖遥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个寻道宗的弟子,岂不是占了便宜?”

    “那不可能。”刘玲看了眼肖遥,解释道,“只要是进入武道大会,那就必须站在中立的角度,绝对不可能因为自己从哪个门派或者是哪个国家走出来的,就故意偏向哪一方,否则,立刻会沦为众矢之的,轻则被赶出武道大会,连累他门派弟子全部驱逐,重则,被处死。”

    肖遥微微点了点头。

    照这么说来的话,其实这个武道大会还是挺公平的了。

    那两个年轻人,也停了下来,寻道宗弟子冷哼了一声,脸上表情洋洋得意,其实他也没占据什么优势,大概是觉得赶来的人是自己寻道宗的人,所以会稍微显得第七足一些吧。

    另外一人,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衫,布料谈不上好,一双布鞋也满是灰尘,相比较于那个寻道宗的弟子,他这一身装扮,看着就有些不堪了。

    “你们谁告诉我,今日之事,为何?”白袍老人站在两人中间,皱着眉头问道。

    “是他调戏我师妹!”寻道宗弟子先口说道。

    白袍老人转过脸,看着那个藏青色长衫年轻男人,问道:“是这样?”

    “血口喷人!明明是我之前在南楚境内找到一颗灵草,他们想要夺去罢了。”那青衫男人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一个散修,敢和你们寻道宗的人叫板?”

    听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

    “那你的灵草现在如何了?”白袍老人问道。

    “还在我身上。”

    “既然是这样,事情就到此为止,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武道大会之前,谁敢擅自动手,不管对与错,全部格杀勿论!”白袍男人怒道。

    肖遥有些吃惊。

    这件事情,这么快就盖棺定论了?太随意了吧?

    寻道宗弟子似乎有些委屈,赶紧道:“六师伯,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啊!”

    “我说这么算了,就这么算了,闭嘴!”白袍老人瞪了眼寻道宗弟子。

    寻道宗弟子虽然还很气愤,却也无可奈何。

    接着,那白袍老人就飞走了。

    肖遥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意思。”

    “怎么说?”徐前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

    “这样的处罚,对于寻道宗的弟子而言,是有失公平的,不过这也没办法,为了避嫌嘛!看来,自己家门派有人进入武道大会维持秩序,反而不是一件好事了,谁都不想惹上庇护自家人的罪名啊!”肖遥说道。

    徐前微微一愣,等回过神来,也乐了起来。

    “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这样一来,其实也很好,最起码我们不会受到那些高手的欺负了。”

    肖遥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客栈。

    路上徐前问了一句:“你觉得他们谁说的是实话呢?”

    说到这,怕肖遥没明白,他又补充了一句:“就之前打架的那两个家伙。”

    “不重要,反正,就此揭过了,也与我无关。”肖遥平心静气说道。

    徐前翻了个白眼,觉得无趣,又去找李斧讨论。

    (今天的第三章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