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江湖梦自己知
    一路,走到南楚。

    这一路上,肖遥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傻子都能看出来。

    徐前等人虽然有些担忧,但不管他们怎么问,肖遥都不愿说,只是露出强笑摇头说着没事,这也就过去了,总不能非得追在后面文,那不是惹人嫌吗?刘玲的目光始终注视在肖遥的身上,她能猜到,之前肖遥提议要去金蝉寺就是要去见小和尚徐素冠,心情复杂,也是在见到佛祖落泪后开始的,她只能隐约将这两件事情牵起一条线,却不能沿着这条线继续去猜想。

    “方海,你现在这个状态不行啊!”徐前还是忍不住,在客栈休息的时候,敲开了肖遥的房门,准备来一场促膝长谈。

    肖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徐前,有些疑惑,不明所以。

    徐前叹了口气,说道:“傻子都能看出来,你这段时间有些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心里想着什么儿女情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多问,但是现在既然你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就该提起心思,总不能一直这个状态,要知道,在武道大会上,若是在比试中被人杀了,行凶者都不需要负责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武道大会才会异常残酷,每一个人都想弄死别的国家的高手,真做到了,回去还能受到赏赐,难道你真的想要死在这里吗?”

    肖遥明白了徐前的意思,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也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还要来呢?难道你不怕死吗?”

    “不怕啊!”徐前说道,“你知道,肖遥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吗?”

    肖遥摇了摇头。

    他哪知道自己身上的故事给了徐前什么启发?

    “每一次,肖遥都是经历生死,所以,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啊!”徐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热血澎湃说道,“既然我想要成为一个强者,想要站在灵武世界修仙者的巅峰之上,就得有不怕死的精神!”

    肖遥苦笑了一声。

    “我觉得,你会错意了。”肖遥说道。

    “嗯?”徐前疑惑不解看着肖遥。

    这一次,轮到他不明所以了。

    “如果能活着,好好地活着,谁愿意去死呢?”肖遥深吸了口气,目光深邃,说道,“你只知道,肖遥经历了很多次的深思,但是你可曾想过,那是他真的愿意去做的事情吗?他真的愿意去冒那个险吗?如果他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可以什么都不做,那他自然愿意那样,只是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罢了。”

    徐前被肖遥这一段没来由的感慨,弄的心情复杂啊了。

    他虽然还是想要坚持自己之前的想法,但是却有觉得,对方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方海,你怎么就确定,肖遥不愿意去经历那些呢?”徐前问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没办法给你一个合适的理由,毕竟我也没见过肖遥,我只是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去揣测而已。”

    徐前抓了抓脑袋,有些无言以对了。

    “其实啊,能好好活着就好好活着,非得找什么刺激啊?”肖遥笑着说道,“虽然你没和我说过,但是我也不是傻子,你们这些人,每一个简单的,最起码,也是官宦之家吧?”

    徐前笑了一声,也没反驳什么。

    肖遥说的都是事实,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还要想着去反驳的话,未免也太没有意义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

    肖遥说道:“既然是这样,就好好做一个官二代,有什么不好?非得去做一些九死一生的事情,找刺激吗?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活着,但是却没人愿意给他们那个机会,反而是有一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的黑手,推着他们,一直往前推着……”

    徐前想了想,忽然抬起脑袋,看着肖遥,眼神也由最初的迷茫,重新汇聚了光泽。

    他开口道:“方海,其实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我就是喜欢江湖,喜欢那些快意恩仇,难道吃喝玩乐,就是幸福的事情了吗?我真没那么觉得。”

    肖遥有些诧异,他脸上带着笑容,安安静静看着徐前。

    徐前这一说起来,似乎就没打算结束,继续说道:“我总觉得,人活着,最重要的事情未必就是要活得好好的,我问你,那些在边疆杀敌的人,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当穿上那一身铁甲的时候,就等于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从拿起兵戈的时候,就意味着一条腿踏进了阎王殿里?我承认,其中有一部分是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将脑袋别在腰上活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是。”

    “他们即便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他们总觉得,男人就得活在铁马上,走入血河中,为国死,为国之兴盛死,他们难道,就没有满足吗?”

    肖遥忽然有些欣慰了。

    他这才觉得,其实徐前和他所了解的那些,是相差甚远的。

    原本以为,这一路上天天扯淡聊天,自己已经将这个年轻人给了解的透彻了,可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

    之前那个世界,有的是怀揣着明星梦,富豪梦,春秋大梦。

    可是,徐前只是有一场江湖梦而已。

    有血雨腥风又如何?有不知生死又如何?

    江湖在徐前的想象中,似乎原本就该是那样的。

    要死,也要死在这江湖里,其实这就是徐前的想法,没有多么波澜壮阔。

    “行吧。”肖遥说道,“我忽然觉得,我还是有些小看你了。”

    徐前笑了一声,翻开扣在托盘里的瓷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

    大概是之前说的太多了,浪费了太多的口水。

    “我知道我的想法你很难理解,其实真正能理解我的人很少很少,我爹都觉得我每天都是在瞎胡闹,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徐前说道,“梦嘛!到底做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对吧?”

    肖遥点头。

    他觉得,这应该是自己认识徐前这么长时间,这小子说的最有道理的一句话了,其实道理非常简单,但是真正想要领悟,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非得说徐前身上有什么优点的话,肖遥暂时发现的,就是想法比较豁达了。

    这是一个为自己活的人,其实,这就是最难得的事情了。

    “行了,反正该提醒你的,我都已经提醒过了啊!你自己小心点吧。”徐前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对了,你能看出来,我们四个人当中,谁的修为最高吗?”徐前忽然问道。

    肖遥想了想,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压制了体内的灵气,导致现在他连凝丹期修仙者的修为都看不见明白。

    “哈哈哈,那我告诉你啊,我们当中修为最高的,就是李斧了,他现在可是一重高手,你觉得,这一次他算不算年轻人中的拔尖?”徐前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据我所知,大秦王朝的轩辕轻寒也会来,那个女人,很不简单的。”肖遥说道。

    “那倒也是。”徐前也没多问什么,显然对轩辕轻寒还是比较了解的。

    肖遥笑着说道:“不过,李斧能在这个年纪,就有一重高手的修为,已经非常不错了,为什么还要来武道大会呢?如果真……”

    后面的话肖遥没说完,总觉得有些不吉利。

    徐前倒是没那么多的顾虑,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性格,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和李斧从小一起长大,两人的关系非常要好,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如果真折在这了怎么办对吧?其实啊,李斧压根就不怕死。”徐前说道。

    “嗯?”肖遥略感好奇。

    “也不能说他不怕死,毕竟我始终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不怕死的人,哦对,这话也是肖遥以前说的,哈哈,我今天就借来用一下,相比较于死亡而言,他更怕被人瞧不起。”徐前摇了摇脑袋,说道,“这些,说起来就太复杂了,反正李斧这一次来到南楚,就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

    肖遥点了点头。

    “而且,他和我一样,都喜欢刘玲。”徐前说道。

    “……”肖遥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李冉冉呢。”

    “呸!”徐前满脸不屑。

    “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你那么怕她做什么?”肖遥问道。

    徐前气得涨红了脸,说道:“你以为我怕她,是因为我喜欢她,让着她?屁!我只是打不过她而已……”

    说这番话的时候,徐前脸上的表情看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武道大会的举办地点,就在前面的玉山,这一次,有很多修仙者或者是和你一样的剑士来,你可以找机会认识几个厉害的家伙,以后说不定还能让他带着你一起修行,当然了,你也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被那些国家的人挑中,入朝野或者去边疆。哪怕是镇守皇城也是不错的,看你的命吧。”徐前说道。

    肖遥点头,沉思。

    此时,屋外一道惊雷炸起。

    肖遥转过脸,皱着眉。

    徐前放下手中瓷杯,笑了一声,饶有兴趣道:“这还没到玉山,武道大会也还没开始,这就已经有人打起来了?”

    说完他看了眼肖遥,问:“要不要去看看?”

    “走。”肖遥说。

    (今天的第二更,你们睡觉我码字,咳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