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佛祖落泪
    金蝉寺。

    肖遥又来了。

    问了一下寺里的小和尚,得知小和尚远游还是没回来,他多多少少有些落寞。

    原本来金蝉寺的目的,就是想要碰碰运气,看看小和尚回来没有,反正都来到北楚了,不过来看一眼总觉得有些别扭。

    来到北楚,就来金蝉寺,这似乎已经成为肖遥的一种习惯了。

    收起失落的心情,肖遥站在金蝉寺的门口,坐在旁边的石墩子上,等着刘玲等人出来。

    没想到的是,刘玲是第一个出来的。

    她看着肖遥,笑了一声,问道:“怎么了?没见到你想要见到的人吗?”

    肖遥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问道:“徐前他们呢?”

    和徐前他们混熟了,称呼也从徐公子变成了徐前,因为徐前总觉得,肖遥称呼他公子公子什么的,听着别扭。

    “他们觉得新奇,想要多逛一些,反正来都来了。”刘玲说道,这姑娘的性格不但温柔,说话的声音也都很轻柔。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没有跟他们一起多逛一会?”

    刘玲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了。”

    肖遥表示明白。

    “其实我也有些好奇,你这一次来到金蝉寺想要见到的人到底是谁呢?”刘玲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刚打算开口,刘玲却先说话了。

    “应该是徐素冠吧?”刘玲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肖遥不置可否。

    “你和徐大师,以前就认识吗?”刘玲好奇问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只是有些神往他而已,总觉得,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能够见一眼,也是一种福气,这不,因为这一次没见到,我还在这里郁闷呢。”

    肖遥说的话,刘玲推敲了一下,觉得还是有道理,能说的过去了。

    但是作为女人,她有自己敏锐的第六感。

    她总觉得,肖遥现在说的这一番话,半真半假。

    但是她也并没有多问下去,反正人家不愿意多说,自己问的多了,也只会让别人觉得反感而已。

    “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不到你体内有任何灵气的流动呢?”刘玲继续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因为我原本就不是一个修仙者啊!”

    刘玲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如果你不是修仙者的话,体力也不可能这么好,更不可能跟着我们一起经历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跋涉。”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只是说我不是一个修仙者,也没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肖遥的这句话,顿时让刘玲有一种听不明白的感觉了,怎么不管怎么听着,都觉得别扭呢?而且,似乎还是有些前后矛盾啊!

    “那你……”刘玲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一句,虽然话没说完,但是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都知道接下来刘玲想要问些什么。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一个剑士。”

    刘玲恍然大悟。

    “那就难怪了,不过你的剑呢?”刘玲说道。

    肖遥挤了挤眼睛,故意说道:“我能折枝当剑。”

    刘玲大概也看出来肖遥这个时候是在开玩笑,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故意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一定很厉害了,你能一剑破山吗?”

    肖遥摇了摇头:“不能。”

    “嗯……看来你吹牛还是有个限度的。”刘玲笑着说。

    肖遥摇了摇脑袋,一脸严肃的看着刘玲,说道:“最起码,要两剑!”

    刘玲:“……”

    她现在很想将之前说的话收回来……

    “哈哈,不开玩笑了。”肖遥伸出手指了指前面,说道,“徐前他们也出来了。”

    走在前面的李冉冉,嘴里还说着:“切,还真以为金蝉寺有什么好玩的呢,也不过如此嘛!真是没意思。”

    “没见到徐素冠,确实有些可惜。”徐前也是有些意兴阑珊。

    “是啊,金蝉寺没了徐素冠,还有什么看透?”李斧笑着说道。

    等他们走到跟前,徐前才问道:“玲姐,和方海之前在聊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好奇,为什么我在方海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灵气。”

    “哈哈,那方海告诉你了吗?”徐前兴致勃勃问道。

    其实,不单单是刘玲一个人感到好奇,李冉冉,李斧,徐前,他们三人对这个问题都非常好奇,只是肖遥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他们也那不好意思发问,毕竟直接询问对方的秘密是一件非常不厚道的事情,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秘密没有和肖遥说,又怎么想着去探寻肖遥身上的秘密呢?

    “方海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修仙者。”刘玲说道。

    李斧稍微皱了下眉头,说道:“不能吧?”

    “他说,他是一个剑士。”刘玲轻笑说道。

    得到了这样的解释,众人也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毕竟在灵武世界,剑士并不少见,如果肖遥是剑士的话,那他们倒是能够理解了。

    “如此说来的话,那倒是难怪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剑士呢,方海,你的剑呢?”徐前问道。

    剩下几个人,都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之前已经和刘姑娘说过了。”

    “你那个明显就是扯淡!”刘玲这个温柔的姑娘这个时候都已经开始吐槽肖遥了。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李斧等人,都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刘玲。

    刘玲无奈说道:“他说,他能够折枝为剑,其实这个也不算什么,我揶揄他说是不是可以一剑破山,你们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答案一定很讨打。”徐前哈哈笑道。

    这哥们已经开始有些习惯肖遥的说话方式了。

    虽然还不知道答案,但是能够让刘玲都深感无语,那答案一定非常有意思。

    “他说不可以。”刘玲说。

    “这个答案,不是很正常吗?”李冉冉愕然问道。

    “但是,他又说,需要两剑。”刘玲说到这,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徐前第一个哈哈大笑。

    可见这哥们的反应力还是比较快的。

    李冉冉和李斧两兄弟还得稍微迟疑一下,接着才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肖遥。

    “方海,你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徐前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肖遥面无表情。

    “不对,准确的说,是他不要脸的品质,慢慢暴露出来了。”李冉冉乐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说道:“反正我对自己还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四个人都不搭理他了。

    就在四人打算转身离开金蝉寺的时候,这时候大殿里,忽然响起了一阵阵惊呼。

    “佛祖落泪!佛祖落泪了!”

    接着,就有不少和尚还有香客,都朝着大殿涌去。

    肖遥稍微皱了皱眉头,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走,我们去看看!”爱看热闹的徐前,自然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剩下三人,也都赶紧跟着他一起往前走着。

    肖遥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大殿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可好在肖遥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视力不错。

    跳过人群,看着位于大殿正中心高有两丈的古佛金身,眼前一片湿润。

    肖遥下意识抬起脑袋朝着房顶看了一眼,并没有楼上的迹象。

    “是谁不小心将水泼上去了吧?”李冉冉猜测道。

    李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不会……那个高,谁能不小心将水泼上去呢?真有人将水泼上去的话,之前早就有人看见,更不会感到惊讶了。”

    李冉冉点了点头,有些不服气,问道:“难不成,真的是佛祖落泪?”

    “有什么不可能的?”徐前深吸了口气,说道,“你可知道,在很多年前,金蝉寺佛祖也曾经落过一次泪?”

    剩下几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

    徐前像是陷入了某一段回忆中一般,其实他也只是听人说过的,现在见大家都一脸好奇看着他,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开口道:“那一次,就是楚国爆发战争,死伤将近百万。”

    “这么灵验的吗?”李冉冉有些咋舌,说道,“如此说来,北楚这一次,岂不是要遇到大麻烦了?”

    “不清楚,但是,有可能。”徐前说道。

    有几个老和尚,站在大殿门口,也是眉头紧皱。

    过了一会,就有一群和尚开始遣散香客。

    走在下山的路上,肖遥一言不发,跟在四人的最后面。

    徐前等人还在聊着之前佛祖落泪的事情。

    过了一会四人才发现肖遥已经掉队了,等了一下,徐前问道:“方海,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肖遥抬起脑袋看了他们一眼,强笑了一声,又叹了口气。

    他总觉得,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出事的可能不是北楚,也不是金蝉寺。

    而是小和尚一个人。

    “以你的修为,当真能遇到麻烦吗?”

    “天下之大,有你不能去,不能走的地方?”

    “小和尚啊小和尚,你可别为了我的事情,给自己惹了什么大麻烦,那样一来,我可就有些对不起你了……”

    肖遥思绪万千,却又无可奈何。

    (今天的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