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编造谎话
    要说起来,肖遥不是北麓的人,其实这个在北麓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知道肖遥到底是哪国的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承认的,肖遥和北麓之间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如果不是因为肖遥的话,北麓也不会出现一个女帝,至于这女帝和肖遥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不清不楚,虽然没人说,可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其实基本上都能猜到一些,只是猜到归猜到,大家敢不敢就真的这么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在北麓所有人看来,肖遥都是从他们北麓走出去的,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最起码他们是认定了肖遥就是北麓人的事实,只要有人敢站出来反驳,就一定会被北麓百姓的口水淹死,有这么一个给北麓长脸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呢?所以,一时间,肖遥早就已经成为了北麓所有人的骄傲,上至朝野,下至百姓,都是如此。

    现在,肖遥就碰到了自己的小迷弟,这感觉,还真是有些怪异。

    不过,要说一点得意都没有,肯定也是扯淡的,这都是人之常情嘛!

    肖遥索性就竖起耳朵听,等他们继续说下去。

    那叫徐前的男人,提起肖遥,就是双眼发光。

    就像是提起了某个青楼里最惹人注目的花魁一般,好像当初柳乘风在肖遥面前提起肖龙象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表情,现在风水轮流转,又轮到肖遥了。

    “徐前,你觉得,肖遥的实力,真的足够斩杀那个白鹭飞吗?”长裙女孩问道。

    “我觉得能啊!”徐前一脸神往,说道,“在我看来,就没什么事情,是在肖遥身上不可能发生的!”

    这个就有些盲目崇拜了,肖遥心里想着。

    他觉得,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只是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办法和别人说的而已。

    大部分人,只是看到了肖遥光彩的一面,却没想到,肖遥经历了多少苦难,又面临着多大的压力。多少人觉得大秦王朝是遥不可攀的?其实肖遥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现在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最大的无奈就是明知道对手可怕,却偏偏不得不站在对方的对立面,这完全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能给肖遥一个选择的机会呢?想要回去,就必须将大秦王朝击退。

    好在,还有肖龙象。

    即便现在肖龙象已经掉到了八重高手的境界,但是一想到他,肖遥就会觉得,大秦王朝也没那么可怕了。

    天塌下来,都有自己老爹顶着。

    这让肖遥第一次感受到,其实有亲爹在,所有问题,都会变得简单很多。

    最起码,自己不需要想那么多了。

    “其实,我倒是觉得以肖遥的实力,想要杀了白鹭飞,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个劲装女孩说道。

    “胡说八道,你懂什么?!”徐前没好气道。

    劲装女孩勃然大怒,说道:“徐前,你说什么?你找死是不是?”

    一向在劲装女孩畏畏缩缩的徐前,这一次竟然挺直了腰板子,说道:“怎么了?难道不对吗?你凭什么就认为肖遥不是白鹭飞的对手?难不成那白鹭飞真的有三头六臂不成?”

    劲装女孩有些诧异了。

    她还真没想到,在自己的威胁之下,徐前竟然还敢抬起脑袋和她对呛。

    真是吃坏了东西不成?感染了大脑?

    胡子男人也就是斧头咳嗽了一声,看了眼劲装女孩,说道:“冉冉,行了。”

    劲装女孩虽然有些气不过,可还是冷哼了一声,将脑袋别过了一边。其实她也想明白了,对于徐前而言,肖遥就是他的信仰,自己刚才那一番话,无疑是打击了徐前的信仰,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还保持淡定的,大概也是因为自己一直欺负徐前,已经欺负的习惯了,所以才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

    斧头又看了眼徐前,笑着说道:“徐前,你也别生气,其实我觉得,冉冉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虽然肖遥很厉害,进步速度也很快,但是在灵武世界十大高手排行榜上,他也只是排在最后而已,而且,之前说,肖遥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五重修为吧?以这样的修为,想要斩杀白鹭飞,确实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徐前哼了一声,却也将斧头的话听了进去,其实这也是他不敢确定自己得到的消息准确性的原因了。

    “不过,也正如你之前说的那样,在肖遥的身上,没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斧头又安慰了一句说道。

    徐前这才重新露出笑容,说道:“就是嘛!当初肖遥才是几重高手啊?都敢直接去武立的皇城,去将当初的郦王接出来,如果从当时的角度看,肖遥的做法无疑就是找死,但是肖遥不但做到了,还毫发无损,难道这不足以证明什么吗?”

    “一切还都只事得到的消息,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相信很快我们就能知晓了。”长裙女孩笑着说道。

    徐前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了。

    这时候,肖遥忽然开口了。

    “其实我觉得,肖遥肯定是能做到的。”

    徐前立刻转过脸,目光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你刚才说什么?”其实徐前也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和陌生人搭话的人,但是现在他一听有人支持他的观点,哪里还能沉得住气啊?

    肖遥看了眼徐前,笑着说道:“我是说,肖遥不单单是个五重高手,而且,还是个剑士,这两种加在一起的话,想要斩杀那个白鹭飞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再者说了,白鹭飞,其实也没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肖遥年轻,他比肖遥也大不到哪里去,他可就没有肖遥那么好的运气了,能有那么多张王牌,所以即便真的不是肖遥的对手,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以前我就听说,肖遥最擅长的就是战胜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强者,所以,我觉得,他还是能够做到的。我之前就是从赵国来的,所以公子你得到的消息,我恰好也听说过了。”肖遥继续说道。

    徐前双目熠熠生辉,赶紧站起身。做到了肖遥的跟前,笑眯眯说道:“你是从赵国赶过来的?”

    “嗯,不过我也不是赵国的人,只是,碰巧去那些办点事情而已。”肖遥笑着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真的在赵国听说了?”赵国距离清秋王朝则要更近一些,所以消息也会更快一些,他觉得,对方说的话可信度还是非常高的,如果真的如眼前这个男人所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基本上就可以盖棺定论,不会有任何人继续站出来反驳了。

    看着徐前那满脸认真的模样,搞得肖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忽然觉得,欺骗这么一个春节的年轻人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可一想到自己接下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南楚,还要在不能暴露自身身份的前提下,肖遥也只能狠狠心,忽悠一下自己的这个小迷弟了。

    “是的,我听说了,其实现在整个赵国的人,似乎都知道了,只是消息没那么快到北麓而已,北麓和赵国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可我想着,像咱们女帝那样的大人物,应该都已经知道了。”肖遥说道。

    “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了!”徐前狠狠拍了一巴掌,激动说道,“我就知道,肖遥肯定能弄死那个白鹭飞!哼,什么白鹭飞,即便是个老牌高手又如何?在肖遥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肖遥咳嗽了一声,又忧心忡忡说道:“其实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

    “哦?那赶紧说啊!”徐前说完这句话,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太着急了,赶紧打了个响指,对店小二说道,“赶紧的,来一壶你们这最好的酒!”

    说完,看肖遥看着他,又赶紧笑着说道:“放心,今天你这一桌,我来买单!”反正他原本就不是个缺钱的人。

    “这样吧,咱们直接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可好?”斧头笑着说道。

    “行!那就这么来!”说话的时候,徐前就已经开始动手了。

    面对这个毛毛躁躁的年轻人,肖遥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站起身,帮着徐前一前一后,将两张桌子并拢在了一起。

    等酒来了后,徐前又给肖遥倒了一杯酒,问道:“到底是什么消息啊?”

    肖遥稍微沉吟了一下,大概是要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其实肖遥只是想着要将自己的瞎话编的更接近真实性一些而已。

    肖遥说道:“虽然肖遥斩杀了白鹭飞,但是那个白鹭飞,确实也不是好对付的,所以,这一次肖遥也受了很重的伤。”

    “受了重伤?”徐前立刻皱起了眉头,问道,“严重吗?”

    “短时间内,怕是不能下床了。”肖遥说道。

    这话说的亦真亦假了。

    其实想要编造出让人容易相信的假话,就是这样,七分假三分真,真真假假,才能听着顺耳。

    而且肖遥现在编造的这个假话,对徐前等人而言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原本肖遥和白鹭飞之间实力差距就很大,如果不是付出一定的代价,想要斩杀白鹭飞吗,实在是太难了。

    哪怕是徐前,也是这么想的。

    “那,肖遥的修为和实力会受到影响吗?”徐前忧心忡忡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