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总得往前迈一步
    大秦王朝的大殿里,轩辕九重高坐在龙椅之上。

    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早已经泡开了的茶。

    他手里还拿着一本奏折,看了一眼后,又裹在了一起,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发出略显沉闷的声音,却能在大殿中回荡。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与我梦前尘。”

    “无人陪我顾星辰,无人知我茶已冷。”

    “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

    “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许久,他抬起脑袋,眼神深邃。

    “多少年了?记不清了,从刘传奇,到慕容久言,再到宋星辰,还有白长宇,现在……就是白鹭飞了。”

    “我大秦王朝,有多少修仙者,也没数过。”

    “只是,一个个再少啊……”

    轩辕九重怒起身,眼神冰冷,漠然。

    后,脸色突变,又倒吐出一口鲜血,面前摆满了整张桌子的奏折,无一幸免,全部染上斑斑血迹。

    他从身后出摸出来一块绣有五爪金龙的手帕,擦了擦嘴角,又丢掷一旁。

    “肖龙象,你耽误了我多少年?”

    “现在,你一个人不够,还得找来一个儿子,和我一起对着干吗?”

    “我只是要这天下,要放眼望去处,皆为我大秦王土,有何错?”

    “该死!”

    鸳鸯城。

    肖遥醒来。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好在,已经能够下床了。

    走出门口,其中一个龙象军士卒见了,立刻转身离去,速度很快。

    “娘的,老子能吃了你?”肖遥气坏了,他想起了什么,折身回屋,照了一下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依旧帅气,也没有什么满脸苍老或者少了一块脸皮的架势,心里就更加郁闷了,自己又没有被毁容,看到自己就跑,算什么意思啊?这会伤害自己幼小的心灵的好不好?

    他很难受,贼难受,走到桌子前,端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压了下去,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过了一会,忽然听到了整齐有序的脚步声。

    他走出屋子,也顺势走上了城楼。

    在城楼之下,立有两千龙象军。

    皆披甲。

    “咋的,想要攻上来啊?”肖遥笑骂了一句。

    其中一个副尉,往前走了几步,冲着还站在城楼上眺望着的肖遥,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两千龙象军,请肖将军审阅!”

    肖遥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

    两千人齐声喝:“请肖将军审阅!”

    “现在我不是肖公子了,是肖将军了啊?”肖遥哈哈笑道,“我这算不算是征服你们了?”

    立于城楼下的两千士卒,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该干啥干啥去,别搞什么形式主义啊!”

    众人还是一动未动。

    “进来,将鸳鸯城所有烈酒搬出来,与我共饮!”

    一群人欢呼大笑,雀跃而来。

    肖遥转过身,就吐了一口血,脸色更加苍白。

    抬起脑袋,就看到了苏长留。

    “这才刚醒过来,就瞎咋呼了?”苏长留冷着脸问了一句。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苏长留,请注意你和你们宗主说话的态度。”

    苏长留气笑了,说道:“我还真是由衷的佩服你啊,体内气息紊乱到什么程度了,还有心思在我面前装呢?”

    肖遥收敛起了笑容。

    正如苏长留说的那样,现在肖遥的身体情况很糟糕。

    虽然他让白鹭飞那个家伙从这个世界上彻底陨落了,可白鹭飞那个混蛋却在垂死之际,将体内气机全部灌注肖遥的体内,七重高手的气机可不是开玩笑的,现在还在肖遥的身体里翻江倒海,想要平息下来异常困难,索性他先稳定了自己体内的剑气和灵气。

    现在,哪怕是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想要斩杀肖遥,都不是什么难事了。

    “你现在这个情况,想要解决,挺难得。”苏长留摸着下巴说道。

    肖遥没好气道:“这个我自己不知道?”

    “但是,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苏长留又说。

    肖遥这才眼睛一亮,看着苏长留,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虽然肖遥自己是个医道高手,但是并不意味着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有办法,反正他现在觉得,束手无策这四个字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

    看苏长留半天都没说话,肖遥也忍不住催促起来了:“苏前辈,有什么办法你倒是赶紧说啊!”

    苏长留乐了,说道:“你刚才还对我直呼其名呢,眨眼间又变成苏前辈了?”

    肖遥:“……”

    不单单是女人气性大,这个苏长留也是啊!

    苏长留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想要解决你体内气机的情况,只需要将白鹭飞的气机炼化了就可以了。”

    肖遥转身就走。

    特么的,你说的这些老子自己不知道?

    还需要听你说?

    看到肖遥生气了,苏长留追上去,说道:“当然了,这个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所以短时间内,我可以教你如何压制体内灵气,顺带着将那一股气机也给压抑下去,如此一来,还能单靠剑气,虽然你现在的剑气,也算不上什么,可即便是三重高手也未必是你的对手,短时间内,应该是够用了。”

    肖遥觉得,从自己今天睁开眼睛看到苏长留一直说到现在,这个家伙总算是说了一句有用的话。

    “你有什么办法?”肖遥问道。

    “先回屋子里吧。”苏长留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领先回到了屋子里。

    “去床上。”苏长留说话的时候顺便关上了房门。

    他转过脸看肖遥一动不动,还满脸惊恐的盯着自己,顿时满脸郁闷,揉了揉脸,也没见搓下来什么,问道:“怎么了?”

    肖遥小心翼翼问道:“你想干嘛?那个,你先把门打开,先说好啊,别看我现在身体不怎么好,可你要是真想趁着这个时候对我做些什么,还美名其曰要帮我压制气机的说法,我还是会和你拼命的!”

    苏长留:“……”

    他虽然有些缺心眼,但到底不是傻子啊!

    肖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还说出了这样的话,如果他还不知道肖遥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有些难受了,如果非得用四个字来形容肖遥的话,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龌龊。

    “你特娘的想什么?老子虽然这么多年都没碰过女人,但是也不会对男人感兴趣的!”苏长留咆哮道。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他就是存心想要恶心一下苏长留而已,谁让这混蛋之前磨磨唧唧半天的?

    不是喜欢卖关子吗?

    肖遥顺势躺在了床上,苏长留便开始引导着肖遥体内的剑气,这样的手法,肖遥也没去学,主要是他体内没有苏长留那么浑厚的剑气,想要学,也学不会啊!

    等到自己也有了苏长留那样的修为和剑气,想要做到这些,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

    等到剑气被引导到了气海之外后,肖遥又赶紧将白鹭飞的气机和自己的灵气全部压制了下去。

    “也就这么回事,只要你不调动灵气,白鹭飞的气机也不可能将你怎么样的。”苏长留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能调动体内剑气,对他而言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

    他苦笑了一声,真没想到白鹭飞这么豁的出去。

    苏长留又说道:“我真是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是想突破想疯了吗?那白鹭飞的气机,你还非得吸纳了?”

    肖遥一摊手,眼巴巴说道:“人家大发善心非得在临死之前送我一份礼物,我就觉得反正他都要死了,给我的肯定不是什么坏东西,或许他还会觉得我能杀了他,非常有前途,所以想要助我一臂之力呢,谁知道他没有多么的欣赏我呢?”

    苏长留冷哼了一声。

    他觉得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肖遥这样的说辞。

    “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反正福兮祸兮,都是你自己选择的。”苏长留说道。

    之前那个时候,他不是不想管肖遥,而是他也在和别人打得火热,根本没时间去搭理肖遥。

    再说了,其实肖遥的选择真谈不上什么对错。

    从现在的角度出发,肖遥毕竟没死,而且,还将体内的气机给镇压了。

    若是运气好,真的能够将白鹭飞的气机给炼化,哪怕只是一半,肖遥想要借此,跳到六重高手的境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还是得看肖遥自己的造化。

    在肖遥想来,他觉得刚才苏长留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现在的他,就是想突破想疯了。

    五重高手巅峰,这个境界,说低不低,说高不高,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若是现在他站在了轩辕九重的面前,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又怎么可能不想着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呢?

    最起码,得和那个家伙有一战之力吧?

    只要有了一战之力,到时候再加上肖龙象苏长留等人,他们想要一起将轩辕九重给诛杀了,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了。

    “总得往前迈出去一步吧?”肖遥自言自语说道。

    苏长留深深看了眼肖遥,却没说话。

    过了一会,肖遥又重新站起身,穿好了衣服。

    “去哪?”

    “回去,看看肖龙象。”肖遥说道。

    (今天的第三更!已经是万字更新了,还在爆发中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