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魂归故乡
    养势而起,破势而出。

    经书上说,悟得大道通彻,方得其所。

    不管是肖遥还是白鹭飞,都不可能达到那个境界,或许徐素冠能。

    然而,这一枪,为惊蛰,却有了一丝大道的气息。

    顺势而出,顺势而起,顺势而落,顺势而休。

    堪称“通彻”了。

    肖遥不喜欢白鹭飞,而且也找不到一个觉得对方值得欣赏的理由,可是现在,这一枪,却让肖遥魂魄惧惊。

    在灵武世界,用枪的修仙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可要真说有佼佼者,恐怕也就是眼前的白鹭飞了。

    终于,肖遥重新回到了鸳鸯城前,满脸疲惫,灰头土脸。

    像是落败了的攻击。

    他总觉得,之前白鹭飞所迸发而起的那一枪,就足够他回味许久。

    脑子里思索了太多,手中的玄铁剑,也不知道被他放到了什么地方。满脸落寞。

    正在鏖战的苏长留,抬起脑袋看了眼肖遥,笑了一声。

    “你果然不懂剑!”苏长留怒骂了一句。

    肖遥微微一愣,转过脸看着他,眼神放空。

    白鹭飞似笑非笑,看着苏长留。

    饶有兴趣。

    “那一枪,就把你给吓哭了?”

    “那一势,就让你丧胆了?”

    “剑有两锋,可知为何?”

    肖遥看着苏长留,木讷摇了摇头。

    其实如果真的想要回答,肖遥也能开动一下脑筋,想一个还算不错的答案,但是他知道自己说出口的那个答案,和苏长留想要告诉他的道理肯定是相差甚远的,所以他就不想回答了。

    “剑有两锋,一面杀敌,一面自省。”苏长留手中长剑,挥动着一股剑气,掀起剥皮劲风,搅起数百大秦王朝士卒。

    等到下一剑荡去,面前空空荡荡,虽然大秦王朝士卒还在前仆后继。

    “出鞘时,求一个仗义。”

    “起剑时,求一个肝胆。”

    “收剑时,求一个无愧。”

    “你握不住剑,剑气何处安放?!”

    每一个字,苏长留都是怒吼出来的。

    他总觉得,当初自己的师父,将玄铁剑交给肖遥,并且分出一道剑气赠与他,是一件糊涂事情,就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家伙,在修炼方面确实有不错的天赋,但是要说起用剑,他凭什么?

    他有什么资格?

    可既然玄铁剑已经到了肖遥的手上,他也只能认了。

    后来传授肖遥立剑三式的时候,他终于从肖遥的身上看到了值得自己点头的发光点,不得不承认,肖遥在悟剑方面的天赋,值得他高看一眼。

    现在,却让他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那一把剑很重吗?

    凭什么就握不住了?

    之前那一枪确实惊艳,但是那一枪,哪怕惊蛰,又能打断肖遥的脊梁骨了?

    放屁!

    苏长留怒斥了一声,分出了一道剑气,朝着白鹭飞砸去。

    白鹭飞猛地一怔。

    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竟然还敢分心对自己下手。

    仓皇之下,他挡下了这一剑,却被贯飞数里。

    “就这样的家伙,也值得你头疼?”苏长留哈哈大笑,却没意识到,因为短暂的疏忽,自己本身已经被数千大秦王朝的士卒近身。

    或者说,他不是没有意识到,只是懒得去意识而已。

    “单凭一剑,我能支撑昆仑,滚!”

    剑光大涨,苏长留手中剑重新搅起风云。

    “好一个波澜壮阔。”肖遥看着苏长留,笑着叹了一声。

    玄铁剑,重新被握在手中。

    “出鞘时,求一个仗义。”

    “起剑时,求一个肝胆。”

    “收剑时,求一个无愧。”

    剑光闪烁。

    银枪从东边袭来。

    他脚踏长剑,体内元婴再次运转。

    相比较于之前,已经容纳了北峰气运的原因,似乎已经愈发成熟,也愈发强势了。

    “我乘剑西来,望天下苍生!”

    剑起,势起,风起。

    “我乘剑西来,叹古道沧桑!”

    剑光如虹,长贯而落,牵动着四海天机。

    “我乘剑西来,来弄死你个王八蛋!”肖遥怒骂。

    这才是他。

    北峰气运,全部调转起来,体内元婴飞速运转,异火融于剑气之中。

    “我这一剑,名为屠猪!”

    “白鹭飞,我叫你死,你敢不死?!”

    怒吼着,咆哮着,剑气翻腾着。

    苏长留心惊,抬起脑袋,看着与剑气同行的肖遥,在头顶之上掠过。

    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懂剑为何为君,方得真剑。”苏长留说。

    这句话,是当初许狂歌告诉他的。

    他怎么都没想明白,可是看到肖遥之后,他就忽然想到了这句话。

    嗯……挺好的一剑!

    白鹭飞愕然。

    他手中银枪依旧紧握。

    怒喝了一声后,他也应敌而去。

    之前苏长留的那一道剑气,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其实以苏长留的实力,想要做到并不难。

    起初,白鹭飞还觉得有些诧异,但是看到肖遥的这一剑,他忽然恍然大悟。

    当肖遥将他视作山的时候,苏长留就告诉他,这座山,想要搬走并不难。

    当肖遥将他视作江的时候,苏长留又告诉他,手中剑,断江易如反掌。

    “我尚且能做到,你凭什么不能?!”这就是苏长留告诉肖遥那句最有道理的话。

    肖遥听懂了,也记住了。

    只是白鹭飞才刚刚醒悟。

    疾风并行,肖遥眼神平静。

    我这一剑,只与天地浩然正气往来。

    你能接吗?

    他同样死死盯着白鹭飞。

    甚至连对方手中银枪震动的幅度都看得一清二楚,每一个细节,都能仔细剖析开。

    忽然,在肖遥的身后,响起了一阵阵怒吼。

    “杀!”

    “杀!”

    “杀!”

    龙象军五千士卒,不再藏锋。

    “肖公子,你以一剑敬龙象军,我龙象军,舞戈还之!”

    如破堤之江,冲进大秦王朝剩下两万士卒。

    天上剑气翻腾。

    地上,还你一个热血汹涌!

    肖遥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有些行为,也有些骄傲。

    到底还是将他们征服了吧?

    肖龙象,你飞过来看看。

    你能做到的,我肖遥同样可以!

    “砰!”

    剑与枪,砸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所爆发出的气机,响彻云霄。

    白鹭飞的身体再次横飞,肖遥却立在原地,不曾往前迈出一步。

    等到白鹭飞缓缓站了起来,肖遥才长舒了口气。

    “你赢了。”白鹭飞眯着眼睛,看着肖遥,笑着说了一句。

    肖遥手握玄铁剑,没有言语。

    轻风浮动。

    忽然,白鹭飞掷出手中银枪,刚脱手而出,便化作齑粉。

    再接着,白鹭飞身上白色盔甲,四分五裂。

    一道道纹理,由里向外渗透着,等到肖遥口中发出了一声“破”,那一身铠甲立刻飞散出去。

    白鹭飞的身体忽然下落,摔在了地上。

    “将军!”

    有些近处的大秦王朝士卒,怒喝了一声,拼杀掉面前的敌人,打算奔向白鹭飞,却在转身的时候,被一刀破身,鲜血溅在那个狰狞面孔的清秋王朝龙象军士卒上,还没等他松口气,又被马踏而死。

    “清秋王朝士卒可怜,大秦王朝士卒,当真不值怜了吗?”

    肖遥对肖战说过这句话。

    “可以回家了……”白鹭飞躺在地上,看着还在悬空状态的肖遥,笑叹了一声,最后双手狠狠反拍在大地上,数道气浪朝着肖遥砸去。

    由下而上,将肖遥掀翻。

    “最后,送你一礼!”白鹭飞骂了一句,闭上了眼睛。

    他想起了军旅中经常哼唱的一首老歌。

    “百万士卒赴边疆,谁家还有男儿郎?”

    “百万士卒赴边疆,哪有娘亲补衣裳。”

    “百万士卒万人回,其中九十九万兵,早已魂归故乡。”

    “今日,我魂归故乡……”

    肖遥还在空中翻腾着。

    像是落入滔滔江水中不会水的旱鸭子,找不到着陆点。

    无数气机,透过肖遥身上的毛孔,涌入进去。

    最后汇成一道内河,直冲脉络。

    与剑气,灵气,交织在一起。

    等到肖遥的身体落到地上,他才露出了一丝苦笑。

    “白鹭飞啊白鹭飞,你还真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喃喃自语了一句,彻底晕了过去。

    等到战场彻底结束,肖遥手中青铜兵马俑,尚且留有一万人。

    五千龙象军,还剩两千。

    苏长留踏空而去,将数十里外的肖遥拎了起来,背在了背上,重新回到鸳鸯城。

    “看看,你如愿了。”苏长留念叨了一句。

    还在昏迷状态的肖遥,像是睡得很香,嘴巴轻轻蠕动了一下,即便是八重高手的苏长留也没听明白刚才肖遥说的到底是什么,只能脑补了一下。

    “说的,大概是真好吧?”苏长留说道。

    两千龙象军,一万青铜人。

    镇守鸳鸯城。

    苏长留背着肖遥,走进城中。

    “那白鹭飞,是得多恨你啊?临死之前,还用七重高手的气机,妄图毁你武脉。”

    “不过也是,你都骂人家是猪了,都要人家死了,人家坑你一把,也挺讲道理,倒是你啊,明明能运起剑气将体内气机逼出去,又何必全部吸纳呢?当真是想突破想疯了吗?当真觉得,七重高手的气机,是你能随便炼化的吗?”

    “你啊!真是个貔貅!”

    说完,苏长留自己又哈哈大笑起来。

    想起之前那空中屠猪一剑,他沉思许久。

    甚是神往!

    (今天的第二更,关注“作者步履无声”公众号,爆发时间提前通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