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名为惊蛰!
    肖遥无雄师百万。

    但是,他有青铜兵马俑一万多数。

    这就是他现在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底牌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还有青铜兵马俑,所以他才敢用这样的方式,势必夺下鸳鸯城。

    再加上一个苏长留,虽然依旧很难,但是肖遥的心里最起码已经稍稍有了一些底气。

    其实,肖遥并不是一个多么矫情的人,只是,那五千龙象军,即便真的参与了战斗,也不可能牵动这一场战争的胜负,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做的再漂亮一些。

    不是为了做给肖战看,不是为了龙象军对他服气,更不是为了让清秋王朝所有人记住他的名字。

    他只是觉得,让肖龙象有一个提的起名字的儿子,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名字。

    其实,肖遥以前总想着,等到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去大秦王朝正式开战,现在绝对不是最好的时间,毕竟被肖遥握在手中的也只有姜国和北麓这些人马,他很想将魏国南楚北楚等全部握在手中,可他心里明白,自己没那么大的能耐,布下的棋子太多,等到收宫的时候只能捉襟见肘,有多大的能耐布下多大的局,否则,真到了最后关头,一片分崩离析,只能让人看了笑话,也震慑不到任何人。

    再有就是,对于肖遥而言,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灵武世界待了多久,估摸着日子,已经是三年有余。

    这三年的时间,肖遥确实进步神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想要慢一些,再慢一些,一步步稳扎稳打。

    可是大秦王朝愿意等他吗?

    赵国愿意等他吗?

    这天下大势愿意等他吗?

    没有人愿意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强大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手中的资源也争取多抓一些。

    只是抓的太多了,手就容易掏不出来了,这个道理,童话故事都告诉过肖遥。

    作为一个聪明人,肖遥更不愿意将自己陷入那种尴尬的境地。

    所以,他来了。

    只持一剑。

    白鹭飞骑在马上,慢慢悠悠,到了跟前。

    他注视着肖遥,相对而言,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正视眼前这个年轻人。

    目光绕开肖遥,看着站在肖遥身手身着银甲的五千龙象士卒,眼神清澈。

    “你有多大的能耐?”白鹭飞问道。

    肖遥没回答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我承认,你这些青铜人,看着确实挺唬人的,但是单单凭借这些青铜人,就想要马踏我大秦士卒,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白鹭飞问道。

    “如果你真的浑身是胆,一点都不害怕的话,现在又何必磨磨唧唧说这么多呢?”肖遥嘲笑般说道。

    “……”一时间,白鹭飞忽然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样的话去反驳对方了。

    仔细想想,似乎真的是这么回事。

    白鹭飞什么时候是那种阵前喜欢磨磨唧唧的人了?

    这完全不符合他做事的风格啊!

    虽然,肖遥的青铜人并不是那种无可战胜的,但是想要击杀掉一个青铜兵马俑,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欲说,如果是他一个人应付这些青铜兵马俑的话,一定没有办法活着离开,不单单是他,其实换做赵巍峨来也是一样。

    这么想来,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运气有些背。

    虽然早就知道肖遥的青铜人可怕,但是真正面对,要说一点压力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

    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可沙场就是这样,只要是披上了盔甲,谁又会给你足够的准备时间呢?

    “肖遥,今日,我必杀你!”白鹭飞眼神冰冷到了极致。

    他并不是在虚张声势,每一个字,都是内心的真实想法。

    以前他从来没有将肖遥太当回事,甚至当初在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看到肖遥这两个字的还是满脸的不屑,就一个在北麓翻腾过一段时间的人,也有资格和他白鹭飞,站在一个榜单上吗?

    凭什么?

    他配吗?

    这些意见和想法,白鹭飞一直都想要用最直白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是后来他见轩辕九重赵巍峨等人都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他也就不好多说一些什么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好好念叨念叨这件事情的时候,肖遥却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大秦王朝这边崛起了。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在短短今年的时间内,成为一个让他感到忌惮的对手。

    这就是肖遥的实力。

    肖遥最后到底会成长成什么样,也是一件难以预测的事情,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今日,白鹭飞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有了不错的机会,就要抓住这个机会,将肖遥彻底斩杀,以绝后患。

    肖遥的想法,其实和白鹭飞差不多。

    只是,他并没有那么在意对方。

    “大秦王朝修仙者众多,第一强者更是屹立在皇城之内,可是你白鹭飞,算什么?”肖遥微笑着问道。

    白鹭飞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冷哼了一声:“你也配瞧不起我?”

    “我为什么要瞧得起你?”肖遥问道,“确实,你也是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人物,也是大秦王朝的佼佼者,但是你有什么能耐呢?你凭什么能够给我造成压力呢?就因为你的修为?还是因为你手中兵卒?”

    “那今日,我便让你知道,大秦有猛虎,名为白鹭飞。”白鹭飞说完这句话,手中银枪便冲天而起,贯起一道银芒,撕裂虚空,牵引着杀气,朝着肖遥呼啸而来。

    肖遥眼神不变,手中符离依旧被紧握。

    “我有一剑,不可诛仙,不可断江,不可摧城。”

    “但是杀你,绰绰有余!”

    肖遥就是这么说的。

    白鹭飞没有任何的想法,他只是安安静静注视着肖遥。

    肖遥的身体也再度凌空而起,脚下踏着符离,御剑而来。

    金光银光,碰撞在一起。

    在短暂的碰撞荡漾后,肖遥随手抓起一道涟漪,以剑为根,朝前蔓延。

    如月如华。

    白鹭飞手中银枪也再次暴涨出了一道银光,银光如柱,随着一声怒斥,月华被击碎,涟漪已不再。

    他身着白衣,手持银枪,独领风流三千里。

    养势许久,迸发而起。

    何为势?势如破竹,势不可挡。

    势起,白鹭飞便有了摧城撼山的气魄。、

    肖遥不敢沉浸,更不敢与之叨扰,符离幻化成的一道金光,再次朝着那还在半空中的白鹭飞冲去。

    随后,那把玄铁剑,也重新被肖遥握在了手中。

    “立剑三式,拿来诛你,应该绰绰有余了吧?”肖遥轻笑了一声,可又有几人知道此时的他,正在承受着多大的压迫。

    白鹭飞,这个年轻却成名多年的强者。

    七重高手的修为,此时已经毕露无疑。

    肖遥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但是白鹭飞又何尝不是呢?

    即便肖遥的成长速度已经让白鹭飞感到咋舌,但是在白鹭飞看来,今日,便是了解这一道冲天气机的一天。

    五千龙象军,看着与白鹭飞不停碰撞的肖遥,只能感到触目惊心。

    他们知道肖遥很强大,但是却没想到肖遥有多么的强大。

    正如他们能感受到轩辕九重赵巍峨白鹭飞的强势,却不一定能感觉到肖龙象的气吞山河。

    因为他们不是肖龙象的敌人,所以永远不会知道肖龙象有多么的可怕。

    他们有多少人死在了白鹭飞的手上,所以在他们的心里,白鹭飞或许已经算是他们的一场噩梦。

    如今,肖遥,他们大将军的儿子,却手持着一把铁剑,将白鹭飞逼退,在逼退,继续逼退。

    一退便是三十里,虽然对方还能踏气而归。

    可这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身下,青铜兵马俑,已经和那四万多秦军交战在了一起。

    其实仅仅凭借着这些青铜兵马俑,也未必就不可能战胜大秦王朝的这些士卒。

    哪一个青铜人,没有以一敌五,以一敌十的能耐?

    可是,肖遥也不想让青铜兵马俑有着过多的消耗和伤亡了,他只是希望,能够付出最小的代价,拿下鸳鸯城。

    毕竟这鸳鸯城原本就是清秋王朝的啊!

    只是将自己失去的东西重新拿回来,真的有那么难吗?

    白鹭飞用自己手中银枪气势而破天的一次次重击,告诉肖遥,有些想起来明明很轻松的事情,真正做起来的时候,真的很难很难。

    好在,肖遥并不是那种容易退缩的人。

    他手中玄铁剑,也让白鹭飞深感头疼。

    一剑出,四海惊。

    剑势起,荡山河。

    立剑式,给白鹭飞好好上了一堂课,他何尝不知道这立剑三式是由许狂歌所创?所以他总是在想着,如果这立剑三式由肖遥使出来都如此强势,那当初的许狂歌,到底得强大到什么地步呢?

    真的是一间敌仙人吗?

    剑气滚石,翻腾入海,玄铁剑的剑势依然已经起了,肖遥就不会让他轻易的落,犹如手中持有一根细丝,牵引着飞在天空之上的风筝,松松收收,把握住了那个度,也就够了。

    “这一枪,名为惊蛰!”忽然,受到压迫的白鹭飞,再次祭出一枪。

    枪头的银芒看着能让肖遥有片刻的慌神。

    惊蛰一枪起,四海八荒愕。

    肖遥骤然收缩,吸纳起释放出去的剑势。

    拼尽一切,挡下了这一枪,肖遥的身体被击退数十里,胸前多了一片殷红。

    银芒未至,枪火先行。

    (今天的第一更来了!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步履无声”,爆更的话会用公众号直接通知,然后也会放一些免费的番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