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绝不弃城!
    李穷是清秋王朝天字旗下都尉。

    从小卒,到伍长,到标长,到副尉,一直到现在的都尉,他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

    对于李穷而言,若是战争结束之后,自己能混个校尉当当,就是一件非常光宗耀祖的事情了。

    其实在他当小卒的时候,总觉得,当伍长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只是后来,真等他当上了伍长,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老伍长死的时候,他就在边上,那一场战斗虽然赢了,却死了不少人。

    老伍长将位置给了他,并且叮嘱了他一句,当了伍长,就要死在前面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才忽然意识到,原来当伍长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当个伍长,就当是到头了吧,别当什么标长了,因为那意味着,还得继续死人。

    后来,他就无所谓了。

    就是无所谓了生死,而是无所谓了归宿。

    当了也就当了,大不了,自己做下一个死的人便是,当了校尉也不错,应该比都尉死的更早一些吧?

    这就是李穷现在的想法。

    在灵武世界很多国家,包括大秦王朝,都有将相之子入伍磨砺,或者说是镀金的现象,但是在清秋王朝,你永远都看不到这样的事情,因为清秋王朝的军队不是朝野说了算的,是肖龙象一个人说了算的。

    管他什么将门之子相门之子,死了就是死了,谁也不敢过来撒泼打滚耍无赖,否则就跟着自己家孩子一起死。

    任何一个将相之子,都不敢在这里嚣张跋扈,因为只要死了,就没了名字,碑上写的永远都是清秋勇卒。

    李穷曾大谈此为妙,袍泽纷纷附和之。

    却不知,李穷父亲名为李如秀,身着紫锦官拜二品。

    天字旗,镇守东线鸳鸯城。

    天字旗之上,就是威名远扬的龙象军了。

    如果是小规模作战,死的一定是龙象军的士卒,因为那里都是精英,以前总有不少文人儒士站出来斥责肖龙象不懂用兵之道,精锐启是用来这样糟蹋的?该是由天子玄黄四字旗先如敌阵才对。

    肖龙象回了他们两个字。

    “放屁!”

    肖龙象说:“精锐是什么?精锐就是比别人强的人,比别人强,不冲在最前面,反而龟缩在最后面,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肖龙象,不需要这样的精锐!”

    “我龙象军,不需要这样的良卒!”

    每年,龙象军的死伤都是最大的,可也是最快填满的,并且,龙象军的整体实力,从来都没有下降过,只要是进了龙象军的士卒,每一个都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往前面挤,想要成为其中的佼佼者,想要成为精锐中的精锐,没什么特别的信仰,大概就是觉得,只要站在龙象军的最前面,看到肖龙象的背影,也会越发的清晰些。

    如果让肖遥知道那些人的想法,一定会痛斥。

    这就是典型的盲目崇拜!

    甚至,不惜拿出生命去崇拜。

    肖龙象活到了现在,可哪一场大型战役,是肖龙象不在场的?

    活下来的时候,是谁杀得敌最多?

    肖龙象!

    这样的将领,谁敢在背地里骂一句的话,恐怕不需要上面吩咐,普通士卒就是冒着残杀袍泽的罪名,也要将其五马分尸,然后将他的脑袋挂在城头,看看一代战神肖龙象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强敌,何曾往后退过一步。

    李穷以前总想着进龙象军,现在没这个想法了。

    或者说,是没这个机会了。

    “百姓都被送走了吗?”李穷转过脸,对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白脸小生问了一句。

    “都撤走了,连夜送走的,现在应该已经出了五十里外。”那白脸小生轻声说道。

    李穷微笑着点了点头。

    “都尉,若是我们现在退守,其实并不为过。”白脸小生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

    “哦。”李穷笑了一声,说道,“别人那我都不知道,但是在清秋王朝,还未曾往后退过一步。”

    他将挂在架子上的铁盔戴在头上,转过脸,看了眼白脸小生,说道:“我清秋王朝,只有失城,没有弃城,死,也得死在清秋王朝的土地上,最起码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大秦王朝和赵国的那些狗东西们,还没踏入我清秋王朝土地半寸。”

    “死了,还是失守了。”白脸小生无奈说道。

    他也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说这样的话非常不合适,他只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李穷,这样的选择,是多么的不明智。

    李穷笑了一声,说道:“那时候我都死了,也看不见了,还担心这个做什么?”

    白脸小生终于忍不住情绪,跪在了地上。

    “少年,您入伍之时,老爷便派我前往军营之中,就是时刻盯紧少爷,您这是何必啊!”

    “起来。”李穷淡然说道。

    “我不!除非少爷答应和奴才一起回去!”白脸小生倒是满脸倔强。

    李穷走到他的跟前,也没打算伸出手将他扶起来。

    “其实我从来都没将你当成我的奴才,你是我的谋士,虽然——我这个身份还不配有什么谋士,当初我爹不就是觉得你天资卓越,而且有谋士目光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我爹说的不错,看人也很准,不过他唯独没看准一件事情。”

    李穷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

    “他一定没想到,我当初来从戎,并不是胡闹,也不是赌气,或许一开始是,最起码现在,我的根在这里。”

    “让我丢弃城外数千弟兄随你回去?”

    “让我心安理得,当个总督家的少爷?”

    “让我丢盔弃甲,置鸳鸯城城门于不顾?”

    李穷冷哼了一声:“他愿意,我不愿意,我愿意,我手中清秋轻刀不愿意!”

    说完,大步流星,走出城楼。

    “少爷,您是家中独苗!”白脸小生追出来喊了一嗓子。

    李穷忽然转过身,对着那白脸小生磕了个头。

    白脸小生惶恐不已。

    “这头,不是给你磕的,你帮我捎给我爹吧,顺便跟他说一句,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他没亏待过我。”

    城外,五万雄兵,已然过境。

    依托着城墙,李穷眼神冰冷,漠然。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大群士卒。

    城下,还有七千八。

    这个数字,他记得很清楚。

    “都尉,敌方兵分三线,除我鸳鸯城,还有东线的火云道,白目城。”一个标长站在李穷的身后说道。

    “嗯……我们的援兵,多久能到?”李穷问了一句。

    “大概……不知道。”标长苦涩一笑,说道,“从地势上说,他们到不了,因为这三座城,唯独鸳鸯城可弃,龙象军和玄字旗不可能绕开白目城和火云道来到鸳鸯城助我们退敌。”标长黝黑的脸看上去越发的难看。

    “哦。”李穷笑了一声,说道,“无妨,那就多杀几个是几个吧,也算是给后面的人,减缓一些压力了。”

    “是!”标长种种点头。

    他心里或许有些郁闷,但是却不会对李穷有任何的埋怨。

    即便今天站在这里发号施令的人不是李穷,是别人,其实所做出的的选择,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正如李穷之前对那白脸小生说的那样。

    清秋王朝自古以来,便只有失城,没有弃城。

    哪怕是城墙上的一块砖,他们都不能眼睁睁看着敌寇搬走。

    否则,追杀千里,也要将那块砖给抢回来!

    若不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清秋王朝拿什么与大秦王朝和赵国的铁骑对抗?

    拿什么,守住国门?

    滚石车,轻弩,已经全部架在墙头之上。

    当连云梯搭在城墙上的时候,上面万箭齐发,下面城门忽然打开,李穷骑在一匹棕色大马上,以城门为后背,往前拼杀。

    白鹭飞站在远处,冷冷注视着。

    “不自量力。”他冷哼了一声后,又自嘲了一声,“大秦王朝,少了不少不自量力的人……”

    一根根带着雕翎的羽箭,密密麻麻,如织了张网,可这张网看着着实是太小了,随着白鹭飞身体凌空而起,伴随着体内一道灵气翻腾,便将那道箭网撕开了一道大窟窿。

    “杀!”一声怒喝,滚滚咆哮。

    李穷一马当先,直冲白鹭飞。

    “我这一生,不求闻名,不求告老还乡,但求……无憾!”

    李穷心里念叨了一句,又觉得身体轻快了许多。

    一刀砍出,一重高手修为,尽显无余。

    “找死。”白鹭飞身体如虹,到了李穷的马前,这一挥手便将李穷身下战马掀翻,一声马啸,李穷身体同样高高跃起,从天而降,妄图一刀将面前的白鹭飞劈成两半。

    刀气还未滚到白鹭飞的衣襟,就已经被一掌回去。

    白鹭飞霸王一拳搅动着空气,一拳破甲。

    李穷身体犹如粘在白鹭飞伸出的那条胳膊上。

    他遥望着前方,还有数万大秦士卒。

    “可惜了,没杀几个……”他嘴里喃喃自语,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好在,依旧无憾……”

    闭上眼睛,白鹭飞将他身体甩到了鸳鸯城城门之上。

    一白影匍匐到前,伸出手,将李穷尸体背了起来。

    “少年,走,我带你回家……”白脸小生终于涨红了脸,吃力攀爬着……

    (今天的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