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凭什么叽歪?
    赵巍峨顿足,转过脸看着白鹭飞,眼神深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最起码也得是半个月吧?在这半个月里,肖龙象想要继续搀和战场上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你真的甘心等他半个月吗?”白鹭飞问道。

    赵巍峨暗暗思忖片刻,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轩辕九重的想法?”

    白鹭飞对此只是苦笑了一声,说话时候语气中无奈尽显:“你知道的,皇上是什么想法,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也不敢去揣摩,我只是将我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且,将在外军令有所收有所不受,这话虽然起初是肖龙象说的,但是吾皇对此也是非常推崇。”

    白鹭飞的话,姑且只能算是说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说出来,也是不敢说出来。

    赵巍峨盯着白鹭飞。

    白鹭飞同样看着赵巍峨。

    过了一会,赵巍峨才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比起轩辕九重,我觉得你爷们多了,之前我还念叨着,轩辕九重都不着急,我有什么可着急的呢?现在这句话,我同样反问你,我和轩辕九重既然都能不着急,那你为什么还要着急呢?”

    白鹭飞往前走了几步,脚步看上去有些轻松。

    等站稳了身体,白鹭飞才说道:“你真想知道?”

    赵巍峨点了点头。

    “我想家了。”白鹭飞说道。

    赵巍峨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白鹭飞,脸上的表情都写满了诧异。

    白鹭飞重新深吸了口气,正色说:“等攻下清秋王朝,我就可以回家了,所以,我想家了。”

    看到赵巍峨面露思索之色,白鹭飞问道:“怎么了,难道不够吗?”

    赵巍峨笑了一声,说道:“这话,从任何人的口中说出来,我都觉得算是个不错的理由,毕竟思乡之情,人皆有之,但是放在你白鹭飞身上,我总觉得有些古怪。”

    白鹭飞忽然勃然大怒,骂道:“这叫什么话,普通士卒有父母,我白鹭飞就没有了?普通士卒有妻儿,我白鹭飞就是孤家寡人了?普通士卒能对月思乡,我白鹭飞就不许了?”

    到了这,白鹭飞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浓痰。

    “放你娘的屁!”他恶狠狠骂道。

    当真是没有半点高手风范。

    被白鹭飞骂了一句的赵巍峨,真的是一点气恼的样子都看不出来,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收敛起来,还哈哈大笑着,像是遇到了一件及为开心的事情一样。

    笑了一会,赵巍峨又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着。

    白鹭飞有些沉不住气了,往前迈开了一步,问道:“什么意思啊?”

    “三天后,我赵国十万兵马,攻打清秋王朝东防线。”赵巍峨说道。

    白鹭飞终于乐了。

    乐了一会,他忽然响起了什么,又赶紧追了上去,嬉笑着说道:“十万人,是不是有些少了?”

    “十万人还少?你们大秦王朝人多,你能调动出来十万人给我看看?呸!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少家底呢?老子愿意拿出十万人陪你玩玩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这也就是试探而已,想要彻底北上肯定还需要一些时间,我说你不要不知足啊,真把老子给惹恼了,老子一个人都不出!反正——我不思乡。”赵巍峨背着手乐悠悠说道。

    “赵巍峨,你个王八蛋!”白鹭飞气得够呛,又无可奈何。

    看着赵巍峨的身影越走越远,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小声嘀咕了一句:“其实十万人——也差不多了吧?”

    ……

    肖龙象又倒下了。

    这才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然后生龙活虎的在外面转悠了一圈,等回来之后,便又卧在了床上,即便有肖遥炼制出来的灵丹仙丹一股脑的堆,也没太大的用处,毕竟仙丹灵丹这玩意,补精气可以,但是神却补不回来,只能让肖龙象自己慢慢调养,好在近日,清秋王朝还算安定,唯一不安定的可能就是肖战等一群人了,虽然他们不会说些什么,也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但是肖遥能感觉到,肖战对自己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熟络了。

    对此其实肖遥也挺没办法的,他大概能想到一些什么,但是却不好意思直接去找肖战说,可不是什么事情都是摊开了说就会好很多的,有的时候摊开说了,不但起不到什么效果,或许还会让事情变得越发的糟糕,若是真的什么事情摊开了说都能给他说圆了,这世界上也没什么不可回转的事情了。

    然而,肖遥还在犹豫的时候,肖战却主动找到了肖遥。

    两人在城墙头上,捧着陶瓷杯子,聊着天。

    肖遥对肖战的主动约谈有些好奇,肖战没说话,他也不开腔。

    “肖遥,咱们打个赌怎么样?”肖战先开口了。

    肖遥想了想,笑着说道:“那是自然可以的,小赌怡情嘛!但是赌的内容是什么呢?”

    “就赌三天内,大秦王朝和赵国会不会来犯。”肖战转过身,手中的瓷杯已经被捏出了道道裂纹,交织在一起如同蛛网一般,却滴水不漏。

    肖遥想了想,却没回答。

    “怎么了?”肖战问道。

    肖遥说道:“这个我还真不愿意和你打赌,我对大秦王朝清秋王朝这边的局势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我没办法随便下注,但是你对这里非常了解,所以,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相信你的看法,他们会来。”

    “是啊,而且我还能猜到,是赵巍峨和白鹭飞两人牵的头,轩辕九重大概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这方面。”肖战说道,“义父倒下了,没有半个月,是恢复不过来的,这一点即便我不说你肯定也知道,这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好机会,义父就是我们清秋王朝的定心丸,你知道军队中也是有军魂的吗?义父就是龙象军的军魂,也是清秋王朝所有士卒的军魂,你能猜到这个时候我在想些什么吗?”

    “在想,接下来的这一场战斗,清秋王朝会死多少人。”肖遥说道。

    肖战有些诧异,但是并没有以为被肖遥猜中了,就换一种说法。

    他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如果真的是,肖遥也懒得去猜了。

    “义父不管做什么,我都会觉得是对的,但是义父有一个想法,我觉得终究是不对的。”肖战说道。

    肖遥听了肖战的话,是真的有些好奇了,他很难相信,肖战竟然也会有一天,对肖龙象的想法产生质疑。

    这哥们不是肖龙象的铁粉吗?

    这特么看着是要脱粉了啊!

    而且他更好奇的是,他会对肖龙象什么样的想法感到迟疑,持反对态度。

    看着肖遥满脸好奇的样子,肖战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义父为什么会守卫清秋王朝的国门?”

    “因为和那个秋孤叶有一些交易呗!”这件事情以前肖战就和肖遥说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最起码在肖战这里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现在说起来,肖遥倒是一点压力都没有,更不需要遮遮掩掩什么。

    “这就是我觉得没意思的地方了。”肖战摇了摇头。

    “为什么?”肖遥问了一句。

    肖战眼睛炯炯有神,说道:“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着为了秋孤叶去守住清秋王朝的国门,因为清秋,不是秋孤叶的清秋,是清秋数亿百姓的清秋,他一个秋孤叶算什么?少了一个秋孤叶,还能有一个冬孤叶,春孤叶,夏孤叶!”

    肖遥微微点头。

    他觉得肖战的这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让他无法辩驳。

    “所以,你不觉得义父的想法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吗?”肖战眼神鄙视着肖遥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从你的角度看,你说的挺对的,但是从我的角度看,我觉得肖龙象还真是一点错都没有,虽然我觉得,他本身就犯下了不少错,可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发表任何意见,你有你的道理,我们也有我们的道理。”

    肖遥这里用的是“我们”而不是肖龙象。

    显然他是将自己和肖龙象摆在一个位置上的。

    虽然这是他非常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必须要摆正了态度。

    “为什么?”肖战皱着眉头问道。

    他说话的语气,都低沉了很多。

    肖遥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看着肖战,说道:“你真想知道一个答案?”

    “想!”

    肖遥点头,重重说道:“因为,不管是秋孤叶,还是清秋王朝,亦或者是你口中那数亿百姓,关我屁事?关肖龙象屁事?你别扯什么那都是生命,你知道我们都不是清秋王朝的人,你们的人是命,大秦王朝的士卒,不是命?赵国的那些铁骑不是命?你们的命比人家的命值钱一些?”

    说到最后,肖遥的声音骤然变冷:“说到底,在我和肖龙象眼中,你们的生命都是等价的而已,所以,你凭什么叽歪?”

    肖遥的这一番言辞,打的肖战一个措手不及,他的精神看着都略微有些恍惚了。

    肖遥并没有任何的停顿,继续说道:“不要说什么清秋百姓无错最可怜,谁家士卒不是铁甲里垫着素衣?哪一国不曾升起缟素?你,要不要去看看?!”

    (今天的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