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谁也进不去!
    山林间,郁郁葱葱。

    被群山怀抱的小镇上,一间屋子,一张旧床,两扇窗户,幸亏是糊上了一层纸,否则冬天还得感受刺骨的过堂风。

    虎子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自己看见了千军万马。

    他对于士卒战争,并没有什么清晰的认知,只是觉得耳边回荡的都是马蹄声,兵戈声,还有喊杀声。

    甚至,连那铁块子刺入肌肤时候的声音,都细微如丝。

    他站在万军从中,颤栗不已。

    他只能疯狂的逃窜,好在并没有被那些人伤到,最后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那是在高耸城墙的下面,灰蒙蒙的城砖刻满了沧桑。

    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哭着叫姐姐。

    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

    终于,有一个男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抬起脑袋,看着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虎子忽然有了一种安全感。

    那个男人微笑着,伸出手,看着他。

    他下意识想要拉住那只手,可也就在那个时候,忽然一声战马的嘶鸣,让他稍微愣了下神。

    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空谷的木鱼声,在耳边回荡,让他猛然惊醒。

    只见,站在他面前的那个男人,顿时勃然大怒,伴随着一声怒喝,一道黑气冲天。

    “臭和尚,胆敢阻我,不让我找个容器,那你就做我的载体啊!”

    “你们佛家,不是要渡天下吗?那你就来做我的摆渡人啊!”

    “来啊!”

    一声声怒吼,让周围的画面全部定格。

    在天空之上,原本的压城乌云,忽然露出一道金光。

    随着一声“好”。

    站在虎子面前的男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化作了一道黑光,朝着那道金光撞了过去。

    “和尚到底还是心善啊!”这话里,充满了讥讽。

    打了个摆子,虎子猛然睁开眼睛,还是那张破旧的床。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坐在他面前的小和尚。

    “小和尚,我……”

    梅子冲到跟前,将虎子拉到了自己怀里。

    “你这浑孩子,睡了三天三夜,当真是要吓死你姐姐吗?”

    回到姐姐温暖的怀里,虎子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的时候,他还站着坐在床边的小和尚。

    他总觉得,之前的那个“好”字,就是从小和尚的嘴里说出来的。

    “梅子,我先回去了。”小和尚站起身,微笑着说道。

    “嗯?好……那,谢谢你救了我弟弟啊!对了,他之前是什么病啊?”

    小和尚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他笑了一声,说道:“虎子没什么事情,不过我接下来,要闭关数日,不用找我了。”

    “啊?”梅子一愣,问道,“你要做什么?”

    小和尚只是笑了笑,却没说话。

    他转过身,走出了屋子。

    “姐,小和尚今天怪怪的。”虎子小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鼻涕都流进了嘴里。

    “你先闭嘴!”虽然看到自己弟弟重新醒了过来,可她还是生气训斥着。

    虎子抖了一下,赶紧点头。

    不过,他总觉得,从梦里醒过来,非常好……

    小和尚慢慢悠悠,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掩上房门,他终于长舒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么重的煞气……”小和尚苦笑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盘腿坐在了蒲团上。

    手中捧着木鱼,慢慢敲打着。

    嘴唇蠕动,念说着别人肯定听不懂的梵文,心中问佛。

    佛没有回答他,倒是一个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真想将我送走,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吗?”那个声音听着干巴巴的,且杀气腾腾。

    小和尚没有说话,依旧全神贯注,念着经。

    “请神容易送神来,既然忌惮我,又何必答应我呢?”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小和尚徐徐睁开眼睛,眼神不再像往日那样炯炯有神,反而弥漫着一股怨气。

    好在很快,他就将那股怨气重新压了下去。

    “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躲进一个孩子的身体里,难怪我找你找了三天都没找到。”小和尚冷笑着说道,“也只有孩童的纯真之气,和赤子之心,才能掩盖你身上的怨气煞气了吧?”

    “咱们聊的根本就不是一个话题。”那男人说道。

    “嗯。”小和尚点了点头,闭上眼睛,重新诵经。

    “这样吧,你帮我达成所愿,我就离开你的身体如何?”

    小和尚没有搭理他。

    “那我再退一步,你重新帮我找一具身体,我就离开。”

    小和尚还是继续诵经。

    “娘的,你真当老子没有脾气是吗?”那个声音终于怒了。

    小和尚笑了一声,说道:“施主,你怕了?”

    “我怕什么?!”声音恼羞成怒说道。

    “你怕,我真的将你给度化了。”小和尚说道,“否则,何必这么着急呢?”

    “哼,你当真以为,我会让你如此顺利吗?是,你的修为很高,甚至还有一颗佛陀之心,以你的修为和悟性,想要成佛并不难,甚至可以坐地成佛,可即便是这样又能如何?你现在到底还是一个凡人,一具凡胎,既然是这样,你如何能威胁到我?”那个声音冷嘲热讽道。

    小和尚觉得,自己心里的这个声音,只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掩饰着自己内心深处的忌惮。

    “你当真以为,我没有留后手吗?”那声音继续说道。

    小和尚叹了口气,说道:“施主,大仲王朝大势已去,即便你当真能重新为人,找到身躯,那又如何呢?那身躯也不过只是你藏身之处,你当真以为,你还能光复大仲王朝,还能凭借着一己之力,灭诸国,屠苍生吗?”

    那个声音瞬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声音才重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

    “……”

    这下,就是彻底沉默了。

    三天的时间,小和尚都没有出门。

    这三天,梅子每天都会在小和尚门口转悠。

    这一天响午时分,忽然,村长朝着小和尚的屋子这边走了过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

    “梅子,你在这里做什么?”村长皱着眉头问道。

    梅子微微一愣,摇了摇头,脸也有些红。

    “行,那个小和尚,还在屋子里?”村长问道。

    梅子是个细心的姑娘,立刻察觉到了这几人来势汹汹,并且来者不善。

    要是换在以前,村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直接称呼小和尚的。

    怎么听着都觉得有些突兀,有些怪异。

    站在村长身后的那几个人,梅子觉得自己好像也见过,并不是这个村子里的,而是绥阳带回来的。

    “村长,你们找小和尚,有什么事情吗?”梅子问道。

    村长看着梅子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了一些,他笑了一声,说道:“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一些情况,需要和小和尚证实一下,你先回去吧。”

    梅子摇了摇头。

    “小和尚现在不能见你们。”梅子说道。

    “嗯?为什么?!”村长一愣,眉头也皱了起来。

    跟在村长身后的一个年轻男人,身上穿着一件羊裘,面露不快道:“小姑娘,你赶紧让开啊,我可告诉你了,那个小和尚不是什么好人!”

    “胡说八道!”梅子顿时怒了,她就像是一只发了怒的母狮子,吼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你算什么东西?”

    这是梅子这辈子最生气的一次。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如此和人红脸。

    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无父无母的,和别人叫板,没有一个依靠,只能被人欺负,自己被人欺负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自己还有个弟弟呢,要是真出了个三长两短,自己的弟弟怎么办?

    所以在梅子看来,这么多年,自己没有一天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而是为了弟弟。

    可现在她是真的忍耐不住了。

    她觉得那个穿着羊裘的家伙说的话简直跟放屁一样。

    小和尚到他们这个山沟沟里,时间固然不长,但是这每家每户,有几人敢说自己没有受过小和尚的恩惠?

    现在竟然有人敢恬不知耻的当着她的面,说小和尚不是什么好人。

    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

    如果她有一身膂力,定然要将眼前这年轻人给剥了皮。

    “哼,你懂个屁,老子也懒得和你多说。”那羊裘男人冷哼了一声转过脸。

    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和梅子产生任何的争执。

    一方面是因为绥阳之前便嘱咐过,定然要小心行事,因为那小和尚不一般,太过于大张旗鼓,只会打草惊蛇。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觉得,和一个女人争辩没什么意思,赢了吧,不光彩,输了吧,更不光彩。

    梅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之前小和尚为了救我弟弟,所以导致生了病,现在还在闭关,你们不能进去胡闹,闭关我虽然不懂,可总听人说,那是修仙者们才会做的事情,也不能受到打扰的。”

    “呵,莫不是那个家伙已经跑了吧?”羊裘年轻人说道。

    梅子没有搭理他,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木桩。

    这就是摆明了架势告诉他们,只要我还在小和尚的门口,你们谁也进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