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凭他是我儿子!
    将清秋王朝和赵国隔离开的北峰,在一夜之间,绿树草香都成了过往。

    一眼望去,看见的就是凋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勃勃生机。

    对于靠着北峰吃饭的那些人而言,这无疑是一场灾难。

    原本还想着能够找机会来北峰重新修行的那些修仙者们,一个个更是目瞪口呆。

    他们很难想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天灾?还是**?

    就之前他们被赶出来的局势而言,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是要更大一些,毕竟也没有什么样的天灾能够和已经横行了数亿年的大自然扳手腕,总不能说来一场毁灭就来了一场毁灭,说让北峰没了生机就真的没了生机,除非真的是北峰里发生了什么怨天尤人的事情,让天道震怒,让整个北峰变成如此模样,毕竟只要是知晓这件事情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天人手笔,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肖遥的体内,承受着北峰所有的气运,这一股气运,比起之前桃花岛的,还有北楚天壑的气运,都是丝毫不差的,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否则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修仙者门派扎根在此,可看着眼前的一片死寂,肖遥心里忽然有些悲怆,当他转过脸看到头发灰白的肖龙象时候,更是目瞪口呆。

    怎么说肖龙象也是一个修仙者,还是一个无限接近轩辕九重的强者,所以即便已经五十岁出头了,却依然看不出半点苍老,之前外貌看着最多也就三四十岁,可现在,脸上竟然出现了不少道沟壑,而且,脸色苍白,走起路摇摇欲坠,仿佛忽来一阵劲风就能将他刮倒,那模样有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肖遥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搀扶出自己的父亲,心里百感交集,虽然他暂时知道的还很少,但是有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肖龙象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也和转接北峰的气运有着很大的关系。

    “现在,总能好好和我说说了吧?”这个时候肖遥说话的声音听着都有些颤抖,可见此时的他内心情绪到底有多么的复杂。

    肖龙象摆了摆手,挣脱开肖遥的搀扶,深吸了口气,眯着眼睛说道:“放心吧,外貌上的变化只是暂时的,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这一点我不会骗你的。”

    肖遥点了点头。

    听肖龙象这么一说,他才算是松了口气,否则肯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肖龙象接着说道:“但是有一点,是现在的轩辕九重和赵巍峨都知道的事情,我的修为已经跌落了,从之前的九重巅峰,掉到了现在的八重中期境界,这也是要和天道扳手腕的代价啊,以前吧,我也没将这里的天道当回事,可如果真的让他震怒了,后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也幸亏我体内灵气浑厚,再加上麒麟果参与的药性,暂时性稳定了下来,不然,后果只能比现在更加凄惨。”

    肖遥一阵头疼。

    “这个你早就知道了?”肖遥问道。

    肖龙象想了想。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轩辕九重或者他岂不是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真当可以随便转接气运呢?那整个灵武世界,还有地方存在气运吗?他们那样的强者,什么时候讲究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哪一个不是只顾着自己修炼,其中最为显眼的代表人物就是轩辕九重,为了自己能够找到突破的机会,甚至不惜牺牲掉轩辕轻寒,与他血脉相连的后辈的性命。

    到了轩辕九重那个境界,看谁都是蝼蚁,性命不足一提。

    甚至包括他的亲生儿子。

    “我终究到不了轩辕九重那个境界,而且我觉得,真活成他那样其实也挺惨的。”肖龙象忽然感慨了一句。

    肖遥笑了一声,只是那笑容不管怎么看都显得有些牵强。

    “你这还真是挺会自己安慰自己的,既然明知道会这样为什么还非得这么做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吗?若是现在轩辕九重又重新杀过来的话,你觉得你还能挡得下他吗?”肖遥问道。

    说话的语气中不免也有些责怪,只是这种责怪,又和别的责怪不一样,像是儿子责怪老父亲非得出门到处溜达吸雾霾似得。

    肖龙象冷哼了一声,说道:“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不成?只要那轩辕九重敢来,我就敢将他留下!”

    肖遥对此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怎么老子都喜欢在儿子面前——装.逼呢?

    真的是一种习惯吗?

    肖龙象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便已经迈开腿朝着前方走去,鞋子踩在松软的泥土上,留下一串脚印,看上去有些凌乱,哪怕只是看着脚印,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个走路都东倒西歪的老人。

    “喂,我说你走慢点啊!”肖遥追上去说道。

    肖龙象转过脸,瞥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能耐烦,说道:“还走慢点?不知道我现在状态非常不好?要是赵巍峨和轩辕九重真的飞了过来要将我们两个留下怎么办?”

    听上去像是非常有道理的样子。

    肖遥气坏了,问道:“你刚才不是还说,只要轩辕九重敢来,你就敢将他留下吗?”

    “你要是真的信,那你就晃晃悠悠地走。”肖龙象说。

    肖遥:“……”

    面对这样的言论,他还能怎么办呢?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加快自己脚下的步伐了。

    他真的很想和肖龙象扯着嗓子怒吼一句:求求你以后别装.逼了好不好?

    可左右一想,即便现在肖龙象真的只是个八重高手,想要一巴掌拍死自己还是没什么难度的,这么不明智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做。

    于是,他赶紧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离开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再加上他们原本距离清秋王朝就比较近,这一路畅通无阻,火速回到了城中。

    等入了城里,肖龙象就立刻长舒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

    肖遥看着肖龙象,满脸的好奇。

    肖龙象神秘兮兮说道:“我告诉你,如果我们刚才再迟一些的话,可能就要遇到赵巍峨的人了。”

    听肖龙象这么一说,顿时肖遥也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立刻小心翼翼问道:“这个你都感觉到了?”

    “啥感觉啊!我猜的啊!”肖龙象一本正经说道。

    肖遥一只手捂住了额头。

    “反正赵巍峨和轩辕九重都不是好惹的,以后你要是遇到了他们,能撤就撤,即便是你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一战之力的时候也别想着和他们硬碰硬,妈的,这两个可都是老狐狸,否则早就被我弄死了,可不管我布下什么样的局势,总是能让他们侥幸脱身,好几次我都怀疑,胜利女神是不是就站在他们那边了。”肖龙象气恼说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小站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看到肖龙象,所有人都傻了眼。

    看到众人呆若木鸡站在那里,肖龙象稍微皱了下眉头,问道:“怎么了,你们这一个个的都闲着没事干呢?”

    “义父,你……”如果不是肖龙象开腔,肖战甚至都不敢上前认人。

    “我咋了,威武雄壮了?”肖龙象笑眯眯问道。

    虽然外貌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这说话的方式倒是一点都没被改变。

    肖战眼睛都红了,走到跟前,问道:“义父,你这是怎么了啊?”

    “没事,外面雪大。”肖龙象咳嗽了一声说道。

    “义父,您看外面像是冬季吗?”肖战问道。

    肖龙象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瞪了眼肖战,问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没完了啊?没事干就赶紧带兵巡逻去!”

    被肖龙象这么一训斥,肖战才回过神来,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不少人,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义父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好好和他说道说道,当下他赶紧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

    苏长留看了眼肖遥,又看了眼肖龙象,叹了口气。

    “之前,我还真不相信你是他亲爹,现在我信了。”苏长留说道。

    肖龙象虎目一瞪:“怎么,他亲爹不是我,还能是你?”

    苏长留笑了一声,说道:“肖战神您也别生气了,就您现在的精气神糊弄别人还行,我要是什么都看不出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八重高手吗?”

    听苏长留这么一说,肖龙象点了点头。

    “肖战神,这……值得吗?”洪飞升走到跟前问了一句。

    肖龙象笑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

    洪飞升跟了上去。

    肖遥等人,倒是都站在原地等着。

    “其实,我总觉得,以我的实力,真的想要与洪飞升分出一个胜负,很难很难。”肖龙象认真说道。

    “您还有不自信的时候啊?”洪飞升颇为惊讶说道。

    肖龙象看了眼洪飞升,无奈说道:“我只是修炼的速度快了一些,脑子里装的东西也比你们稍微多了一些,可我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啊!想要继续往前迈出一步,很难很难。”

    “那么,你就有足够的自信,认为肖遥可以。”洪飞升轻挑眉头问道。

    肖龙象重重点头。

    “凭什么?”

    肖龙象握紧拳头,仰望天空,深吸了口气。

    过了一会,拳头又缓缓舒展开,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嘴角的笑都流露出了内心的深深自豪。

    “就凭他是我儿子!”肖龙象一字一顿,字字如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