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一重修为换气运
    对于肖遥和肖龙象而言,北峰的这些修仙者门派,简直不堪一击。

    而对于北峰的那些修仙者门派而言,今天对于他们简直就是灾难日。

    接下来肖遥和肖龙象接触到的那些门派,要正儿八经说起来,比起第一个如意门,可是要强上不知道多少的,可即便是这样,在肖遥的眼中,也是不足为患的。

    在肖龙象都没有出手的情况下,肖遥也以非常快的速度将在北峰内的八个修仙者门派全部解决了,反正这对他而言原本就不是一件多么有难度的事情,他甚至觉得在此之前,自己都有些高估这些人的存在了,一个个简直就跟纸糊的似得。

    当然了,也有那种说什么都不愿意带着门派迁移离开北峰的修仙者门派掌门,或许在那些人看来,门派的重要性和尊严比他们的性命还要重要,更不愿意将数百年甚是上千年流传下来的门派毁在自己的手中,对于这些人,肖遥倒也没客气,直接大开杀戒。

    作为善良的人,肖遥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厚道的,最起码他给了这些人机会。

    只是,他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机会,也不愿意选择妥协,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将他们斩杀之外,肖遥也没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说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人家不愿意给他面子,他也没辙。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些人其实都挺好解决的?”等解决掉最后一个门派之后,肖龙象走到了肖遥的跟前,笑着问道。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又笑了一声,说道:“不能说很好解决,只能说,没想象中那么麻烦吧。”

    这句话听着有些像华夏某个首富的那种语气:“不能说小意思,说小意思太狂了,中等意思吧!”

    肖龙象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其实,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这些修仙者,确实不是一件多么难得事情了,他们唯一能说有点优势的,也就是人数多了,可在强大的修仙者面前,人数多,也未必就有什么用,就比如我,除了那个轩辕九重之外,秦国哪怕来十万兵马,我也敢杀的干干净净。”

    “超过十万呢?”肖遥问了一句。

    肖龙象想了想,给了肖遥这么一种解释:“十万也好,二十万也好,都不是那种重要,无非就是人数多,杀起来需要很长时间,会大幅度消耗我体内的灵气,这要是在平常时候倒也没什么,但是如果是在与高手对战的时候体内灵气不够用,就会显得有些麻烦了。”

    肖遥觉得现在的肖龙象还真是够狂的……

    “之前你用的那个什么分剑术,对吧?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虽然能在大范围内屠杀敌人,可是对你体内灵气的消耗,也是成倍增加的。”肖龙象点了一句。

    逍遥若有所悟点了点头,事实也正如肖龙象说的那样,这也是肖遥很少使用分剑术的原因,除非是面对不少敌人,并且想要速战速决的情况下,之前用了三次分剑术,现在肖遥体内的灵气也被耗掉了不少,需要一定时间,才能重新恢复过来了。

    好在,随着肖遥实力的突破,分剑术的威力比起以前,也大了不少,哪怕只一群一二重高手,在肖遥的分剑术面前,也都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这就是肖遥现在对自己的自信了。

    “现在北峰的这些门派已经全部撤离出去了,我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肖遥问道。

    肖龙象笑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道:“该你做的事情,现在你都做完了,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肖遥疑惑,点了点头。

    其实从开始到现在,肖遥都非常好奇,在他看来,想要将北峰的气运灌注到自己的体内绝对不是一件轻松地事情,其实当初徐素冠也将桃花岛的气运灌注到了他的身体里,只是那个时候他本身还处于昏迷状态,所以,他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醒过来的时候,也没想着要去发问,因为他总觉得,即便小和尚和自己说了,自己也学不会,听不懂。

    既然是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去问呢,这就是要么看不到,看到也学不会系列的经典代表了。

    现在有了机会,肖遥自然想要好好看看了。

    他真的很好奇。

    “你先在这里等我吧。”肖龙象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肖龙象在说完刚才那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慢慢悬空而起。

    这个时候,肖遥也感受到了肖龙象体内慢慢流溢出来的灵气。

    非常精纯。

    肖遥看着肖龙象,有些诧异,之前他只是知道肖龙象的实力很强大,现在的话,总算是切身领悟到了,虽然只是溢流而出的灵气,却都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他屏住了呼吸,看着升腾到了半空中的肖龙象。

    许久,整个北峰的灵气,都在这一刻,被调动起来。

    肖遥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肖龙象,总觉得,现在的肖龙象比起之前,有了菲凡的变化,并不单单是体内灵气的变化,除了还有什么,这么一时半会的,他也想不起来,毕竟这原本就是有些虚无缥缈的。

    正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怒喝,肖龙象还悬浮在半空中的身体,一瞬间涨大数倍、

    同一时间,在肖龙象的身后,一道雷光闪过。

    刹那间,电光如柱,从天而下,灌落而来。

    肖龙象身形如墙,不退反进,若是直视他的眼睛,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到的,除了鄙夷,就是蔑视。

    鄙夷那天道之怒。

    蔑视那仙门诸仙。

    摊开手,抓住的就是天下。

    握住拳,握碎的就是苍穹。

    这一刻,肖遥忽然意识到,北峰的灵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身边聚拢,周围原本的绿草连荫,正在被一种古怪的能量迅速抽离出原本属于它们的生机、

    花开,便是花谢。

    原本的天空之上,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尘埃,像是想要阻碍什么人的视线。

    “普天之下,除了我,谁能挡天道之眼?”

    “放眼江河,除了我,谁敢瞒天过海?”

    肖龙象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每一个字听着都是那么的富有力量,铿锵有力,犹如一把吧利刃落下,贯穿天地形成囚笼,困住的是这世界,也是那诸仙,或许,还有西方诸佛。

    肖遥难以想象。

    这是在和天道叫板吗?

    这是和宇宙苍穹为敌吗?

    或许,原本抽离北峰的气运,就是一件有损修行的事情。

    乌云压城,也压尘。

    又是一道雷光闪起,这一道雷光和之前不同,并没有一闪即逝,而是停留在那里,随着光纹荡漾,犹如金刚怒目,菩萨低眉。

    肖龙象往前走了一步,转过脸,注视着忽然出现的那一只天眼。

    一人一天道,怒目相向。

    肖龙象大手一挥,周围灵气在此疯狂运转,如海上狂涛,狂涌不止。

    “给我进去!”肖龙象一字一句,出口成谶。

    他的手,像是将这天与地给托开一般。

    肖遥立刻感受到北峰之内被压缩在一起的精纯灵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体内灌注着。

    周围的树叶花草,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

    在肖龙象的世界里,什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都是放弃。

    这就是他的世界。

    他说了算!

    肖遥紧紧闭上眼睛,任凭着那些灵气,在自己的体内窜动着。

    其实他也不知道,肖龙象做出这些,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总觉得,肖龙象将北峰气运灌注到他体内的方式,和徐素冠有一些不一样。

    虽然小和尚当初是怎么做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他总觉得,以小和尚的性格,肯定做不出这么强硬的事情,更不可能和这个世界的天道为敌,说到底,还是因为肖龙象和肖遥有一些相似,有很大的共同点。

    他们从来没将这个世界的天道诸仙放在眼里。

    他们对这个世界,始终是没有什么敬畏之心的。

    “肖遥,屏气凝神,将体内灵气炼化,接下来,还有一顿大餐呢!”肖龙象哈哈笑道。

    肖遥点了点头,并没有睁开眼睛。

    也就是肖遥和肖龙象两父子炼化北峰气运的时候,北峰南侧,赵国皇城大殿内,赵巍峨忽然拍案而起,将还在下面的文武百官吓了一跳。

    他迅速站起身,绕开面前桌子,下了台阶,冲到大殿门口。

    大殿坐南朝北,他便注视着北峰。

    过了许久,他哈哈大笑起来。

    “肖龙象啊肖龙象,你凭什么敢?”

    “佛家金蝉寺徐素冠,以一颗佛心,超度桃花岛生机,敢转移气运。”

    “许狂歌能入仙门,以半寸仙力,海纳百川。”

    “你一个武人,一介武夫,凭什么敢与这天道叫板,凭什么就敢与大道夺食?”

    他脸色一冷,语气低沉,重重说道:“肖龙象,你配吗?!”

    大秦王朝,一个穿着白衣男人,将刚脱下的龙袍扔至一边。

    他转过身,坐在一张椅子上,笑着。

    “过了今日,你还敢与我一战吗?”

    “以一重修为,换取北峰气运,当真糊涂了?”

    “我要这天下,你敢阻我?这天,怕都不敢吧……”

    他不怒,只是笑着。

    (明天回去,疯狂爆发一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