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我有一壶酒
    登山,高望。

    这一路上,肖龙象诗兴大发。

    一会“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又一会来一句“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

    对此,肖遥只能吐槽:“也幸亏是我跟着你来的,否则的话,别人还真以为你是豪放派哪个诗人了。”

    肖龙象瞥了眼肖遥,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有点文化?看这山,看山下那翻腾不止的江,你就没点想要歌颂一下的冲动?”

    “行,我也会。”肖遥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

    肖龙象:“……”

    他摇头叹息,继续往前走着。

    肖遥跟在后面。

    其实以前,他不止一次想过,能够和自己的老爹登一次山。

    现在,也算是梦想成真了。

    “肖遥。”走在前面的肖龙象忽然开口。

    跟在后面还在走神的肖遥“嗯”了一声,回过神后问道:“怎么了?”

    “你说,我们要是回不去了,怎么办?”肖龙象的语气中有些惆怅。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肖龙象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从开始到现在,肖龙象都没有说出任何一句不自信的话。

    肖龙象停下脚步,转过脸看了肖遥一眼,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这句话,我很早以前就想说了,只是不敢说,对谁都不敢说,没办法呀!他们都说我是清秋战神,好像我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似得,你说,我护住了整个清秋,却没在你和你妈身边多停留多久,是不是有些混蛋?”

    “嗯。”肖遥点了点头。

    肖龙象微微一怔,生气说道:“我就是这么一说,你不能反驳一下我?不能安慰一下我?”

    肖遥乐呵道:“那你到底想要听我说什么啊?你干脆直接将台词写好给我念算了,反正从我的角度看,我觉得你确实挺混蛋的,这个都没得洗啊!”

    “……”肖龙象觉得,和自己的儿子谈心,真的是个非常烧脑的活。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性格是真的好,不然,都会有分分钟想要拍死肖遥的冲动。

    “你是这么想的呢?”肖遥说道,“你不是说了吗?在此之前,其实你就有这样的顾虑了,既然是这样,你就没想过,要做些什么吗?”

    “想过啊!”肖龙象笑了一声,说道,“如果真的没有办法挡下大秦王朝和赵国的铁骑,我就直接闪人了。”

    肖遥有些惊讶:“你这么不负责的吗?哦,也对,你确实挺不负责的,抛弃妻子的事情都干过。”

    肖龙象脸色有些难看了。

    虽然他知道肖遥说出这句话,并不是真的讽刺他,可这样的话,在他听来,还是有些扎心。

    大概是感觉到肖龙象的情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就是想要将刚才那句无心之言收回来,也不大可能了,其实,我也没想着要收回来,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啊,你把天说破了都没用,因为天下苍生,所以你来到了这个世界?扯淡,反正在我和我妈那,都行不通,你真能将天下人看的比自己老婆孩子重要?咋的,想弄个皇帝当当,还是想当地球球长?这样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肖龙象没有说话,眼神平静。

    肖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吐苦水的机会,或者说,他现在忽然有了一种想要大吐不快的冲动。

    “我这个人,可能和你不太一样,我脑子里装不了那么多,就装得下我的家人,爱人,朋友,哪怕我在意的那些人,真的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那又怎么样?他们敢碰我家人爱人兄弟一根汗毛,我就能他们全部弄死,能有一个喘息的算我下手不够狠,去特么的天下苍生,去特么的人间正道,在我的世界里,我在意的人,就得活着,别人死了,和我有个屁的关系?”

    “……”肖龙象沉默了一会,说道,“真到了那个时候,或许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你以为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肖遥骂道,“虽然我始终没觉得我和你有多么重的感情,但是,你是我爹,这个是不争的事实,哪怕现在是清秋王朝要攻下大秦王朝,或者赵国,充当了他们的角色,想要一统天下,那又怎么样?我就能站在灵武世界这边和你唱反调了?我就得觉得你这么干不对了?灵武世界的事情和我又有个屁的关系,他们的天破了,我能补就补,补不了我就撤,大不了带着洪飞升他们哥几个一起撤,还能怎么样?”

    肖龙象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他忽然觉得,自己被肖遥说的有些词穷了。

    肖遥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肖龙象,说道:“天大的理由,都不可能成为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如果不是为了我妈,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个世界找你?说句掏心窝子话,您老人家也别生气,我是真没觉得你对我而言有多么的重要,即便你是我亲爹,我们这么些年见过面吗?过去的二十多年,我连我爹叫什么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我妈虽然没管我,那是因为她真的没办法,最起码她算是把我安顿好了,也一直在为我保驾护航,你呢?”

    说到这里,肖遥停了一会,叹了口气。

    “其实我说这些,也不是真的责怪你,可能我现在还没有办法理解你的想法,事已至此了,我们就想办法抓紧时间回去。”

    说完,他便迈开腿,往前走着。

    肖龙象看着肖遥的背影,笑了一声。

    只是笑容有些苦涩。

    他觉得,这一次来北峰还真是来对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环境,或许,肖遥还是会将这些话憋在心里。

    而且,他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虽然他觉得有些郁闷,自己当老子的,反而被儿子给训了。

    可只有肖遥将心里的这些憋屈,全部吐槽了出来,才算是真的对他打开了心门。

    正如肖遥之前说的那样,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成为自己抛弃妻子的理由。

    这话听着虽然不舒服,但是实在啊!

    走了大概三个小时,肖遥和肖龙象到了一家居住在半山腰的农户前歇脚。

    讨了两杯水,肖遥看着篱笆院子里那个捧着本书的年轻人,向身边的老人问了一句:“大伯,这是您儿子?”

    “嗯!是,哈,是个读书人。”老人笑眯眯说道,这是这户农院的主人,这里其实也不算是他们的家,只是以前搭建的,为了上山采药时候有个中间站,能够休息,也可以储备一些粮食。

    北峰既然是灵武世界四大山之一,面积就可想而知了。

    一些采药人,经常会在山里迷路,所以他们会经常搭建像这样的院子里,不单单是给自己用,也是给别的迷路的采药人用,他们并不存在什么行业竞争,因为这删是采不完的,春风吹又生,只要不斩草除根,再罕见的药,都有重新冒尖的时候。

    “怎么不进京赶考呢?”肖龙象问了一句。

    “哈,难啊!长途跋涉的,而且,你说我们这靠在北峰山下的人,算是清秋王朝的人,还算是赵国的人呢?这过边境,都不好过。”老人笑着说道,只是笑容有些勉强,隐藏了太多的无奈。

    “既然是这样,何必还要读书?”肖遥多嘴问了一句。

    谁知这一句,却被那捧着书的年轻人听去。

    他背过手,转过身盯着肖遥,怒目圆瞪,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声音倒算是铿锵有力:“读书就非得为了功名利禄?就不能为了充实自己?”

    肖遥看了眼肖龙象,小声说:“这话我不信。”

    “这话我也不信。”肖龙象回了一句。

    他们两人虽然是窃窃私语,可那年轻人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见。

    他将手里的书卷了起来,说道:“圣人的书里说,书中有真理,书中有大道,你们可懂?”

    “不懂。”肖遥说道,“这么长时间了,我看到的那些寻找大道的人,都在修仙呢,没有一个捧着圣贤书看的。”

    虽然也有以文载道的人,可那些很少很少了,也就是这个年轻人口中的圣人。

    “你不懂,不愿和你多说,哼!”年轻人虽然气恼,却也没做出撵客的事情,毕竟一码归一码。

    这也能看出他的人品,确实不错了。

    “哎,不然,我也送你一首诗呗!”肖遥说道。

    “嗯?”年轻人饶有兴趣问道,“你还会做诗?”

    “以前听人说的,不算我自己的。”肖遥说到这看了眼肖龙象,挑了挑眉毛,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老爹,我这个人可是很厚道的,绝对不会冠上自己的名字!

    “你不要脸的事情也没少干。”肖龙象喝了口水擦了擦嘴角说道。

    肖遥还没说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儿子想要用眼神表达什么了。

    肖遥没搭理他,倒是站起身,捧着手中瓷碗。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说到这,顿了顿,又转过身,透过密集丛林,仿佛真能看到山下奔腾长河。

    “倾尽江海中,赠饮天下人。”

    碗中水,如同烈酒入喉,一饮而尽。

    这时,有一群惊鸟腾空而起。

    肖遥和肖龙象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客来了。

    (今天第一更!是不是很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