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武道大会
    其实听完了赵铁牛的话,肖遥还是不大明白赵铁牛的想法。

    轩辕轻寒,又和这些事情存在什么联系呢?

    不过现在他关心的已经不是这个了,他好奇的是,轩辕轻寒到底是什么体质,又为什么,能够成为轩辕九重进入仙门的方法。

    他也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都问了出来,如果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这么着急询问的,担心自己这样的说法方式会给赵铁牛带去什么压力,万一这些都是赵铁牛不愿意不想说的怎么办呢?可他从徐素冠那里得知,地球那边出了状况,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迅速解决灵武世界的事情,然后和肖龙象一起抓紧时间回去。

    这已经迫在眉睫了。

    所以,他还那能有那么多的顾虑呢?

    赵铁牛想了想,有了短暂的犹豫,不过还是直白说道:“据我所知,轩辕九重之前找到了一张古方,上面说,轩辕九重的这种状态,需要借助一颗名为紫气东来的丹药,而紫气东来需要的药引,就是体内带有紫气的女人,将体内紫气凝结成了紫丹之后,便能做药引了。”

    “做药引,就是得死了吧?”肖遥的声音也变冷了。

    他很难理解轩辕九重的想法。

    为了自己飞升,就不惜弄死自己的后人了?

    就这样的想法,也配成仙?

    若真是这样,那天上的神仙,到底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在那仙门的后面,又是什么样的世界呢?

    他没有去想,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去想了。

    赵铁牛也叹了口气,说道:“所以,我始终觉得,轩辕九重是没有没有人情味的人,他将天下人,都视作奴隶,甚至觉得,天下人都不配和他生活在一块陆地上。”

    “这还没成仙呢,就真把自己当成神仙了?”肖龙象也是满脸的不屑。

    赵铁牛轻轻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个说的话不但不过分,而且我觉得也挺贴切的,他是真的将自己当成神仙了!”

    肖龙象冷哼了一声,说道:“即便他真的是神仙,那又如何?哼。”

    简单的一句话,却足以表明肖龙象对自己的自信。

    这个时候,肖遥问道:“但是我还是没明白,轩辕轻寒,和我接触到那个大秦王朝的太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赵铁牛笑了一声,解释道:“你现在想要直接接触到大秦王朝的太子,很难很难,但是轩辕轻寒能够接触到啊!而且,太子和她之间关系也不错。”

    这一点其实即便赵铁牛不说,肖遥也能想象得到,毕竟轩辕轻寒对轩辕九重那么重要,太子想要了解轩辕九重的状况,就必须要和轩辕轻寒搞好关系。

    肖遥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赵铁牛也点了点头。

    自己的想法得到了验证之后,肖遥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他忽然觉得,轩辕九重真的是个值得自己去同情的人了。

    这活得得多累啊!不管是太子还是轩辕九重,都是她的长辈。

    然而,她的长辈,对她却没有半点怜爱。

    一个是想要利用她,另外一个,更直接一些,想要直接弄死她。

    他真不知道,轩辕轻寒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这要是换做自己,恐怕早就已经被逼疯了。

    “那,轩辕九重想要拿她炼药的事情,她知道吗?”肖遥问道。

    虽然没有将名字说出来,但是赵铁牛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肖遥这个时候说的是谁。

    “这件事情,她肯定是不知道的,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整个大秦王朝,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恐怕也不会超过五个手指了吧,其中还包括轩辕九重之前找到的那个炼丹师。”赵铁牛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如果轩辕轻寒真的知道的话,恐怕也没办法在灵武世界继续待着了。

    甚至,还会想着一死了之。

    毕竟,这样的打击,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总之,你的意思是说,让肖遥先去接触那个叫轩辕轻寒的小姑娘,然后借此,和大秦王朝的太子搭上线,对吧?”肖龙象说道。

    赵铁牛点了点头,说道:“虽然这么一来,原本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非常复杂,但是从现在的角度看,想要接近大秦王朝的太子,其实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肖龙象对这里面曲折的故事,并不是多么的感兴趣,说的难听一点,轩辕轻寒的死活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倒不是说肖龙象是个多么冷血的人,而是他和轩辕轻寒从来都没接触过,对于姓轩辕的人,也没什么好感。

    只是看肖遥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惆怅,肖龙象想了一会,小声问道:“那个叫轩辕轻寒的女娃娃,是不是长得很好看啊?”

    肖遥看了眼肖龙象,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虽然肖龙象还没表达清楚,可肖遥已经猜到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那个叫轩辕轻寒的女人,看到我就想弄死我,你觉得,我和她之间有可能存在什么故事吗?”肖遥问道。

    肖龙象冷哼了一声,眼神也骤然变冷,说道:“既然是这样,你还不如先弄死她,我就不相信了,她能打得过你?”

    虽然肖龙象再见到肖遥之后也没过多的夸赞什么,可在他的心里,还是非常骄傲的。

    肖遥的年纪,和他现在的修为,完全是不对等的。

    多少人耗尽一生,都不可能有肖遥现在的修为。

    这就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所以,在他看来,即便那个叫轩辕轻寒的女孩,是轩辕家族的后辈,也不可能是肖遥的对手。

    他的儿子,在这灵武世界,可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了。

    “肖将军,这可能只是他们的打情骂俏,您也不需要太伤心。”赵铁牛说道。

    肖遥满脸懵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和轩辕轻寒才见过几次面,这就扯上打情骂俏了?

    黑人也不能这么黑的吧?

    肖龙象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要是这样的话,其实就能理解了,年轻女孩子嘛!特别是在情窦初开的时候,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恰当合适的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说到这,他还瞥了眼肖遥,挤了挤眼睛:“我这么说没错吧?”

    肖遥:“……”

    没错个屁啊!

    对个屁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对于肖龙象和赵铁牛的想法,他简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无语了。

    他真没觉得自己和轩辕轻寒之间有什么,而且,他也挺害怕别人这么说的,因为每一次都是这样,原本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说的人多了,从没有什么反而变得有些什么了,这样的话如果是以前有别人跟他说,他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自己经历的多了,他不相信也不行了。

    “我对轩辕轻寒是真没什么想法,她对我也没什么想法,这一点,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肖遥说到这,又看了眼赵铁牛,无奈说道,“赵先生,这要是别人这么说,其实我也不打算说些什么了,但是您又不是不认识她,当初又不是没见到,您觉得就那样的情况,是那种乱七八糟的状态吗?”

    赵铁牛笑了一声,说道:“正是因为当初我见到了,所以才觉得奇怪,轩辕轻寒是我的弟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么讨厌一个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么重视一个人,其实她还是非常骄傲的。但是这一次,她却将你写进了灵武世界十大高手排行榜上,要说她多么针对你,其实真不是那么回事,她虽然看你不顺眼,可是她对你绝对没有什么恶意,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她可能只是觉得,以你的潜力,进入灵武世界十大高手排行榜,并不是什么没道理的事情。”

    说到这里,赵铁牛顿了一下,顾不上肖遥脸上吃惊的表情又继续说道:“所以当初,等我看到那个排行榜的时候并没有多么的差距,反而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现在你的突破速度和实力,也证明其实她是一个非常有眼光的人了,难道不是嘛?”

    肖遥被他说的简直无言以对了,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没有办法反驳。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在南楚,会有一道武道大赛,这个肖将军应该知道吧?”赵铁牛说到这,又转过脸看着肖龙象问道。

    肖龙象点了点头,说道:“南楚每过十年,就会有一场武道大赛,所有国家的年轻人,都会涌入南楚,参与比试。”

    “为什么要在南楚啊?”肖遥说道。

    “因为南楚的实力比较弱。”赵铁牛说道,“如果实在别的国家,万一那个国家忽然想要将这些年轻人一网打尽怎么办?在南楚,那些年轻的修仙者们就没有这样的担心,因为,南楚还没有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实力。”

    肖遥差点笑出声。

    拿到武道大会的举办权,对于南楚而言,应该是一件非常憋屈的事情吧?

    这想想眼泪都会下来的好不好?

    “不过,这对于南楚而言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因为每年,都会有一些年轻的修仙者们选择留下来。”赵铁牛继续说道。

    “这应该也是唯一的好处了。”肖遥嘀咕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