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我不去找佛
    蝉及是禅。

    这是小和尚经常对那几个孩子说的话。

    他们听不懂,也懒得去问,因为他们总觉得,这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和尚,说出口的话听着都是莫名其妙古里古怪的。

    好在,他们还能玩在一起。

    “其实不单单是蝉是禅,草也是禅,木也是禅,《严华经》里说的是,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小和尚的手搭在一个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脑袋上说道。

    “小和尚,那你跟我说,什么是佛呀?”小男孩虎头虎脑的,眯着眼睛问道。

    小和尚看着小男孩的眼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小男孩一愣,似乎对小和尚的答案有些诧异,主要也是因为他总觉得,小和尚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一个无所不知的人,所以当小和尚说他不知道的时候,这就给小男孩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他忍不住的想着,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连小和尚都不知道的事情吗?

    “有人说,佛在心里,有人说,佛在佛界。”小和尚嬉笑着说道,“有的人是臆测,有的人,说的是玄之又玄。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想知道佛到底在哪里,可也没人见过,怎么能和他们说呢?”

    “那既然大家都没见过,为什么还要信佛呢?”小男孩问道。

    小和尚抓了抓脑袋,说道:“因为,信佛会让一个人有力量,也有了一份心理的慰藉和执着。”

    说到这,小和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小男孩说道:“其实,我以前路过一个寺庙,那里的主持,曾经是个强盗,他以前杀了很多人,包括女人孩子,最后他害怕因果报应,于是就想吃斋念佛,佛不存在,可你说,这是不是影响了一个人呢?如果没有佛,或许还会死很多人。”

    “这就可以抵消他的罪过了?”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她是小男孩的姐姐,已经十八岁了。

    这个年纪,早就可以嫁人了,只是她娘亲在生弟弟的时候,难产走了,小女孩的父亲,又在上山采药时,失足摔落。

    女孩长得很好看,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将她娶回家,可她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弟弟,一直没有嫁人。

    “梅子,你总喜欢问一些我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小和尚看着女孩苦笑着说道。

    梅子蹲了下来,将小男孩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盯着小和尚,继续问道:“你说,那个强盗最后还会下地狱吗?”

    “我不知道。”小和尚摇了摇头。

    “你们佛家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对吧?”小女孩说道,“难道他真的可以成佛?”

    “大概是不能吧,反正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没有成佛。”小和尚说道。

    “如果成佛真的那么简单,那大家都去拿起屠刀,再放下屠刀好了,这到底是引导人向善,还是引导人向恶呢?”梅子继续问道。

    小和尚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解释,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说服你。”

    “说。”

    “佛经里所说的屠刀,并不单单指一把滴着血的刀,而是包括恶意,恶行,恶语,妄想,妄念,迷惑,颠倒,分别,执着。”小和尚说道。

    梅子眉头轻蹙,说道:“这个是不是太难了?”

    “不难。”小和尚笑着说道。

    梅子“切”了一声,说道:“这还不难?你能做到?”

    “我能。”

    “凭什么?”

    小和尚将那只蝉放走,转过脸看着梅子,双手合十:“因为我都没有,和谈放下呢?”

    “唔……似乎也是啊!”梅子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梅子又看着小和尚,问道:“那你也不知道佛在哪,以后到哪去找佛呢?”

    小和尚站起身,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转身离去。

    他站起身的时候,说:“天下人都在想佛,念佛,找佛,可我不想去找佛……”

    梅子揽着小男孩的脖子,看着小和尚的背影,轻笑了一声。

    “不去找佛吗?总觉得,很复杂的样子……”

    她听不懂,但是总觉得,小和尚说出口的话,都很有道理。

    “绥阳伯伯回来了!”忽然,有个少年朝着他们蹦蹦跳跳走来。

    “绥阳伯伯?”梅子和男孩也站起身。

    绥阳是村里最有钱的男人了,经常外出,每次回来,都能带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有胭脂水粉之类的。

    而且,绥阳是个非常和善的人,他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好玩有趣的都会分给那些孩子,胭脂水粉,也都会送给村里的女孩女人们。

    这一听闻绥阳伯伯回来,那些孩子赶紧都嬉笑着站起身,朝着同一个方向奔去。

    “姐,走呀!”男孩看着梅子说道。

    “我就不去了,上次绥阳伯伯给的胭脂水粉,我还没用完呢。”梅子对男孩说道,“虎子,你去吧,不管绥阳伯伯给你什么,都要说谢谢哦!”

    “嗯!那姐,那我去啦!”虎子脚下速度飞快,眨眼间就已经跑出了几十米的距离。

    “这孩子。”梅子摇了摇头。

    她看着虎子蹦蹦跳跳的背影,叹了口气。

    “等你长大,我也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她鬼使神差,朝着小和尚的屋子走去。

    然而还没走多远,就遇到疾步匆匆的小和尚。

    “你要去哪呀?”梅子凑上去问道。

    “不知道是哪。”小和尚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这个方向,大概三百米。”

    “那不是绥阳伯伯家吗?你也要去凑热闹吗?”梅子问道。

    “绥阳伯伯?”小和尚皱眉问道,“那是什么人?”

    梅子简单将绥阳伯伯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绥阳伯伯可是好人哦!不过他这一次外出的时间有点久了。”

    小和尚深吸了口气,此时的他脸上的表情看着竟然是无比的严肃。

    “带我去。”这三个字,从小和尚的嘴里说出来,沉甸甸的。

    梅子精神微微恍惚,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小和尚用这样的口吻说话。

    大概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肃性,她也没有像往日一样开玩笑,使劲点了点头,带着小和尚往前走着。

    等到了绥阳伯伯家门口,已经能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了。

    不少人进进出出,出来的时候手上似乎都捧着东西。

    虎子这个时候已经走了。

    “不在这了?”小和尚眼神一冷。

    这时候,也有不少人见到了小和尚,一个个凑到跟前打招呼。

    “小师父,您也来了啊!快点进去,看看绥阳这一次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你拿去用用啊!”

    “对对对,得先让小师父挑选!”

    这时候,一个头顶毡帽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身着一件灰色大褂,脚上的那双布鞋,满是泥土。

    “咦?这位是?”那中年男人就是绥阳了,手上还摸着一杆老烟杆。

    “绥阳,这个小师父可厉害着呢!在我们村子里待了不短时间,不管谁有小病小灾的,他都能治好!而且精通佛学,高深着呢!”有人向绥阳解释道。

    对于这些百姓而言,有本事的人,说出听不懂的话,他们会觉得高深莫测。

    没本事的人,说出玄之又玄的禅,他们会觉得在装神弄鬼。

    人嘛!都是这样。

    “哦!这样啊!小师父快快请进。”绥阳面露微笑说道。

    小和尚看着绥阳,皮笑肉不笑,沉着脸说道:“绥阳施主身上,好重的死气啊!”

    “死气?”众人都是脸色一变。

    他们都在想着,小和尚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绥阳命不久矣了。

    否则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怎么会伴有死气缠绕呢?

    绥阳猛地脸色一变,眨眼间又恢复如初,可小和尚依然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慌乱。

    “小师父的意思是?”绥阳问道。

    小和尚叹了口气,看着身边围着的一群人,眼神也缓和了许多,没有之前那么饱含攻击性。

    “绥阳施主,我们可否谈谈?”

    “好。”绥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绥阳转过身往里走,小和尚跟着,梅子也想跟着,被小和尚拦了回去。

    有外人了,他觉得自己就没有办法从绥阳口中听到真话了,其实他也可以使用读心术,可读来的终究没有听来的详细,而且,他也不愿意那么做。

    读来的是天机,听来的是释然。

    进了一间不算敞亮的屋子里,刚坐下,绥阳便直接问道:“小师父,你听谁说了些什么?”

    “不用听谁说,我只是好奇,你这一次到底带回了什么,为什么能让我感觉到极大的魔气和怨气,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个村子到处都是哀嚎和杀戮之气,可一直没有找到怨气,直到你回来,我的感觉才强了很多,只是现在,那魔气怨气似乎又被什么东西遮掩了。”

    “哦?”绥阳冷笑了一声,说道,“听小师父说的,还真是玄之又玄了。”

    “盗墓原本就是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当然了,处置你,那是官府的事情,我就一个要求,将你带回来的东西全部交与我,我可保村子平安。”小和尚=双手合十说道。

    “放屁!娘的,老子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想要借此威胁我报官,想要将我这一趟盗出来的斗全部抢走吧?”绥阳再也没有之前的和善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

    (今天的第三更,上一章的章节序号敲错了,已经修改好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