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有想法的李雄杉
    十三万人对三万人,这场战斗,竟然持续了三个小时,一直都在拼杀,从来都没有停下,每一个战士都没有能喘息的机会,其中也有不少误伤,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杀戮就是杀戮,一个个不再是人,而是变成了杀人机器。

    似乎也只有滚烫的血,才能让他们越发的强大。

    司空逸真还是出手了,肖遥说,最后的府军虽然值得敬重,但是这毕竟是战场,需要尽快解决战斗,早点进入太平城,而且他们也需要减少自己这边人的伤亡,这一个个都选择观望,看戏,始终是不好的。对此,司空逸真还是很想要吐槽的,因为肖遥还是骑在马上和他说的。

    你丫自己怎么不动手啊?这就是司空逸真最想要吐槽的话。

    这一场战斗结束,猛虎军以牺牲一万士卒的代价,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已经超出了肖遥等人之前的想象,毕竟十三万人对三万人,完全就是一场屠杀,却还是付出了代价,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由此也可以看出,最后的府军,反扑起来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如果他们一开始面对的府军就是有这样气魄的雄师,猛虎军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优势,说到底,还是九皇子给了他们信心和信仰。

    第二天一早,肖遥便带着所有人,入了皇城。

    之前,他们一直都在清理战场,也顺便将九皇子给埋了,没有墓碑,只留了剑柄,看着那个剑柄,应该也没人能猜测出他的身份。

    不留墓碑的原因,肖遥是担心会被盗墓贼盯上,虽然没有什么陪葬品,可那些土拨鼠一看,这是姜国九皇子的墓,哪怕觉得里面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也肯定会选择下去看一看。

    “这就当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吧。”肖遥看着九皇子留下的那个剑柄说道。

    进了太平城,所有百姓都在欢呼雀跃。

    他们并不是多么的厌恶以前的府军,也不是多么的喜欢猛虎军,其实对于这些普通百姓而言,姜国的皇帝到底是谁,最后到底是谁胜出,都不可能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之所以庆祝,开心,原因只是因为,这一场战争总算是结束了,他们再也不需要过以前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李雄杉就在肖遥的身边,听肖遥对他说:“看到了吗?这些百姓,还是挺欢迎你们的。”

    李雄杉笑了一声。

    肖遥继续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心里其实也是非常害怕你们的?”

    李雄杉一愣,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们以前都是马贼。”肖遥说道。

    声音很冷,让李雄杉脸上表情非常尴尬。

    “我知道,这是你不愿意提起的过去,但是,你,还有猛虎军,其中大部分以前都是马贼,马贼对于百姓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那就是他们的灾难。”

    李雄杉听完了肖遥的话之后瞬间陷入了沉默,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这么考虑过。

    肖遥继续说道:“今天,你就会成为姜国的皇帝了,既然当了皇帝,目光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短浅,其实有句话,我虽然没有和你说过,但是咱们可以心照不宣——我可以让你成为姜国的皇帝,也可以让别人成为姜国的皇帝,我不是非得统治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做一些让我满意的事情。”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这样的话,肖遥从来都没有说过。

    但是,李雄杉心里却始终明白这一点,所以到现在,他都没有想过要背着肖遥搞一些小动作,他知道,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躲不过肖遥的眼睛,这就是他的直觉。

    “肖哥。”

    “嗯。”

    李雄杉深吸了口气,看着肖遥,说道:“其实,我不怎么敢了。”

    肖遥微微一愣,瞥了他一眼,问道:“你不敢什么?”

    “我不怎么敢成为姜国的皇帝了。”李雄杉苦笑着说道,“我始终觉得,我没那么大的本事,当上姜国的皇帝,可能也没有别人做的好,之前的姜国皇帝,九皇子,我觉得他们天生就比我多一些帝王之气。”

    肖遥沉默了一会,又笑了一声。

    “挺好的。”

    “啊?”李雄杉实在是不明白肖遥这三个字的意思,怎么就挺好的了?

    肖遥说道:“之前我还在担心你会想些什么,既然你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也就放心了,其实,你说的是事实,就现在的你而言,真的不适合做什么皇帝,但是,知道自己不足,就是好事,因为只要意识到了,就会去完善自己,没有人生下来就是适合当皇帝的,你以为九皇子生下来就有什么帝王之气吗?放弃,那是因为他一直都是九皇子,常年处于养尊处优的环境,从而导致他看上去就比较有气质,等你当皇帝当的时间久了,就明白了。”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等你成了姜国的皇帝,姜国这边的事情,基本上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放松警惕了,相反的,这对我而言,是结束,可是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当皇帝,比领兵打仗还要难,一个是武力取胜,一个是智力取胜。武梧桐成了北麓的女帝,我从来都不担心,因为她以前是郡主,是郦王,你呢?你以前只是一个马贼而已。”

    “……”李雄杉抽了抽鼻子,说道,“肖哥,不然这个皇帝还是你来做吧,不然,让柳乘风来做也可以,反正我觉得他都比我适合。”

    “你现在该想的不是这些,是想着,怎么样才能真的成为姜国的皇帝,才能让那件龙袍合身。说句心里话,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想过,但是咱们掏心窝子说,如果真的让柳乘风成为了姜国的皇帝,你甘心吗?”

    李雄杉笑了一声,说道:“不甘心。”

    “那不就行了?你自己争取来的,就好好把握住,除非你真的想要拱手让人。”肖遥笑着说道,“等当了皇帝,不要太过于着急处理你手底下的人,因为那样会给别人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你想要过河拆桥鸟尽弓藏了,虽然我们都有这样的想法,这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可是这其中需要一个过渡。”

    肖遥只是给李雄杉简单提了一下,李雄杉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寒芒,说道:“我会将兵权全部抓在自己的手中,并且开始重新招兵买马,让更多普通百姓从戎,然后一个个抓罪刑,如果他们真的沉不住气想要做些什么,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我也可以动手了,如果他们是愿意老老实实过完这辈子的,我也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算是给我一个机会吧?”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赞许道:“不错啊,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你都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这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敢做皇帝呢?我看你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

    李雄杉讪笑着。

    他也没有为自己之前的虚伪而感到尴尬。

    “继续说呗。”肖遥说道。

    李雄杉微微一愣,只要继续说道:“中间的一个过渡,在我看来,应该是安全的,因为在短时间内,他们也不敢做些什么,首先是因为之前的那一场战斗才刚刚结束,他们折腾不起,虽然我也折腾不起,可比起他们总得稍微好一些。其次,您的存在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威慑力,甚至给他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这样的震慑力会因为您离开姜国,逐渐淡去,但是这时间已经足够我做很多事情了。最后,他们还需要拉拢人,人多了,才可以壮胆,这也都是需要时间的。”

    肖遥点了点头。

    其实,他觉得李雄杉想的比他之前想的还要多。

    大概也是因为即将成为姜国皇帝的人是李雄杉而不是他,所以这些东西,他也不需要去想。

    “既然都已经有了完善的想法,等入了红墙内,就开始着手准备吧。”肖遥说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想怎么做,也懒得过问你已经做了什饿吗,我只看最后的结果。”

    李雄杉严肃脸点了点头,又忍不住乐了出来,说道:“肖哥,你看,比起我的话,您明显就是比较有气势嘛!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帝王之气吧?”

    “放弃,我这个叫王霸之气……”肖遥说。

    入了红墙,该跑的人,都已经跑的差不多了。

    这对于肖遥而言,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不过,之前他也做好了准备,布下了眼线,有些人可以跑,但是有些人绝对不能跑,那些皇子,都已经死在了皇城外,只要他们想要逃走,就会被射杀,谁敢保护他们,同样是杀无赦的。

    等到了正殿,肖遥没想到的是,在龙椅上,还坐着一个男人。

    “这些皇帝,一个个的,还真是都不喜欢跑啊!”肖遥又想起了武立。

    李雄杉看到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人,也有些吃惊,问道:“你真不怕死?”

    姜国皇帝,满脸淡然。

    (第二更来了!继续码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