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最后一点事
    太平城外一百里,猛虎大军十几万人全部会合,前有青城山数百修仙者,后有猛虎军十几万雄兵,大军压城。

    然而此时,太平城内,却还在举行盛大的登基仪式。

    说盛大,其实有些夸张,只是那些没法跑的臣子们继续捧臭脚,其中有一些是知道自己跑已经跑不掉的,还有一些,则是愚忠,不停地心理暗示着自己,即便姜国府军真的倒下了,他们也要和姜国府军皇室共存亡。

    这样的想法其实谈不上对或者错,但是有一些还要拖着自己老婆孩子一起给姜国府军陪葬的,就着实让人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了。

    太平城里的百姓,甚至都不知道红墙内此时还在举办什么登基仪式,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或许还会笑掉大牙,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这姜国的天下过几天都不知道还是不是他们家的了,还讨论着屁股底下的龙椅要给谁做呢,这难道不是一件特别逗.比的事情吗?

    其实准确的说这都不是逗.比了,简直就是缺心眼。

    普通百姓不知道,但是并不意味着,肖遥他们也不知道。

    “肖哥,你说皇城那边的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啊?这国都要没了,还想着皇位呢?”柳乘风好奇问道。

    肖遥看了眼柳乘风,笑着说道:“你真的以为那个九皇子很想做这个皇帝吗?”

    “难道不是嘛?”柳乘风说道,“之前不是也说了,这一次可是那个九皇子主动要求的。”

    李雄杉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这个皇位,还真不是那么回事,现在整个姜国,谁都可以走,唯独皇帝不能跑,你说说,那个九皇子愿意做这个皇帝吗?他想要这个皇位,无非是觉得自己愿意和姜国死在一起,想要放走那个老家伙而已。”

    听完了李雄杉的话,柳乘风倒是明白了过来,苦笑了一声,说道:“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挺佩服那个九皇子的了,最起码,作为一个儿子,他是合格的。”

    “作为姜国府军的一员,他也是合格的,只是作为皇帝他定然不是合格的了,因为他会成为姜国府军的亡国之君。”李雄杉说道。

    “我不这么觉得。”肖遥忽然开口说道。

    李雄杉和柳乘风的目光也都落到了肖遥的身上,对于肖遥刚才说的话,他们还是有些不理解的。

    肖遥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不确定,但是我总觉得那个九皇子应该能带给我们一些惊喜吧。”

    “惊喜?难不成他准备花式送人头?”柳乘风哈哈笑道。

    花式送人头这五个字还是他跟在肖遥屁股后面学会的。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肖遥竟然一语成谶了。

    当他们得知那个九皇子竟然决定御驾亲征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卧槽,这还真是花式送人头啊!

    就现在这样的局势,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硬碰硬,不是找死是什么呢?

    “宗主,最后一场大战,我就不参加了。”司空逸真找到肖遥,小声说道。

    肖遥看着司空逸真,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不管怎么说,那个九皇子都是他的徒弟,虽然他也没有多么喜欢九皇子,可是九皇子是他徒弟这一点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事实,他现在没有办法将九皇子保下来,心里就已经有些过意不去了,如果还让他亲手去弄死九皇子,又或者,是眼睁睁看着九皇子死,就太过分了。

    即便肖遥答应下来,司空逸真也没有立刻离去,还站在原地都留着。

    肖遥笑了一声,似乎看出了司空逸真的心事,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你知我知,你师父苏长留不会知道的。”

    司空逸真红着脸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等到司空逸真走了之后,肖遥就已经立刻陷入睡眠了,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养足精神准备应付的,其实不单单是他,这一夜,猛虎军和府军所有士卒,都睡得特别早,虽然他们都没有商量过,可是他们却都非常放心对方,这最后一场战斗,都选择了君子之战,肖遥也没想着还要用什么计谋,否则如果选择围城不动的话,对于皇城府军而言就是温水煮青蛙了,没有粮草补给,哪怕不动一兵一卒,想要将皇城彻底拿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肖遥没有这么做,九皇子也不会做什么夜袭的事情,不是他太过于愚笨,不懂得变通,而是因为他总觉得如果自己真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肖遥也一定会迅速做出回击,谁知道在皇城里有多少猛虎军的间谍来通风报信,毕竟两军交战,也是间谍之间的交战,不要说府军中有猛虎军的间隙了,就是猛虎军里,多多少少也有府军的间隙,这都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肖遥虽然能想到,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非得将间隙给找出来,因为他们接下来还是会不停的张扩兵力,只要有这样的想法就免不了有府军的人混进来,这个数量,会始终保持不变,无非就是杀一个来一个而已,还耽误时间。

    即便门户大开,以府军现在的垂死之姿,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呢?

    第二天,天刚亮,所有士卒都起床了,包括肖遥。

    号角吹起,大军以缓慢速度往前推移着,与此同时,府军最后凝聚在一起的三万人,也冲着猛虎军压了过来。

    这一日,将会彻底颠覆姜国。

    也有无数道目光,在盯着姜国这边的方向,北麓,大秦王朝,赵国,魏国……数不胜数。

    当初北麓女帝登基的时候,同样也有无数道目光盯着,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等到距离皇城还有三十里的时候,一个小卒忽然冲到了九皇子的马前。

    他看着九皇子,脸上写满了坚毅。

    “皇上,我们为什么要出城迎战?”那小卒问道。

    “放肆,滚回去!”小卒的话刚说完,就立刻受到了训斥。

    “等一下。”九皇子忽然翻身下马,走到了那个小卒的跟前,伸出手,帮对方拍走了肩膀上的泥土。

    看着那双黑溜溜的眼睛,九皇子笑了一声,问道:“你多大了?”

    那小卒的胆子确实小,他知道自己现在面对的是姜国目前名义上的皇帝,可依然没有多么的害怕,伸长了脖子说道:“我十八。”

    “你父母在哪?”九皇子问道。

    那个小卒也不知道九皇子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不过,他还是老实问道:“都在太平城。”

    “是了,他们都在太平城,其实在咱们这些人里,和你差不多的很多很多,他们的父母也都在太平城,如果真的等着他们打上来,你知道太平城要死多少人吗?即便府军不愿意杀百姓,可刀剑无眼难保就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到时候血流成河了怎么说?”九皇子正色问道。

    那个小卒在听完了这么一番回答之后,顿时无言以对了。

    他还真没想到,出城迎战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我这才当了姜国的皇帝,虽然没什么意义,可总得为姜国的百姓们做点什么不是?而且,我虽然不想打击你们,也不想扰乱军心,可这一仗,我们不管怎么打,都免不了被灭掉的下场,我知道即便我不说,你们心里也都明白,这段时间跑掉的人也不少,我很欣慰你们还都留在这,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不怕死的,既然咱们不怕死,那为什么不能死的轰轰烈烈一些呢?”

    九皇子伸出手,指着前方,说道:“前面,对我们而言就是沙场,可如果我们缩在太平城里,确实还能凭借着城池的优势多抵抗一点时间,那一点时间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最后的结果还是死亡不是嘛?与其死在太平城里,我觉得还是死在沙场上更有尊严一些,最起码那样,会让我觉得,我是死在前线,而不是被人瓮中捉鳖。”

    九皇子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站在他周围的人也都听见了,原本就足够低沉的气氛瞬间又消沉了不少。

    可听到后面,他们却又都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正如九皇子说的那样,虽然大家嘴上都不说,可是心里都跟明镜似得,谁不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兵力,实力,碰上有十几万士卒加上青城山修仙者以及肖遥赵铁牛这两个强大高手的下场是必死无疑呢?反正都要死了,还不如死的有尊严些。

    “杀,杀,杀!”

    府军中不知道是谁带头,忽然响起整齐有力的喊杀声。

    九皇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翻身上马,继续前行。

    那个之前还拦下九皇子马的小卒,望着大军,忽然热泪盈眶。

    他觉得,九皇子比之前的姜国皇帝,更有帝王之气。

    或许,如果一开始九皇子就是姜国的皇帝,姜国府军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

    只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如果,一切都已成了定局,又何必还得思量前后因果……

    (今天的第五更,又加更了一章,这下是真的没有了,明天再继续更新,实在困得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