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苏长留
    在灵武世界,九重高手,现在大概只有轩辕九重一个了,不过,根据肖战说的那些,还有之前大秦王朝的一场战斗,让肖遥意识到,自己的那个老爹,肖龙象,很有可能也是一个九重高手,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和轩辕九重打成那样,简直就是难舍难分啊……

    肖龙象能有这样的实力,也让肖遥坚定了不少信心,否则的话,面对大秦王朝,面对轩辕九重,他还是会觉得发慌。

    自身拥有的实力,才能让他挺直了腰杆子有底气,这个道理,肖遥很早就明白了,所以他并没有过度依赖自己可以依赖的人,而是一直想着去强大自己,现在这个道理放在这里也是同样的。

    现在正在朝他们奔赴的修仙者,到底是敌是友,暂时还没有办法判断。

    当然了,肖遥也不是一点猜测都没有,之前在姜国遇到司空逸真,两人也好好聊了一番,所以现在肖遥觉得,那个正在朝着自己这边方向赶来的修仙者很有可能就是玄剑宗的那个宗主了,除此之外,肖遥也想象不到还能有谁,如果是之前赵铁牛见过的修仙者,赵铁牛应该能在第一时间推测出对方的身份。

    正是因为赵铁牛也没有办法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才能让肖遥产生这样的猜测,总不能灵武世界真的是八重修仙者到处跑吧?

    “出去看看吧,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肖遥笑着说道。

    赵铁牛瞥了眼肖遥,也叹了口气,摇着脑袋说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淡定啊!”

    肖遥笑着说道:“难道你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

    赵铁牛只能继续摇着脑袋。

    走出军营,北方一道红光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朝着他们这边划过。

    等距离足够近的时候,肖遥也感觉到了强大的气息。

    没有任何的压迫性,非常温和,就像当他面对洪飞升时候的感觉差不多,所以这个时候肖遥多多少少也意识到,对方可能并没有什么恶意。

    也有不少修仙者都感受到了强者的气息,纷纷出来观望,看到肖遥和赵铁牛已经出来之后,那些人都凑了过来。

    “肖大哥,是不是有修仙者来了啊?”

    对于青城山的弟子们而言,肖遥的性格还是非常不错的,这要是在青城山的话,感受到强者的存在和到来,他们也不敢随便走出来,否则肯定会受到掌门长老们的训斥。走出青城山,他们的胆子倒也都大了不少。

    说的简单点,就是没有规矩多了。

    好在肖遥原本就不是那种特别在意规矩的人,他总觉得一个人总是那样活着,会非常的累。

    “是的。”肖遥点了点头。

    “那是不是小师叔啊!”有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修仙者问道。

    这个修仙者口中的小师叔说的自然就是洪飞升了。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肯定不是洪飞升。”

    听肖遥这么一说,众人立刻都紧张了起来,不是小师叔,那就有可能是敌人啊!他们又怎么还可能继续保持冷静,实在是有些困难了。

    肖遥看着众人脸上有些惶恐不安的表情,笑着说道:“你们也别有什么心理压力,应该不是敌人。”

    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用的还只是“应该”,也就说明了,其实即便是肖遥也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如此一来他们又怎么可能做到一点都不担心不紧张呢?

    “行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

    有了肖遥的这一番话,那些修仙者们,包括猛虎军的人,一个个都赶紧散开了。

    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对方真的是敌人,他们留下来其实也都帮不上什么忙,甚至还有可能添乱。更何况这还是肖遥吩咐的,在这里,他们可以谁的话都不去听,但是肖遥的话,他们还是得听的,不但要听,还一定要在最快的速度内执行。

    很快,肖遥和赵铁牛所处的地方,就已经空了下来。

    肖遥和赵铁牛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宁静。

    原本,他们还有些担心,但是当那道虹光越发越近的时候,这两人反而一点都不紧张了。

    对于赵铁牛而言,肖遥之前说的那一番话,还真是安慰到了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么一番话听着似乎有些自己安慰自己的意思,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十个字中隐藏着大智慧。

    等到那道虹光落下的时候,一个鹤发老人,站在了肖遥和赵铁牛的面前,风尘仆仆,看上去似乎已经干了很长时间的路,衣服上还有不少灰尘都没来得及掸去。

    等落在地面上之后,那老人的眼神直接落到了肖遥的身上,充满了惊诧和狐疑。

    “你身上,竟然真的有玄剑气?”

    声音听上去略显古朴,仿佛包含苍穹,有一股浩荡之气,这还是肖遥第一次感觉一个人的声音都能这么有气势。

    看着那个老人,当眼神对视的时候,肖遥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仿佛那双包罗万象的眼睛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引力,足以将自己的灵魂神吸进去一般。好在只是片刻之间,肖遥便回过神来。

    “咦?”看到肖遥眼神瞬间恢复清明,那老人也吃了一惊,“你的精神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肖遥深吸了口气,笑着说道:“您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这刚见到我,就想着用什么夺魂摄魄的手段,读我的心了?”

    肖遥又不是二傻子,怎么可能猜测不到对方之前想要做些什么。

    被肖遥这么一挤兑,老人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尴尬了。

    “玄铁剑,真的在你的手上?”老人的尴尬似乎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不过肖遥觉得,这个老人应该是那种很少与别人交谈的,这说话的方式实在是太过于直接了,这一见面几乎就是直入主题,不绕圈子,自然是好的,但是不够活络,也会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即便肖遥原本就不是比较在意这些东西的人,可老人这么直白的表达方式,难免会让他产生一种被“质问”的错觉和压迫感。

    他稍微皱了下眉头,盯着眼前的老人,问道:“您好像还没表明您的身份吧?”

    其实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从刚才问出口的那个问题,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判断。

    之前就有了猜测,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

    他这么说,只是让气氛得到一些缓冲而已。

    被肖遥这么提示之后,那个老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之前说话的方式有些不妥。

    短暂的沉默后,老人说道:“我就是玄剑宗的宗主,许狂歌的弟子,苏长留。”

    肖遥心里吐槽了一下,这个名字可真的一般啊!长是个多音字,也是长大的长,长瘤吗?这寓意也正是绝了,考虑到对方的身份,所以这样的话,肖遥也就是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非常直白的说出来,否则,非得打起来不可……他觉得,以这个老人的实力,自己和赵铁牛加起来,都打不过对方,所以还是不要产生什么矛盾的好。

    不但不能产生矛盾,还得好吃的好喝的招待啊!

    “前辈,外面风大,进去聊吧。”肖遥说道。

    苏长留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跟在肖遥和赵铁牛的身后走进了军营中,等到坐下来之后,肖遥又给对方倒了杯茶。

    苏长留似乎有些不适应,不过还是双手接过了茶杯,抿了一口,放下后,又立刻问道:“你真的有玄铁剑?”感情这家伙还一直惦记着这个,一秒钟都不愿意耽误正事呢。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前辈,玄铁剑确实在我这,也跑不掉,我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一次就您一个人赶来了呢?”

    “那几个人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早就不知道给我甩到哪去了,我哪有时间还管他们。”苏长留说道。

    肖遥:“……”

    这个宗主,还真是够不负责任的,谁是苏长留的弟子,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现在肖遥算是理解为什么苏长留能这么快赶过来了,还真是火力全开啊。

    “对了,玄铁剑在哪啊,我能看看吗?”苏长留问道。

    他觉得,自己现在表现的已经相当含蓄了,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不要让肖遥感到太过于直白。

    可他现在实在是太关心玄铁剑的事情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着急赶过来。

    肖遥叹了口气,只能先将玄铁剑拿了出来。

    看到玄铁剑之后,苏长留的眼睛又亮了不少。

    “这……这真的是玄铁剑!”苏长留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下意识伸出手,朝着玄铁剑抓去,然而就在要接触到玄铁剑的时候,手臂猛地一震,接着身体就往后退了一段距离,仿佛受到了什么能量的冲击一般。

    “差点忘了,玄铁剑是认主的。”苏长留苦笑着说道,“看来,这把剑真的是师父赠与给你的了。”

    “难不成你之前还怀疑是我抢来的?”肖遥乐呵说道,“我要是真能从许狂歌的手上抢走东西,那我现在还能坐在这和你说话?你刚靠近我就一巴掌将你拍死了好不好!”

    虽然肖遥说话的方式非常不客气,但是仔细听着却一点毛病都没有,很有道理啊……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