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您想好了?
    对于肖遥而言,这一次的太平城之行,自然算是非常顺利的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还有了玄剑宗这么一个意外收获,虽然到现在他都没有搞清楚玄剑宗到底是怎么情况,但是根据现在那个叫司空逸真的家伙态度而言,对方对自己似乎也没什么恶意。

    当然了,肖遥的想法其实也没多么的复杂,然而就在他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赵铁牛还给肖遥泼了一盆冷水。

    “虽然我对那个玄剑宗不是特别了解,以前也没怎么听说过,但是我觉得,如果那个宗主,真的是八重修仙者,还是个剑气高手的话,他想要杀了我都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我也不可能保护你了。”赵铁牛冷不丁说道。

    肖遥看了眼赵铁牛,问道:“也就是说,我只能祈求着他是我的朋友,如果他是我的敌人,我就必死无疑了?”

    赵铁牛不假思索点了点头。

    肖遥托着下巴说道:“但是我终究觉得,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

    赵铁牛叹了口气,说话时候语气也颇为恨铁不成钢,说道:“可不能什么时候都太过于依赖自己的运气。”

    说到这,他又担心自己说出口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重了,又补充说道:“虽然我承认你的运气一直都是挺好的,但是,运气是一回事,自身的实力还是一回事。”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说道:“我知道的,安啦安啦!你就放心吧。”

    看到肖遥这么吊儿郎当明显没将自己的话当一回事的样子,赵铁牛心里想着,我要是真的能放心,那才是奇了怪了。

    “其实,现在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只能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了。”肖遥直白说道。

    赵铁牛看了眼肖遥,眼神中都有些诧异。

    似乎,在他的眼中,肖遥从来都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这要是在一般情况下,肖遥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啊。

    大概是看出了赵铁牛的心中所想,肖遥笑着说道:“你也别觉得,我这个人太大意,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我要面临很多危险了,如果不管什么时候,我做什么,或者说想要做什么,都要三思而后行将所有的风险都考虑进去的话,那我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就找个安全的地方将自己藏起来算了。”

    赵铁牛是个非常细微的人,比如肖遥刚才说的那一番话,他就察觉到了里面的重点——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来到这个世界?

    难道是说,被生下来的时候?

    赵铁牛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如果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或许也不会根据肖遥的这一番话联想什么,但是赵铁牛显然不是普通人,肖遥的这一番话,已经足够他联想很多了。

    从他第一次看到肖遥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从哪个时候开始,在赵铁牛的心里,就已经悄然埋下了一颗种子,肖遥的这一番话就像是雨水,开始浇灌着他心里的那颗种子,虽然已经有了很多想法,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问,没有说,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对待肖遥的态度,不管存在多少的好奇,只要肖遥不说,他就不会主动去问,只要慢慢去了解,不管是什么问题,什么疑惑,都会有拨开云烟见天日的那一天。

    “反正这一次,只要是解决了青城山的危机,对我而言,就是任务完成了。”肖遥笑着说道,“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追求的人。”

    对于肖遥的话,赵铁牛不置可否。

    肖遥真的是那种没有追求的人吗?谁这么认为,才是真的蠢吧?

    虽然赵铁牛不知道肖遥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凭借着他对肖遥的了解,他觉得肖遥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的,在这个家伙的身体里,住着一只野兽,而且还是那种破坏力非常可怕的野兽,他觉得肖遥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别的暂且不说,就说现在这个灵武世界,有几个人,敢站在大秦王朝的对立面?谁不认为站在大秦王朝的对立面是螳臂挡车?

    可是肖遥不但这么做了,而且做得一切都是非常有章理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现在如果有人知道肖遥的想法,或许也会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但是一旦知道肖遥在前提铺垫了什么,恐怕他们都会张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这就是肖遥的实力,可怕的实力,还有让常人都感到难以想象的部署力与执行力。

    之后,赵铁牛和肖遥便就此分开了。

    猛虎军那边,还是需要一个强大的修仙者帮忙,这样的实力,交给赵铁牛,肖遥还是非常放心的,至于他,则是专门去了一趟青城山,将自己这一次在太平城做的事情简单阐述一遍。

    到了青城山之后,肖遥也没有兜圈子,直接找到了老掌门,将这一次的太平城之行全部说了一遍,在听完了肖遥的叙述之后,老掌门也有些诧异。

    “那个姜国皇帝,真的这么好说话?”显然,老掌门对肖遥的简单言辞感到有些诧异。

    肖遥笑了一声,其中他也隐去了一些,其中就包括司空逸真的事情。

    倒不是他觉得老掌门不是那种可以信任的人,而是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会将原本看上去一目了然的事情给复杂化,肖遥就是一个非常害怕麻烦的人。

    只是既然现在老掌门又开始继续发问了,肖遥也想着继续说下去,而且,他觉得自己对于玄剑宗,知道的是少之又少。

    所以,他试探着问了一句:“掌门,您听说过玄剑宗吗?”

    肖遥这句话说出口,掌门的脸色立刻变了。

    他四下望了望,这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等到冷静下来之后,他端起面前的水杯,稍微抿了下嘴唇,之后认真问道:“这个门派,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看到老掌门的一系列反应,肖遥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意识到,这一次自己还真是问对人了。

    于是,他立刻将自己这一次和司空逸真之间的接触全盘托出。

    听完了肖遥的话,老掌门也很是诧异。

    “你是说,这一次姜国之所以能够反扑猛虎军,就是因为得到了玄剑宗的支持?”老掌门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玄剑宗那几个修仙者的话,猛虎军也不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

    虽然之前肖遥前往赵国的时候,姜国局势也没有特别明朗化,但是总的而言,一切对于猛虎军而言都是有利的,可是肖遥刚离开还没有多久,猛虎军就彻底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界,即便是有执行力非常强的柳乘风,也没有办法挽回一点优势,当时,青城山的人也都觉得有些好奇,后来只是觉得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肖遥不在,现在听完了肖遥的这一番话之后,老掌门才意识到,还是自己之前了解的太少了。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猛虎军和府军之间的争斗,原本就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

    “老掌门,这个玄剑宗,你了解多少啊?”肖遥问道。

    老掌门微微一愣,笑着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有所了解呢?”

    肖遥哭笑不得,说道:“你脸上的表情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老掌门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要说起来,玄剑宗这三个字,我听说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原本这个门派也是响彻江湖的,只是时间很短很短,可以说是昙花一现,几乎只是眨眼间,这个门派就从江湖上消失了,当初还有传闻,说是因为玄剑宗不服从庙堂的安排,被人灭掉了,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玄剑宗只是隐世了。”

    老掌门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听你说的那些,确实如此,我只是不明白,那个玄剑宗为什么没有想着要扬名立万呢?”

    肖遥好奇问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想着扬名立万呢?”

    肖遥的这一番话,让老掌门忽然沉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老掌门才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原本,我一直觉得,我已经看淡了一切,但是现在,我忽然意识到,其实我以前想的还是太多了,比如,我不愿意介入猛虎军和府军之间的战斗,一方面是为了减少伤亡,另外一方面,则是不希望青城山陷入被人唾骂的境地。”

    确实,现在局势还充满了太多的未知。

    如果青城山帮了猛虎军,那万一最后胜出的还是府军,历史会怎么定义青城山呢?

    如果他们帮的是府军,最后猛虎军大获全胜,他们又该被置于何等未知呢?

    说到底,还是老掌门太爱惜羽毛了。

    在老掌门做深刻检讨的时候,肖遥只是在一旁安安静静听着。

    这可不是他能插话的。

    “肖遥,下山的时候,带上青城山的弟子吧。”老掌门说道。

    肖遥眼皮子稍微动了一下,虽然心中已经无比激动了,可还是沉住气问道:“您想好了?”

    这是洪飞升的家。

    老掌门他们,都是洪飞升的家人。

    所以,除非是万般无奈,否则,他都不会想着要将这些人卷进来,可现在这样一番话既然是从老掌门的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切自然都是另当别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