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毫无尊严的皇帝
    <>等肖遥和司空逸真两人一起走出来,赵铁牛和姜国皇帝脸上都写满了好奇,之前还生死搏斗的两人,竟然肩并着肩,看上去还是满脸轻松的模样?

    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啊?

    其实赵铁牛倒不是很在意,但是姜国皇帝就很在意了。

    “司空先生,你们这是?”姜国皇帝现在最想听到的答案,就是司空逸真将肖遥给招安了。

    即便他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很小。

    司空逸真看了眼姜国皇帝,说道:“我之前已经和肖遥说过了,之后,我们玄剑宗所有弟子都不会插手他们和你们姜国之间的事情。”

    司空逸真的这样一番话,对于姜国皇帝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姜国皇帝瞪大了眼睛看着司空逸真,眼神中写满了诧异。

    看着姜国皇帝眼神中的诧异,司空逸真倒是没什么反应,甚至都没打算好好对对方解释什么。

    肖遥只是在边上安安静静看着,一点也不着急。

    赵铁牛一直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不错,而且他觉得,凭借着自己对肖遥的了解,不管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对肖遥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这两人到底聊了些什么啊,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司空逸真做出颠覆战局的决定。

    他现在都要怀疑肖遥是不是给这个司空逸真给洗脑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司空逸真这个原本的敌人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实在是想不到,能用什么样的方法做到。

    反正现在,赵铁牛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司空逸真看着姜国皇帝脸上极度不快的表情,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这是我已经做好了的决定,现在和你也只是说一声打个招呼而已。”

    其实司空逸真觉得自己说出口的话已经非常客气了,如果不是因为姜国九皇子的关系,他都不会解释一句,他做什么,说什么,还需要向姜国皇帝打招呼吗?

    作为一个修仙者,他该有的骄傲还是有的,和洪飞升赵铁牛等人不一样的是,他们玄剑宗一直都是处于隐世状态,所以不要说是姜国了,即便是大秦王朝赵国清秋王朝等那些国家,他也不会太当回事,隐世太久了,对于外面的庙堂就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反正在司空逸真看来,姜国皇帝也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压力,所以在面对对方的时候,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对于他而言,在这个世界上能给他造成压力的也没几个人了,即便是一些强者,又能如何呢?不过就是一个死罢了。

    这个时候,肖遥也走了过来,他看着脸色铁青的姜国皇帝,贼兮兮笑道:“看来你想要弄死我,还是有些难啊!”

    姜国皇帝气的身体都在发抖了。

    他恶狠狠盯着肖遥,这是他当皇帝这么长时间以来,最沉不气的一天了。

    他连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然而现在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将肖遥给弄死吧?毕竟现在他也没这个能耐了,还真是越想越憋屈。

    之前有司空逸真撑腰,他都不敢多么的嚣张,更何况现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导致司空逸真直接倒戈了,他的脑子都有些不太好了,这个时候还有些不太灵光,就在他郁闷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肖遥又继续开口了。

    “对了,咱们之间的赌约怎么说?”

    听到肖遥的这一番话,姜国皇帝又郁闷了。

    之前的赌约是什么内容他自然还记得,但是现在,肖遥和司空逸真等于没打起来,还成功将自己这边最大的依仗给策反了,按道理说,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局已经是没有办法判定的,可看肖遥现在的架势,明显就是一副逼宫的架势。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姜国皇帝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强笑着说道:“那您的意思呢?”

    他现在称呼肖遥,都用上了您这个字,可谓是彻底放低了姿态。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现在拿肖遥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呢?但凡还有一点办法的话,他都不会让肖遥这么舒坦,要说起来,他可能是姜国最想弄死肖遥的人了,从肖遥出现到现在,姜国几乎就没有太平过,先暗中将猛虎军扶持起来,这无疑给姜国皇权的统治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站在皇权制高点的姜国皇帝,显然就是这一场动荡中最大的受害者了。

    说起这些,他都有一种眼泪想要落下的感觉。

    “青城山那边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肖遥说道。

    姜国皇帝的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做到果断拒绝,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他也没有足以支撑着他和肖遥挺直了腰板子谈话的资本。

    “行。”姜国皇帝微笑着说道,“虽然您和司空先生之间没有分出胜负,但是从目前的角度看,最后的胜利者也应该是你了。”

    不得不说,姜国皇帝这么一番话说的非常有艺术,一方面算是表达了自己心里的不满,另一方面也是稍微刺了一下司空先生,暗示他肯定不如肖遥,这么简单的激将法,根本不足以给司空逸真造成任何的心里压力,他目光移至别处,像是在搜寻着什么,又或者,只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向姜国皇帝表达自己内心的平静和不在意。

    司空逸真的表情态度,让姜国皇帝也叹了口气,知道这是彻底没有机会了,最让他感到抓狂的是,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了什么地方。

    “好,皇帝不愧是皇帝,君无戏言,当真不是说说而已啊!”肖遥笑着说道。

    “皇帝”这两个字,从肖遥他们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来,当真是毫无敬畏之情啊!

    肖遥刚才的那一番话,在姜国皇帝听来,更像是一种对自己的嘲讽,不管对方有没有这样的意思,反正姜国皇帝听着,结合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这么回事了。

    肖遥往后退了几步,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咱们能这么和谐的沟通好,多余的话也就不需要多说了,若是有缘在这太平城外相见的话,我们坐下来喝顿酒吃顿饭,也是不错的。”

    姜国皇帝只能皮笑肉不笑点头。

    肖遥和赵铁牛,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化作了一道虹光离去。

    司空逸真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走到了姜国皇帝的跟前。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肯定有些不满。”

    说到这里,还没有等姜国皇帝摇头否决,司空逸真就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别说不是,这样的话听着太假,谁都不相信,我们都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反正从之前到现在你都没太将自己的身份当回事,我也不打算非得将那些好听的话挂在嘴边了,肖遥的身份,对我而言可能有些特殊,如果这一次,一切都和我想象的那样,顺利进行的话,或许很快,肖遥就会成为我们玄剑宗最为特殊的人。”

    姜国皇帝眉头紧皱,有些听不明白司空逸真这一番话的意思。

    司空逸真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或许你现在还不明白,其实我的心里也没什么定数,等到一切都水落石出了,你那个儿子,我的小弟子,或许也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了。”

    姜国皇帝点了点头,只是表情看着有些僵硬。

    “行了,不管你到底是真明白了,还是敢怒不敢言,我都没办法和你解释什么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呢。”说完这句话,司空逸真也化作了一道虹光,瞬间消失。

    偌大的广场,现在只剩下姜国皇帝一人站着了。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被罩住的烛火微微摇曳着,全部照在了他的身上,也照出了他此时近乎于狰狞的表情,过了一会,他忽然怒吼了一声,犹如一只癫狂的猛兽。

    他怒!

    怒到了极点!

    肖遥化作虹光走了。

    赵铁牛化作虹光走了。

    司空逸真化作虹光走了。

    那些人何曾和他像模像样的打过招呼?

    难道他们不知道修仙者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禁止飞行的吗?可是他们又在意过这些吗?更何况这里还是姜国的皇城,太平城啊!还是在太平城的红墙里面啊!这就是打脸,恶狠狠的打脸,将他当做一条狗般,丝毫不给面子,作为姜国的皇帝,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可是今天,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了挑衅和嘲笑。

    肖遥敢单枪匹马闯到太平城用修仙者的实力,逼迫他撤兵。

    更让他感到愤怒的是,在他眼中一直都没什么太大用处只能被权力趋势的修仙者,不但给他造成了太大的压力,甚至还将向对方屈服。

    作为姜国的皇帝,他觉得自己的尊严都已经被人踩在脚下,并且碾碎了。

    除了怒吼,咆哮,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等了许久,御林军统领才小心翼翼走到跟前。

    “圣上……”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姜国皇帝挥手打断了。

    “撤兵,青城山撤兵……”他有气无力地说。

    每一个字,都在抽干着他体内所有的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