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那可难说
    等两人都坐下来之后,那个六重高手立刻开口了。

    “这玄铁剑,你到底是从哪得到的?”这应该就是对方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了。

    肖遥四下望了望,找到了茶杯和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就将茶具放回了原处,并且给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递了一个简单的眼神,意思就是想要喝水的话就自己倒,反正老子不会伺候你的。

    六重高手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焦急,又问了一遍:“你的玄铁剑,到底是从哪得到的啊?”

    肖遥抿了抿嘴唇,眯着眼睛看着六重高手,说道:“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急躁啊?再问我这些问题之前,是不是应该做一番自我介绍呢?”

    老实说,通过对方脸上的表情,肖遥能很快判断出,或许在这个时候,对方连想要掐死自己的心都已经有了。

    那六重高手正在大口大口呼吸着,显然就是在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毕竟他得先将自己想要掐死肖遥的这种冲突给压下去。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六重高手忍着不耐烦说道:“我叫司空逸真。”

    “然后呢?”肖遥问道,“没了吗?”

    “今年四百多岁,具体多少岁,我现在已经忘了,来自玄剑宗。”司空逸真继续说道。

    肖遥笑眯眯说道:“没了吗?”

    “……”司空逸真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你想知道的,还很多啊?”

    肖遥点了点头。

    司空逸真冷笑了一声,说道:“不是什么事情,你都需要知道的,也不是你该知道的。”

    肖遥微微颌首,点了点头,似乎是比较赞同对方的说法。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秘密了吧?首先,你的这把剑,到底是从哪得来的?”司空逸真正色说道。

    肖遥伸出一根手指头摆了摆,说道:“不是什么事情,你都需要知道的,也不是你该知道的。”

    司空逸真:“……”

    他是真的想要发火了,这一点从他额角上暴跳的青筋就可以看出来,因为这就是他之前对肖遥说的话,却没想到对方会立刻还给自己,中间都没有任何的停顿和过度,实在是太过于直接了,他觉得自己确实都已经解答肖遥的一些问题了,现在自己才刚刚提出第一个问题,对方却直接不回答,这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感到无比的愤怒吧?

    肖遥看着司空逸真脸上愤怒的表情,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你也没什么理由生气,或许在你看来,你觉得自己已经回答我的一些问题了,但是我想你应该也明白,我想要知道的绝对不是这些,恰好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那些,你不愿意将你的秘密告诉我,却想着让我把我的秘密告知于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你这就属于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啊!”

    肖遥的一番话,也让司空逸真迅速冷静下来,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肖遥说的似乎也挺有道理的。

    只是,他始终喜欢站在主动的位置,而不是现在这样如此的被动,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只能说他不是特别的了解肖遥,如果他真的足够了解肖遥的话,就该明白,这原本就是肖遥的行事风格,不管是和什么样的人聊天谈判,始终都是喜欢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的,不要说是司空逸真了,即便是轩辕九重坐在他的面前,他依然会这么做,只是看那个时候的他,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了而已。

    能够让轩辕九重甘愿被引导,这样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在灵武世界出生了,不过这也不是肖遥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只能算是随口一说而已。

    “这样吧,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你再问我,我一定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司空逸真正色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

    司空逸真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还想要怎么样?”这句话的潜在意思就是在问肖遥,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肖遥看着司空逸真,说道:“首先,是你找我谈的,又不是我死皮赖脸非得拉着你过来的,对不对?”

    “……”司空逸真想了想,点了点头,这就是刚才才发生的事情,即便他想要抵赖,也没办法抵赖啊。

    “既然你承认了,那就好办了。”肖遥一只手在桌子上画着圆圈,继续说道,“既然是你主动找我要聊一聊的,那么还好意思让我先说吗?你凭什么啊?你哪来的自信啊?”

    被肖遥这么挤兑,司空逸真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但是他也仔细想了想,觉得肖遥说的这些,似乎也都挺有道理的。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司空逸真看着肖遥问道,“别指望我会将什么都告诉你,老实说,虽然我对你还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我总觉得你是个非常不靠谱的人。”

    肖遥简直要被司空逸真这样敏锐的洞察力给吓坏了,这还没有多么的了解呢,就已经看出自己不靠谱的本性了吗?一时间肖遥竟然有些小小的尴尬了。

    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是那种非常不要脸的人。

    “那你说怎么办吧。”肖遥一摊手说道。

    司空逸真原本想说,他自然希望肖遥能够立刻解答自己心中的疑惑,只是看肖遥现在的架势,他知道即便自己真的这么说了,对方也不可能答应下来,根据之前和对方谈话的经验,他觉得不但起不到什么效果,反而还会自取其辱。

    这样的事情,他才不想做呢。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肖遥才说道:“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我们严肃一些,一人问对方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对方都必须回答,如何?”

    原本,司空逸真是不愿意答应的,但是在经过了仔仔细细的思忖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肖遥又补充道:“先说好啊,回答一定要是真实的。”

    肖遥的这一番补充,仿佛刺激到了司空逸真,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目圆瞪道:“我堂堂六重修仙者,还会撒谎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不成?”

    虽然看司空逸真的模样非常生气,可肖遥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就是他需要的反应。

    “好,那就开始吧,谁先来?”肖遥问道。

    “我先来!”司空逸真说。

    虽然他说自己不会撒谎,但是在这样的问题上,他倒是挺着急的。

    肖遥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行。”

    “这把玄铁剑,你到底是从哪得到的?”司空逸真问道。

    这个问题,司空逸真都不知道问多少遍了。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不就已经和你说过了吗?这是它的主人给我的,玄铁剑的主人就是许狂歌,这个你应该也知道吧?否则,估计你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

    “这怎么可能……”这个答案,和肖遥之前给他的答案是一样的。

    可是,之前肖遥说的时候,司空逸真就是不相信的,否则也不会重复问这个问题。

    肖遥摆了摆手:“可能不可能,是你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我问你,你们这个玄剑宗,和许狂歌是不是存在什么关系?”

    司空逸真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看着也很是难看,说道:“许狂歌,就是我们的祖爷。”

    肖遥皱了下眉头:“你是说,这个门派,是许狂歌当初创下的?”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肖遥都不该问问题了,之前说好了,是一人回答一个,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叫司空逸真的男人,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肖遥计较太多,又点了点头,说道:“准确的说,不是,只是我们现在的宗主,是以前许剑仙收的一个徒弟,后来他创下了玄剑宗。”

    肖遥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司空逸真继续问道:“那我们的祖爷,现在在哪?”

    肖遥伸出手,指了指房顶。

    无声胜有声。

    虽然肖遥没有明说,可司空逸真还是无比的激动。

    “你是说,祖爷真的飞升了?”

    “是。”肖遥笑着说道,“他飞升的时候,我就站在边上,如果他没有飞升的话,断然不可能将这把剑赠与我的。”

    这也是司空逸真一直很好奇的问题:“可是,我们祖爷为什么要将玄铁剑赠与你啊?”

    肖遥翻了翻白眼,心里想着,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应该是去问许狂歌吧?

    可看人家司空逸真在这个游戏环节里还是非常配合的样子,他也不好意思说的这么直白,于是说道:“之前我帮了他一个忙,这么说,你能满意吗?”

    “嗯……”具体是什么忙,司空逸真到也没问,或许,他觉得这对他而言也不是很重要。

    忽然,司空逸真眼神一亮,问道:“你可愿和我去一趟玄剑宗?”

    肖遥使劲摇头。

    “为什么啊?”司空逸真没想到肖遥拒绝的这么干脆,顿时有些着急了。

    看上去,和他稳重的人设非常不相符。

    肖遥气得不行,说道:“我要是去你们玄剑宗,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司空逸真哭笑不得,说道:“现在祖爷的剑都已经在你手上了,你觉得我们玄剑宗还会为难你吗?”

    肖遥耸了耸肩膀,嘴里嘟嚷了一句:“那可难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