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借一步说话
    当剑气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肖遥也没有感觉到了任何的压力了,这就是他觉得最为怪异的地方。

    等到剑气散去的时候,那个六重高手也没有像之前一样朝着肖遥杀过来,反而在远处看着肖遥,眼神中写满了疑惑。

    “你手中的剑,是玄铁剑?”那六重高手开口问道。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听着似乎都在颤抖。

    肖遥微微一愣,摇了摇头。

    “不是?怎么可能,这绝对是玄铁剑!”那个六重高手开口吼道。

    肖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我摇头的话,是因为我觉得这把剑似乎并没有名字,再说了,你特么既然都已经确定了,还非得问一句做什么?有意思吗?”

    “……”六重高手没说话。

    也不知道是因为大脑还在思索着什么,还是因为被肖遥怼的无言以对了。

    可肖遥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应该大一些,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六重高手,心里素质不可能这么差吧?

    “玄铁剑怎么会在你手上呢……这不可能啊……”那个六重高手此时还在喃喃自语着。

    肖遥这个时候也有些懵逼了,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六重高手,似乎认识自己手中的这把剑。

    这倒是让肖遥非常感兴趣了,这把剑就是许狂歌在飞升的时候赠与他的,然而,对于这把剑,肖遥知道的却很少很少,如果眼前这个修仙者真的知道一些的话,他当然想要和对方好好聊一聊了。

    而且,在肖遥取出这把剑并且挥出体内剑气的时候,看对方的架势,似乎也没打算继续扑上来与自己以命相搏了。

    从对方脸上的表情,肖遥就已经看出了很多东西。

    而且,之前那个修仙者,说自己手中的剑,名字叫玄铁剑,倒也贴切,因为在此之前肖遥也互换称呼过玄铁剑这个名字,完全是脱口而出。那这个六重高手的门派,又叫做玄剑宗,他忍不住的想着,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联系呢?如果真的是这样,或许,那个玄剑宗和许狂歌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呢。

    额,在这个时候用上不为人知这四个字,仿佛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

    “你是不是认识这把剑原先的主人啊?”肖遥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个六重高手脸色也再次发生了变化。

    接着,他的身体直接落到了地面上,肖遥想了想,也跟着一起落到了地面上,毕竟老在空中悬停还是非常消耗灵气的,即便是五重高手,时间长了也会觉得有些吃不消啊!否则的话,修仙者们只要悬停在空中放大招岂不是可以天下无敌了,多少军队来也不可能将其斩杀了。

    “你知道这把剑的主人是谁?”那个六重高手问道。

    此时,赵铁牛的眼神也转移到了肖遥的身上。

    之前他也意识到肖遥手上的那把剑有些古怪,只是以前一直都没有问过而已。

    在他对肖遥的印象中,这就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秘密的人,而且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非常的小心谨慎,所以他会担心如果自己真的非常轻易的将这个问题给问出来,或许就会给肖遥带去非常不好的感觉,甚至,还会引起肖遥强烈的反感,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了,虽然他和肖遥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并且算是帮了对方不少忙,可是,他心里始终明白,自己与肖遥之间的关系,算不上亲密。

    这其中,最为简单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和肖遥之间存在着太多的隔阂。

    他对肖遥有很多不可说的秘密,虽然现在他和肖遥一样都站在了大秦王朝的对立面,但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也是大秦王朝的人,并且掌握着大秦王朝很多的机密,这些机密,都是他不能或者是不愿意向别人透露的,因为他骨子里终究还是大秦王朝的人。

    肖遥对他存在的那些秘密,都没有多说的必要了。

    就是因为两人之间存在着太多的秘密,所以才导致他们都没有办法彻底去信任对方,在面对对方的时候说什么做什么,都要三思而行。

    现在,忽然聊到了肖遥手中的那把剑,赵铁牛自然也来了兴趣。

    “这把剑,就是他的主人给我的,我当然知道了。”肖遥说道。

    他也不担心对方会不会是许狂歌以前的仇人,即便真的是又怎么样呢?反正大家原本就是站在对立面的了。自己之前还杀了他们门派的人,据说他们的宗主,还是个七重甚至是八重九重的修仙者。

    要说结仇,早就已经有仇了,他还怕个屁啊?

    “不可能!”六重高手瞳孔骤然收缩,怒道,“这绝对不可能!你才多大?你怎么可能见过他?”

    肖遥一听这话,顿时乐了,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你是真知道这把剑以前的主人是谁啊。”

    六重高手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变幻莫测,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他忽然往前走了一步,开口说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肖遥还没有回答呢,站在远处的赵铁牛却已经开口了。

    “不行!”

    肖遥看了眼赵铁牛,赵铁牛对着他摇了摇头,满心担忧。

    虽然赵铁牛没有说出其中的原因,肖遥也能猜到,肯定是赵铁牛觉得,只有自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才算是安全的,有这样的想法倒也不过分,之前肖遥就已经和这个六重高手交过手了,赵铁牛是个明眼人,肯定能看出自己和对方之间实力的差距。当然了,肖遥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首先,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虽然他和那个六重高手之间的实力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如果借用鬼门秘法的话,虽然做不到将对方斩杀,可还是能逃跑的,即便跑不掉,也能坚持到赵铁牛的支援。

    “放心吧,我对自己有信心。”肖遥笑着说道,“坚持到你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赵铁牛想了想,点了点头,只是脸色稍微有些不悦,不用说肖遥都能猜到,这家伙肯定又是在暗自腹诽觉得自己太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了。

    然而,当他啊意识到肖遥的眼神无比坚定之后,原本想要制止的想法也算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其实,肖遥答应下来,不单单是因为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而且,他也是真的非常好奇那个六重高手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反正对方想要说的,绝对是自己之前不知道的,甚至对那个六重高手而言都是一些秘密,否则的话,也不会想着非得和自己借一步说话。

    肖遥不算是那种好奇心爆棚的人,但是一想到对方身上无比纯粹的剑气,他就有些忍不住了,会想着,如果自己也能学会如何更加娴熟的掌握自己体内的剑气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那个姜国皇帝这个时候都有些懵逼了。

    这两人刚才不还是在交战的状态吗?

    怎么这说停就停下来了?

    不是还有赌约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该怎么算啊?

    只是现在他还不好多说什么,在观看了刚才的战斗之后,他忽然意识到,不管是肖遥还是那个六重高手,似乎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起的。

    这样的家伙,想要弄死自己,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他也忽然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或许,自己根本就不该招惹青城山,以前的他一直觉得,青城山修仙者虽然众多,但是也不可能和姜国数十万士卒分庭抗争。

    可是他却忘了,如果那些修仙者,一个个都可以为自己所用的话,该有多好啊,最起码,如果有青城山作为自己的靠山,那么面对肖遥这样的对手,他也不需要担惊受怕了。他又想着,如果这一次来找麻烦的人不是肖遥,而是洪飞升,是不是现在的自己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呢?

    这些,似乎都已经变成未知的了。

    原来,被自己一直都很看重的皇权,归根结底也就是那么回事,在面对这些强大修仙者的时候,能起到的作用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这么想来,他的小心脏都有一些难受了……

    那个六重高手,倒是挺给姜国皇帝面子的。

    他走到了对方的面前,微微躬身,说道:“皇上,我有些事情,需要和那个小子聊一聊,可否给我找个安静的环境?”

    蒋国皇帝原本还想问一句他们到底打不打了,可话到了嘴边,还是硬生生被咽了回去,没办法,谁让现在主动权压根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呢?

    “行,我的御书房就不错。”姜国皇帝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也顺手指了一个方向。

    六重高手顺着姜国皇帝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转过脸看着肖遥,肖遥笑了一声,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姜国皇帝的御书房,关上房门的时候,那六重高手似乎还布下了一个结界,肖遥简单感受了一下,似乎只是一种禁止声音传播和被窥探的结界,想要破解非常简单,可如果真的被破解,他们也会立刻察觉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