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玄剑宗
    天知道我到底有多么的委屈。

    这就是那个与肖遥对阵的男修仙者内心深处的独白。

    其实他还是挺希望自己的师妹能够上来助阵的,可之前大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如果现在让自己的师妹上来参战,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他倒不在意肖遥的看法,这里也没有外人,即便真的是二打一,等肖遥死了之后,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当着自己师妹的面,自己总得有一点点小骄傲吧?否则还怎么好意思和那个二师兄竞争呢?

    女人嘛!都会崇拜比自己强大很多的男人,一旦产生了崇拜的心里,距离相扶白头也不远了,虽然他闭关修行多年,可这些道理还是知道的。

    所以,现在的他能做的就是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总是长剑在手,他的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了。

    之前和肖遥交手的时候,他就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势,现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就能扭转之前的局势吗?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似乎并不是很大,好在他对自己的师妹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总觉得自己的师妹应该没那么缺心眼,虽然之前自己拒绝了师妹的帮助,但是等需要她出手的时候,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忽然觉得自己根本无所畏惧,反正就算对方真的很厉害,一下子对付两个五重高手也肯定是吃不消的,自找死路。

    然而,他的想法还是有些太单纯了。

    之前那两人的对话,其实也算是间接的提醒了肖遥。

    其实对方的想法也没什么错,正如那个男修仙者所想的一样,现在虽然肖遥还可以占据一些优势,可如果这两个家伙一起冲上来的话,他觉得自己的胜算就没有那么大了,倒不是说没有一战之力,只是之前主动的局势可能会被瞬间扭转变成劣势,他没有必要冒那个险,太不值得了,肖遥虽然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但是,那种没意义的冒险,他还是不会去做的,那不是胆子大,是缺心眼。

    肖遥肯定不是那种缺心眼的人,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将其斩杀,让那个女修仙者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战斗再次拉开,肖遥的速度比起之前似乎还要快了一些,而且,气势汹汹,眼神中都弥漫着一股杀气。

    这个时候,那个站在肖遥对立面的男修仙者,接触到肖遥的眼神后,顿时身体变冷,仿佛整个人都被荒古巨兽盯上了一般。

    那个女修仙者,也察觉到了肖遥杀气的变化,可一想到自己之前师兄说的那些话,又不好意思立刻冲上去帮忙,否则那不是打人家的脸吗?

    而且,她对自己的师兄还是有一些信心的。

    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对手,确实很强大,但是不管多么的强大,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五重修为初期,能怎么着呢?

    即便自己的师兄真的不敌对方,可想要拉开距离保存性命,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可这个时候,那个男修仙者想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有些困难了。

    肖遥压根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眨眼间,握着符离的肖遥,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个瞬息,手中长剑闪耀起一道金光,掠过虚空,带着一股摧城撼山的气势,朝着那男修仙者压了过来。

    这一刻,肖遥体内的元婴也陷入了疯狂运转的状态,体内灵气与剑气,交织在一起,凝成一股滔天气势。

    在这个时候,不管是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肖遥的这一剑,似乎都不会显得多么夸张。

    那男修仙者的瞳孔骤然收缩。

    在这一个呼吸间,他已经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

    当他想要抬起胳膊用手中剑去抵挡的时候,却猛然意识到,在抗拒肖遥气势的情况下,他的速度仿佛都慢了许多,这是他最为直观的感受了。

    伴随着肖遥气势一起袭来的,还有死亡的气息。

    此时,两人几乎是面贴着面,肖遥眼神中闪过的狠厉凶光,他看着是那么的清晰。

    微微张开嘴,手中长剑猛然震飞出去,他的身体也被气浪掀翻。

    还没等他回过神,从腹部立刻袭来了一阵凉意。

    “你也配用剑吗?”肖遥那不夹杂任何复杂情感的声音徐徐传来。

    男修仙者看着肖遥,说不出一句话,瞳孔慢慢扩散,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实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蜕变。相比较于停顿之前,他觉得,和自己交手的简直都不是一个人。

    在此之前,对于肖遥而言,男修仙者虽然也是他的敌人,可肖遥却并没有太将对方当回事,而且,他觉得对方的剑招看着也有些意思,就忍不住多琢磨了一会。

    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那个女修仙者,此时已经面无人色,整个人都傻住了。

    在他们门派,他的这个师兄,应该算是天赋非常不错的了,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进入五重高手的境界。

    虽然她也是个五重高手,可现在也不过只是个五重初期的修仙者。

    她觉得,自己肯定比不了自己的师兄。

    从客观的角度说,事实也确实如此。

    然而现在,她的师兄就这么死了,虽然不算是悄然无息,可她却连上去助阵的机会都没有。

    “你这个师兄,挺嚣张啊!”肖遥看着那个女修仙者,笑着说道,“看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凭借着一人之力将我斩杀呢。”

    肖遥觉得自己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挺正常的。

    非得说不正常的话,最多也就是加了一些嘲讽的意思。

    然而,他却没想到,自己这一句话说完之后,那个女修仙者竟然莲莲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她那慌张无措的样子,他也很委屈。

    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鼻子,他心里忍不住想着,自己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现在是不是轮到你了?”肖遥问了一句。

    女修仙者手中的剑,都有些握不住了。

    她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着。

    以师兄的实力,都没有办法将面前这个年轻人斩杀,那自己,还能做到吗?

    她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肖遥之前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杀气,真的吓到了她。

    在门派里修炼了这么多年,虽然修为不错,可实战经验却很少,最多也就是猎杀一些妖兽灵兽,算是练练手,生死之战,几乎都没有经历过,他们身上的杀气,怎么可能和肖遥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相提并论呢?

    在心境上,小要早就已经碾压了这两人。

    这个时候,肖遥却并没有立刻动手,反而转过身,走到了火堆前。

    “你的兔兔烤的差不多了,要不要过来吃点?”肖遥一边撕着兔子腿,一边对那个女修仙者说道。

    女修仙者发白的嘴唇蠕动着,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在兔兔的事情上和肖遥展开过多的辩论呢?如果不是因为出于修仙者,剑士的骄傲,转身就跑的事情,她都不是做不出来。

    肖遥手里拿着烤好的兔子,朝着那个女修仙者走了过去。

    “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能好好回答我,我就不杀你了,怎么样?”肖遥问道。

    女修仙者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呆若木鸡这四个字用在她的身上,倒是非常合适。

    “怎么,你有意见?”肖遥眉头一皱,说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否则的话,信不信我会在你死之前,还能做些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肖遥说的虽然不是那么直白,但是他相信只要对方的智力处于正常水平的话,就不可能听不明白自己这一番话的意思。

    那女修仙者的表情也彻底动容了。

    可以说,肖遥刚才的那一番话,已经彻底将她的心理防线给击垮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发愣,等了一会,又赶紧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可能是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也可能是因为恐慌到了极点,她说出口的话听着都有些混乱,可肖遥还是听明白了。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是对对方的态度感到满意。

    肖遥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你们是哪个门派的。”

    “玄剑宗。”女孩立刻说道。

    “玄剑宗?”肖遥稍微楞了一下,然后在大脑里过滤了一番,确定自己在此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后又好奇问道,“你们这个门派,怎么不在那些大门派里啊?”

    “我们不是什么大门派,只有十几个人。”女修仙者继续说道。

    “行吧,那你们为什么要来姜国折腾?”肖遥问道,“看你们的架势,应该也算是个隐世门派了,非得来姜国搀和,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

    女修仙者犹豫了一下,被肖遥瞪了一眼之后,又赶紧说道:“因为小师弟的事情,小师弟是姜国的九皇子……”

    (第一更,今天继续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