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心里空了许多
    大秦王朝,两个战场。

    没有白鹭飞的那五千多人,对于肖遥和赵铁牛而言根本不堪一击,其中只有一个四重高手,不要说赵铁牛也在这里了,即便只有肖遥一人,想要轻松过关,也不可能是什么难事。

    没多一会,路上就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另一边,白鹭飞自己带着人离开了。

    他知道,如果真的选择和洪飞升柳折枝硬拼的话,最后死的人一定是他。

    完全没有必要啊!

    这么蠢的事情,他怎么会做呢?至于回去之后轩辕九重会怎么着,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现在的大秦王朝,不能少了他,否则就会影响战局,赵铁牛都已经不在大秦王朝待着了,甚至还站在了大秦王朝的对立面,如果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死了,大秦王朝的元气就真的被重创了……

    这么愚蠢的事情,轩辕九重也不会去做。

    当然了,白鹭飞并不会因为这个,就会有恃无恐。

    否则,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做人还是要聪明一些的,曾经轩辕九重就在很多人面前说过这么一句话:大秦王朝的棺材,其中一半是给愚蠢的人留着的。

    这句话,白鹭飞一直记得,并且记到了现在,毕竟这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聪明的话,现在就有可能死在洪飞升和柳折枝的手上了。

    做人啊,有的时候还是得小心点啊,这样才能健康长寿嘛!

    白鹭飞要走,洪飞升和柳折枝倒也都没有去留,现在已经算是撕破脸了,如果还非得将白鹭飞等这一干人全部留下来的话,那就不是撕破脸那么简单了,而是结下了死仇,和大秦王朝接下了死仇,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之前白鹭飞说的话,虽然洪飞升用一种非常直白的方式给怼了回去,但是要说心里一点顾虑都没有,显然也是扯淡,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想要阻止白鹭飞,让肖遥和赵铁牛成功离开大秦王朝而已,现在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还继续折腾下去的话,未免太不明智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柳折枝看着洪飞升问道。

    洪飞升叹了口气,有些埋怨道:“原本我自己一个人来就行了,你非得搀和进来,现在好了,如果大秦王朝真的发神经的话,你还得和我一起倒霉呢!”

    柳折枝翻了个白眼,认真说道:“我要是不跟着你,你偷偷找别的小姑娘怎么办?毕竟我可比你大多了。”

    洪飞升很无语。

    他知道,柳折枝这是在闹腾着,故意不从正面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不过,他觉得自己现在问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即便柳折枝不回答,他也知道柳折枝会给他的答案,两人之间的默契,还需要多说吗?

    继续往前走着,洪飞升和柳折枝,终于找到了肖遥和赵铁牛。实际上,肖遥和赵铁牛也没有继续往前走,当洪飞升和柳折枝两人靠近他们的时候,赵铁牛就已经察觉到了洪飞升柳折枝的存在,与肖遥说了一番之后,两人立刻停了下来,也总算是弄明白为什么白鹭飞没有来围堵他们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洪飞升和柳折枝的话,肖遥和赵铁牛两人想要安全离开大秦王朝简直就是做梦了,不过感激的话,肖遥倒也没说什么,毕竟他和洪飞升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而且洪飞升帮他的次数也不算少,如果现在还说些道谢的话,反而会给洪飞升一种陌生感。

    所以,肖遥自认为,自己和洪飞升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他相信,在洪飞升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

    “怎么样,大秦王朝转悠了一圈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啊?”洪飞升看到肖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显然他心里对于肖遥这样的所作所为,也是非常不满的,觉得这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

    肖遥听到洪飞升的话就知道这个家伙想要表达什么了,顿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苦笑一声,小声说道:“其实我的想法也挺简单的,只是想着要突破而已。”

    洪飞升叹了口气。

    在此之前,他也想到这些了,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觉得肖遥的想法有些太过于冒险了。

    不过现在的结果看着,似乎还是不错的。

    柳折枝在一旁,忍不住笑着说道:“肖遥啊肖遥,不得不说,你的运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

    肖遥伸出手挠了挠后脑勺,无奈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接下来,柳折枝的表情又变得无比严肃,说道:“但是,你也不能一直期许着自己的运气好,什么人都有运气不好的时候。”

    肖遥使劲点头:“嫂子你放心,你说的话,我都会记在心里的!”

    这一声嫂子,又让柳折枝喜笑眉开,心花怒放。

    这让站在一旁的洪飞升不由一阵摇头叹息,感慨:“女人啊女人。”

    惹来了柳折枝一个大白眼。

    没有过多的寒暄,洪飞升继而忧心忡忡说道:“肖龙象受伤了,你知道吧?”

    肖遥表情略微有些凝重,点了点头。

    “嗯,这个其实也不需要我多说,整个大秦王朝的人都知道了,这也是坚定大秦王朝百姓的信心,告诉他们,不管是什么人,在大秦王朝的铁骑下,都是不堪一击的,你知道了,也很正常,不过你放心吧,之前我已经打探过消息了,虽然肖龙象伤得很严重,可恢复的也不比轩辕九重差。”

    肖遥笑了一声,却没说话,眼神放空,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洪飞升和柳折枝对视了一眼。

    在短暂的犹豫后,洪飞升开口说道:“等你离开大秦王朝之后,我会前往清秋王朝。”

    肖遥有些吃惊,瞪大了眼睛看着洪飞升。

    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在我看来,肖龙象即便想要恢复,也是在轩辕九重之后,这对于清秋王朝而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清秋王朝需要一个能站出来抗住压力的人。”

    “可是……”洪飞升说到这里,肖遥哪里还能不明白。

    这对于清秋王朝,对于肖龙象而言,确实是一件好事。

    但是对于洪飞升而言,无论是哪个角度,都不是好事,对于青城山更不是好事,这是站在了大秦王朝的对立面。

    “行了。”洪飞升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我知道你想要做些什么,但是都需要时间,我只能给你争取时间,等到了最后的时候,我肯定帮不上什么忙的,一切都要看你自己了。”

    说到这里,洪飞升又转过脸,看着柳折枝,说道:“你先回桃花岛吧。”

    其实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洪飞升也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柳折枝会怎么回答。

    然而,谁也没想到,柳折枝竟然点了点头,看上去非常轻松,说了一个“好”字。

    肖遥和洪飞升都用一种惊诧的眼神看着她。

    柳折枝眨巴眨巴眼睛,笑着说道:“怎么了?即便我不同意,洪飞升肯定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甩开我,甚至不惜要和我断绝关系,他什么样的人我实在是太了解了,但是洪飞升你未必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的人,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我,等你真的扛不住了,就得找我。”

    说到这,柳折枝顿了一会。

    等短暂的沉默过后,柳折枝继续说道:“你记住了,你是我男人,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

    洪飞升轻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肖遥捂住了眼睛,小声说道:“求求你们,别秀了。”

    两人一起转过脸看着肖遥,眼神且迷茫,齐声问道:“秀什么?”

    “秀恩爱啊!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肖遥摆了摆手。

    柳折枝伸出手一把将肖遥拽到了自己的跟前。

    “肖遥,你小子可给我记住了啊,我男人是为了你才去清秋王朝的,若是真的出了什么闪失,我非得追杀你!”

    肖遥:“……”

    这女人还真是说翻脸就翻脸啊!

    “嫂子,你就不能盼点好的吗?”肖遥问道。

    柳折枝松开手,冷冷说道:“你懂什么?我这叫丑话说在前头!”

    四个人,一路畅通无阻,出了大秦王朝。

    洪飞升,柳折枝,赵铁牛,肖遥,这四个人,都是灵武世界排行榜上的。

    更何况,肖遥还有青铜兵马俑。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秦王朝想要将这四个人留住,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现在轩辕九重还是在重伤的情况下。即便大秦王朝真的做到了,恐怕也要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非常不值得。

    等到出了大秦王朝之后,洪飞升说走也就走了。

    当洪飞升消失在视线内的时候,肖遥能察觉得到,柳折枝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恍惚了许多。

    “嫂子,你没事吧?”肖遥小心翼翼问道。

    柳折枝稍微缩了缩身子,两只手握在一起,注视着洪飞升离去的方向,微风吹起了她的发梢,过了一会,有些空灵的声音轻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心里空了许多。”

    肖遥沉默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