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计划落空
    天空之上,爆发出一道亮光。

    数百里,看的都清清楚楚。

    在白水山上,打了一场胜仗的肖战,正在擦拭着手中的刀。

    在看到那一道亮光的时候,神经却瞬间绷紧。

    当下,马不停蹄,找到肖龙象。

    “义父……”

    纵然还未开口,肖龙象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肖龙象如此说。

    肖战喉结上下滚动着,额角上青筋暴跳,在压抑了许久之后,吐了口气,试探着问道:“如果我们现在动身,能否及时赶到?”

    “难。”肖龙象睁眼苦笑,眼角却杀戮弥漫,同样在压抑着内心的情绪,说出口的话,却满是无奈,“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次来到白水山这么顺利吗?”

    “因为白鹭飞不在。”肖战又一说一,况且,这也不是什么极难发现的事情。

    “那你觉得,他现在准备做些什么?”肖龙象又问道。

    答案不用脱口而出,已经跃然纸上。

    白鹭飞在做什么?

    准备做什么?

    定然是想要拦截一切会影响局势的外力啊!

    他的存在,就是盯紧了肖龙象。

    总是不敌,但是最起码能够将其拦住,哪怕只是片刻,也足够了。

    肖战嘴角微微抽搐着,露出了一个很是牵强的笑容,说道:“或许,弟弟早就有了对策。”

    这话是肖龙象之前这么和他说的。

    说什么肖遥不是傻子。

    说什么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所以肖战觉得,自己现在说出这样的话,一定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宽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言语的说服力。

    肖龙象已经拿起了手中的黑龙刀。

    他往前迈了一步,接着便是头也不回往前走着。

    “总是他拦着我,我也要去。”

    “那是我儿子,我不能让他在我眼皮子底下受点伤。”

    “一根毫毛,都特么不许掉!”

    杀戮!

    肖战想要紧随其后,然而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看了看白水山,叹了口气。

    接下来,他的任务就是将白水山彻底接手。

    剩下的事情,不是他不愿意帮忙,而是什么忙都帮不上,肖龙象现在离开,他就一定要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

    “众将士听令,凡抓到大秦王朝士卒,一律杀无赦!”

    接着,他又说:“,清秋王朝不接受俘虏!”

    在战场上,这样的方式显然是极其不人道的。

    可肖战也不想去管那么多了,他只是觉得这么做了,心里会稍微好受些,能出一口气。

    既然他们不知耻,自己便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厚颜!

    肖战始终觉得自己是那种脸皮特别薄的人,而且做人做事什么的也都比较正派,大概也是因为受到了肖龙象的影响,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他觉得,人活着一辈子也不容易,不要脸一次,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至于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还都是未知数,可肯定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了。

    另一边,肖遥还在应付着眼前这四个五重高手。

    要说到生死之战,肖遥也没少经历过。

    比这还要绝望的,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他始终没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失败的位置上。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更何况,现在这四个五重高手,也没有让他觉得真的彻底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了。

    不得不说,这四个家伙的个人实力都非常不错,可是他们之间配合的默契度,却让肖遥感觉是个可以突破的点。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也没有从肖遥的身上占到太大的便宜。

    虽然他们四个加在一起还是稳稳占据着上风,但是想要在段时间内解决肖遥却是不可能的。

    肖遥真正安心的,就是他到现在都没有用出鬼门秘术。

    一方面,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被逼到那个时候。

    另一方面,则是他觉得,这四个人的实力应该没有目前展露出来的这个简单,如果他们还有所保留的话,若是现在肖遥就使用鬼门秘术,却没有在短时间内将他们斩杀,便意味着要不了多久,肖遥就会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这实在是太依赖运气了。

    虽说肖遥的运气一直都很不错,可是他也不愿意太将运气当回事,太过于依赖自己的运气,能依靠实力自然还是依靠实力的好。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肖遥感觉到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你来我往中,肖遥承受着太大的冲击,体内的气血也开始翻腾着。

    这四个人的耐力,远远超乎了肖遥的想象。

    愈战愈勇这四个字,用在他们的身上,倒也都挺合适的。

    对于现在的肖遥而言,继续拖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想要速战速决,他又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办法。

    当然了,这也只是肖遥的想法,能不能成功实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老实说,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他觉得,自己是看不到希望的。

    其实在这个时候,那四个人进攻的速度也已经越来越快了。

    快到让肖遥感觉到了非常大的压力。

    想要招架住他们的攻势对于肖遥而言都是一个难题。

    然而,他却并没有想过什么时候放弃。

    反正,只要不能弄死他,他便觉得,自己依然有反扑的实力和机会。

    终于,在一场碰撞之后,肖遥的身体也飞了出去。

    他感觉到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了。

    如果只是一个五重高手的话,凭借着肖遥现在的实力,想要斩杀对方,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现在站在肖遥面前的,可不单单只是一个五重高手。

    而是四个。

    这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了。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这四个家伙的修为,还都在肖遥之上呢?

    哪怕他体内有元婴,也不见得就能够占据什么优势。

    最让肖遥感到头疼的,是打到现在这个时候,这四个家伙,竟然都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每一个都是上品仙器。

    这泥马还怎么玩?

    肖遥原本还能在武器上占据着一点优势,就是许狂歌的那把铁剑,可现在一下子面对四把上品仙器,即便肖遥手握着铁剑,也占不到太大的优势了。

    当然了,如果肖遥能够将许狂歌留下的那把铁剑发挥到极致的话,一定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可,肖遥自认为自己还做不到这一点。

    这才是真正让他感到头疼的问题。

    这四个家伙,也都没有和肖遥废话太多,什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之类的弱智话,这些人倒是一句都没有说,攻势还是那么紧凑,不给肖遥任何喘息的机会,在他们的想法中,似乎从来都没有想着要将肖遥给劝降,大概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即便他们说了想要说的话也起不到什么效果,还不如干脆一点,就想着将肖遥斩杀,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他们一个个也都是信心十足的。

    虽然知道肖遥是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高手,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却从来都没有将肖遥太当回事,甚至和别人一样,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水分,但是和肖遥战斗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他们才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四重高手真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要是换做别的四重高手,不要说他们四个人一起出手了。

    哪怕只是一个人,也能轻松斩杀了。

    肖遥的实力,让他们深感棘手。

    而且,他们还都有一种预感,即便现在的肖遥已经如此劣势了,他们却依然没有将这个家伙逼到死角。

    这一场战斗,对于肖遥而言,同样是非常压抑的。

    压抑到,神经时时刻刻紧绷着。

    终于,伴随着一声怒吼,肖遥的身体再次凌空而起,脚踏着雪蛟,手持铁剑,化作一道白虹,突破重重阻力,到了其中一个五重高手的面前。

    刚发动攻势逼退自己的对手,剩下的三个,却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再次朝着肖遥冲来。

    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给肖遥什么喘息的机会。

    然而,他们还是低估了此时的肖遥。

    在动手的时候,肖遥编已经用上了鬼门秘法。

    否则,他刚才的速度也做不到那么夸张。

    所以,即便是那三个人一起冲过来,却还是被肖遥震开,也就是这么一瞬间,肖遥体内迸发出的气势犹如一柄狂刀,斩断那三人与目标之间的联系。

    抓住这个机会,肖遥手起刀落,将被自己顶上的那个五重修仙者直接斩杀。

    然而,等他想要趁此机会,攻破第二个修仙者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机会了。

    剩下那三个修仙者,也已经意识到肖遥的实力忽然暴涨,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他们最起码明白一点——在这个时候选择和肖遥硬碰硬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这也是肖遥之前最担心看到的。

    他原本的想法是,最起码要斩杀两个五重修仙者,这也是他迟迟没有动用秘法的原因。

    可现在看来,计划是彻底落空了。

    他还是低估了这几个家伙。

    特么的一群老狐狸啊!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