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北方的雪
    杀手,大概是最没有人生价值的人、

    在这方面,肖遥觉得自己最有发表意见的资格。

    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灵武世界,杀手的实用工具,行事风格或许存在着很大的诧异,但是有一点,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得意改变的,那就是定位亦或者是自我认知,俗称本质。

    抛开一切而言,肖遥觉得,杀手就是金钱的奴隶,谁有钱,帮谁做事,不管黑白,不论是非,不听对错。

    最重要的是,当成为一个杀手的时候,就很容易没有自己的思想。

    好在,肖遥只是一个半职业杀手,并没有丢掉自己看重的东西,可是别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说肖遥运气好,是因为当初在杀手界他还有自己的三爷爷,别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棵树乘凉,有这样的一个人为自己保驾护航呢?

    胡闹就是被淹没在所谓“别人”中的一员。

    名字叫胡闹,他甚至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一种胡闹。

    在北方出生,五岁的时候,被一个老家伙蒙骗,到了南方,忘记了爹娘的模样,记不清本该熟悉的故乡,当老家伙撒手人寰之后,胡闹的世界里,剩下的就是悲凉。

    在这个世界上,胡闹谁也不相信,能依靠的,大概就是常年挂在腰间,滴着鲜血的长刀,刀柄上刻着一只名叫貔虎的猛兽,是从老家伙那留下来的。

    老家伙说,他是灵武世界上排的上号的刀客。

    胡闹知道老家伙在吹牛,等他垮着刀入了江湖,等老家伙入了土,他便再也没有听说那个熟悉的名字。

    好像,老家伙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上。

    就像随着他以前最喜欢的银质酒壶,一起埋进了黄土里。

    老家伙就是个杀手,所以胡闹也是,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感激过那位,如果念叨起来,大概就只有憎恨了。他总觉得,自己天生就不是做杀手的料,可等到麻木了,习惯了,想要退出去,也就难了,这就像是跳进了一片沼泽,没有着力点,越挣扎反而加快了陷落的速度,久而久之,胡闹就怕了,甚至都不敢去想放下手中的刀,找一片安静的土地生活了。

    他也爱上了一个姑娘。

    每路过一个酒楼,他都忍不住上楼坐一坐,顺手给说书的先生打赏一两银子,让他说一段英雄与姑娘的故事,侠客与千金的爱情。

    他不是侠客,更不是英雄,只是被银子驱动的机器,所以遇到所谓的名门千金,也遇到溪边锤衣的姑娘,遇到的就是那青楼里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认了。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等着他去赎身的姑娘,是青楼老板的女儿。

    否则,以他不菲的佣金,想要为那个女人赎身,有什么难的呢?

    傻了也就傻了,他只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那个女人,会多看自己一眼,用细嫩的手,帮他拨弄稍显凌乱的头发,还跟他说,想要行走江湖,就得穿一身白衣。

    在他的储物空间里,放的都是白衣。

    黑夜中,穿着白衣的胡闹,进了客栈,到了门前。

    他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长刀,深吸了口气。

    这一次,他要面对的,是一个能站在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人物。

    光是佣金,就有五百两,这一次不是银子,是金子。

    有了五百两金子,接那个女孩回家,带着她浪迹天涯,应该够了吧?

    想到这些,他的嘴角不免勾勒起了一道弧度,一个微笑。

    推开门,走进去的那一刻,一股杀气,便已经扑面而来。

    眨眼间,胡闹拔出刀,刀光一闪而过,他的胸口却仿佛炸裂一般,身体往后退出不知道多少步,撞碎了身后的木栏杆,从二楼摔至一楼。

    躺在地上的胡闹,眯着眼睛想着,这五百两金子,确实不好挣啊……

    另一间屋子里,一老一少站在窗户前,观望着。

    年轻人看了眼身边的老人,小声说道:“这个家伙,您认识?”

    “灵武世界除了高手榜,还有个杀手榜,只是不为人知而已,也没什么分量,哪个登峰造极的大家,甘心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杀手呢?”老人眯着眼睛说道。

    年轻人微微一愣,笑了一声,轻声叹道:“这说的倒也是实话。”

    “不过,能混到杀手榜头名,也是个本事了。”老人说道,“可惜,走错了路,回不了头。”

    “那他——要死在这吗?”年轻人下意识问道。

    老人转过脸,看了眼年轻人,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这也不重要,哪怕他今天没有死在这,明天会死在哪?下个月,又会不会客死他乡?关心这个,太没意思了。”

    年轻人不在说话。

    窗外,一道白光闪过,直接到了胡闹的跟前。

    伴随着一阵劲风,身下的石板全部被掀起,朝着胡闹砸了过去。

    胡闹一巴掌拍在身下,身体一跃而起,从密集石板中横穿而过,手中长刀仿佛发出了一声虎啸,那一瞬间所迸发出的红光很是显眼,像是在血河里沉浸百年,这一刻被抓出来一般。

    “你跟我几天了,我不想杀你的,你非得来找我,何必呢?”肖遥不是那种特别仁慈的人,可也不是那种喜欢自己给自己找事的人。

    早就说过,他知道在自己的身后有很多条尾巴。

    只是那些人不动手,他也就装作不知道了。

    否则,自己真不知道要杀多少人了。

    胡闹没有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

    他总是觉得,那些在动手的时候还磨磨唧唧的杀手,很傻,很蠢。

    好在,也没有人说他沉默寡言,毕竟他盯上的目标,还没有失手过的。

    刀气磅礴,如大江倾盆。

    从上而下,一缕缕,在空气中流溢着,窜动着。

    还有那一声怒喝,足以将整间客栈掀起。

    肖遥想尽方法,一一化解。

    手中,符离流溢着金光。

    当金光暴涨的时候,肖遥的身体在这一瞬间仿佛与符离融为一体,朝着胡闹飞去。

    刀剑相撞,亮如白昼。

    两人对立,都是白衣,只是其中一白衣带血。

    肖遥手中握着符离,速度越来越快,等快到极致的那一瞬间,胡闹瞳孔骤然收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视线没有办法捕捉到自己想要杀掉的人了。

    当剑气再次翻腾的时候,胡闹终于支撑不住了。

    等到他第三次摔出去的时候,便没有爬起来,只是还吊着一口气,不至于就这么死了。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十大高手排行榜上高手之间的差距。

    太大了,即便他有求生意识,可他知道,自己真的站不起来了。

    肖遥是一次一次打断他的骨头。

    他还怎么站得起来呢?

    这一次,他摔在了客栈外面恰好,抬起头就能看见天上的月亮。

    不管是什么地方,看到的月亮,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他心里忍不住想着。

    肖遥走到他的跟前,没有说话。

    甚至,都没有去问一句,是什么人让他来的。

    因为肖遥不是那种愚蠢的人,他知道即便自己问了也得不到什么答案。

    “北方,有雪花吗?”胡闹忽然说话了。

    肖遥微微一愣,又往前走了一步,收起手中符离。

    “有。”肖遥说道,“你没看过吗?”

    “来过几次北方,只是,都没看到雪花。”胡闹喃喃。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那你运气可真不好。”

    “我答应过她,想要带她回我北方的家,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家在什么地方。”胡闹说道。

    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奇怪,明明不喜欢说话,现在偏偏话这么多。

    大概是因为将死之人,话都多一些吧。

    他在这个世界上,也没和什么人多说过几句话。

    现在,总得好好说几句,免得自己和那个老家伙一样,都被黄土掩埋了,什么都没留下。

    “虽然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可怜人,但是我还是得杀了你,我以前也是个杀手,我知道不杀你,意味着什么。”肖遥说道。

    “嗯……”

    “不如,你多说几句?”肖遥问道。

    胡闹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又说了一句:“我叫胡闹,能帮我记住这个名字吗?我怕没几个人记住。”

    肖遥以前就听说过,人死,一共有三次。

    第一次,是心脏停止的时候,从生理学上说,那就是彻底的死了。

    第二次,是在葬礼上,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来吊唁,意味着你的社会地位被抹除了。

    第三次,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记得你,亦或者是,关于你的记载消失了,那个时候,你便彻彻底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没有一点痕迹,没有一丁点的残留。

    那便是真正的死亡。

    肖遥又点了点头。

    胡闹还是死了,死的时候,总说什么想要带她回北方的家,看什么雪花。

    肖遥没有搭理他,折身回了客栈。

    然后,盯着一个房间,看了许久。

    等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转身离开了。

    这个地方,怕是住不下去了。

    肖遥前脚刚走,客栈里的人便出来收尸,顺便报了官府。

    肖遥和胡闹打起来的时候,他们可不敢出来吭声。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有一张伪善的嘴,他和她都是快乐的人,看不到生命可悲,如果我带你回我北方的家,让你看那冬天的雪花,你是不是也会爱上它,远离阳光冰冷的花……”

    远在北方孤独的鬼,肖遥哼唱着,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