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护他一世安康
    /p>姜国的事情,丢下柳乘风,肖遥就已经非常放心了,要是真有什么紧急情况,柳乘风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和决定。

    对于柳乘风,肖遥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现在姜国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他也不愿意继续左右太多,只是想着先去做一件自己已经想做了很久的事情。

    赶赴北麓。

    他总觉得,自己应该为一些人报仇。

    比如无声营的士卒。

    比如,孟凯强。

    孟凯强是他从黑山寨拉出来的,然后慷慨赴死。

    孟凯强死的时候,他不在,所以他也不可能做些什么,但是,当时不能做些什么,不代表肖遥就什么都不想做。

    等到了北麓之后,他直接到了无声营,甚至都没有去郦王府见一见武梧桐。

    调遣五千无声营士卒,浩浩荡荡,赶赴北门关。

    有不少人想要将肖遥给拉住。

    比如梁大胆,结果被肖遥一脚踢飞了。

    柳乘风的老爹也站了出来,这位肖遥还真不敢动手,只是静默着看着对方。

    在纠结了片刻之后,柳东来还是让开了,他觉得,自己根本找不出来一个阻止肖遥的话。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当肖遥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也跟在肖遥的身后往前走着。

    肖遥又停了下来,不解看着柳东来。

    柳东来笑了一声,冲着肖遥说道:“反正我也不可能将你拦下来,我能做的,就是跟着你一起去了。”

    说到这,看肖遥还要开口说些什么,他又抢过话头,继续说道:“不然你也别去了,否则,就把我一起带着,凭什么就你能去,我不能去啊?难道你以为,只有你和孟凯强认识吗?我和那小子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总觉得,他还算是个不错的人,死在北门关,总有些委屈了,否则的话,只要能等到和平时期,一定能成为一个大人物的。”

    肖遥是真的没想到,柳东来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一番话。

    柳东来继续说道:“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点都看不上那么孟凯强,毕竟他以前是个土匪,我很难将他放在眼里,但是我知道,现在北麓局势还很混乱,肯定不能闹出什么矛盾,所以,即便在我的心里不是很愿意将他当回事,但是表面上,我也不能将内心真实的情绪表达出来。”

    肖遥苦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您为什么还非得跟着我去呢……”

    柳东来眉头一皱,说道:“我说你这孩子,怎么我说话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注意听呢?我之前不是开头就说了吗?在此之前,在此之前!”

    肖遥无奈了。

    “这一次,他死在了北门关,何等壮烈?就本心而言,我并不希望他死,但是现在他既然已经死了,那便是死得其所,人嘛!活着,这一辈子,能不死吗?我觉得是不能的,修仙得道。入了仙门,那另说了,可这灵武世界多少人,能有几人有那样的机会?有那样的天资?孟凯强是个土匪,底子就是不干净,可入了黄土,挥舞了战旗,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年代,这样的人,总能在正史上留下浓墨重彩。”

    肖遥笑着说道:“柳叔,我明白了,咱们一起去便是。”

    “既然你们都要去,那我也去了。”梁大胆凑到跟前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也点了点头。

    五千无声营士卒,被肖遥带领着,朝着北门关赶去。

    这一次,无声营士卒们慷慨激昂,热血沸腾。

    他们并不担心自己会不会就此回不来了。

    即便真的回不来了,又能如何呢?

    战死沙场,死得其所!

    这就是无声营所有士卒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姜国时候,因为地道战,肖遥将那些府军困住,最后劝降。

    那也只能是府军。

    换做无声营,他们绝对不会投降。

    这就是肖遥对无声营的了解和信任,队伍里的风气不一样。

    当肖遥带着兵马出关的时候,武梧桐就站在城楼上看着他们远去。

    赵丹玄咳嗽了一声,站在武梧桐的身后,小声说道:“郦王,现在去北门关,并不明智,即便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其实也不能改变什么,都没有办法决定战争的走向,我依然坚持我之前的想法,将肖遥等人拦下来。另外,让肖遥如此轻易调动无声营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他都没有将这件事情和您说过,这也是对郦王府的不尊重……我知道您和肖遥之间感情好,可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武梧桐一直没有说话。

    赵丹玄说的累了,得不到武梧桐的回应,也就闭嘴了。

    王文阁只是笑着。

    赵丹玄瞪了眼王文阁。

    王文阁一摊手,说道:“老赵,您瞪我也没用啊,其实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但是我不愿意这么说,我总觉得,这样说太不近乎人情了,事实证明,在理智上,您比我要强一些,可是,您越是这样,郦王越是不喜欢你,如果没有肖遥,就没有现在的无声营,如果无声营的士卒们,连肖遥的话都不听——我觉得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赵丹玄气得不行,压低了嗓子,像是怕扰到武梧桐一般,对王文阁说:“你这是胡搅蛮缠,无声营是北麓的士卒,是郦王府的士卒,不是他肖遥的士卒!而且,谁说没有肖遥,就没有无声营的?”

    王文阁沉默了一会,说:“我说的,郦王说的,无声营的士卒们说的,北麓百姓大多也是这么说的——您觉得够吗?”

    赵丹玄不说话了。

    王文阁叹了口气,拍了拍赵丹玄的肩膀,说道:“老赵啊,你这个脾气真的得改一改,别总是将肖遥当成假想敌。”

    赵丹玄脸一红,说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王文阁笑着说道:“你嘴上确实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但是你的潜意识里,总是担心这个那个的,也担心肖遥会将郦王取而代之,其实肖遥如果真的想要这么做,早就这么做了,在我看来他也不愿意这么做,如果肖遥要,郦王早就给了。”

    赵丹玄苦笑着。

    赵铁牛笼着手,笑呵呵说道:“你们争执这些也没什么意思,反正我觉得肖遥做的不错。”

    “为什么?”赵丹玄问道。

    赵铁牛想了想,眯着眼睛说道:“因为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文人,是谋士,我不是啊,我就是一介武夫,虽然别人都说我肚子里有些墨水,可是我不喜欢想那么多复杂的事情,我只是从一个武夫的角度看问题,肖遥这么做,让我觉得舒坦,我自然就觉得他不错了。”

    赵丹玄和王文阁都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了。

    赵铁牛说他只是一介武夫?

    这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赵铁牛一个人是这么认为的了。

    据他们所知的,当初赵铁牛在大秦王朝的时候,担任的好像也是文职吧?

    武梧桐转过脸,看着赵铁牛,笑着说道:“赵先生是不是也想和肖遥一同前往?”

    赵铁牛微微一愣,说道:“想,但是不能去,对我而言,还是杨城这边更重要些。”

    “委屈赵先生了。”

    赵铁牛摆了摆手,说道:“北麓局势,其实已经即将稳定了,在我看来,最多一个月,郦王便能进入皇城,等那个时候,我也可以离开北麓了。”

    赵铁牛这番话说出来,赵丹玄立刻紧张了。

    “赵先生要去哪里?”

    “不知道。”赵铁牛伸出手,指着前方浩浩荡荡的队伍,说道,“得看那小子接下来要做什么。”

    赵丹玄苦笑着说道:“赵先生要跟着肖遥奔波?”

    “也不算奔波吧,但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和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回事,他想要集结北麓力量,我也想,他去了姜国,接下来我可能也要去姜国,只是……”

    说到这,赵铁牛忽然停了下来。

    武梧桐问道:“先生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我只是觉得,肖遥做的事情有些多了,目的,暴露的也太明显了。”

    “那会引来什么?”武梧桐问道。

    只要是和肖遥有关系的事情,她还是非常紧张的。

    赵铁牛看了眼武梧桐,如实说道:“我只是觉得,大秦王朝那边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不可能什么都察觉不到,很快就要来找肖遥的麻烦了,这样的人,存在灵武世界就是一个变数,或许一开始,他们还不会将一个肖遥放在眼里,谁也不会认为,一个人能改变这样的恢弘局势,可现在不一样了,肖遥真的改变了,并且给大秦王朝制造了不少麻烦,再这么下去,大秦王朝还能沉得住气吗?即便轩辕九重能沉得住气,别人能吗?”

    说到这里,赵铁牛顿了顿,他目测远方,说道:“肖遥即便不想现在和大秦王朝硬碰硬,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他想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武梧桐双拳攥紧。

    “纵然北麓万里荒凉,也会护肖遥一世安康。”

    “你愿意,他不愿意,这就很矛盾了。”赵铁牛笑着说。

    武梧桐无言以对。

    这样的话她没和肖遥说过,对方自然也没回答过,但是她明白,赵铁牛的话,就是肖遥的回答。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