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你真不要脸
    肖遥既然敢说能够将援兵挡下来,就一定有这样的信心。反正,李雄杉和柳乘风对此都是非常信任的。

    如果连肖遥都信不过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没有什么是他们可以信任的人了。

    所以,肖遥的一番话,就等于给他们打了强心剂,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了。

    反正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肖遥,那就是一座山,能够挡下千军万马。

    在来到百里城的时候,肖遥便已经开始部署了。

    从表面上看,现在猛虎军的领头羊还是李雄杉,可是肖遥却已经成为了猛虎军的主心骨,当然了,在明面上这样的话断然不会有人说,毕竟在猛虎军还没有那么多缺心眼的人,可所有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大家又都不是傻子,在李雄杉和肖遥之间做一个比较的话,他们更服气的自然是肖遥了,之前的铁腕手段,已经折服了不少人,哪怕收买人心的事情交给了李雄杉,在猛虎军不少人的心里,肖遥的地位,还是要凌驾在猛虎军表面首领李雄杉之上的。

    大家只是嘴上不说,并不意味着他们心里不想。

    所以,肖遥调动猛虎军的士卒,还是非常简单的,没有遇到任何波折,更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反对肖遥站出来颐指气使,除非是真的活腻歪了。

    当太平城那边调动的援兵即将抵达百里城的时候,那一万人也遭遇了埋伏。

    猛虎军两万人,加上肖遥一个四重修仙者,布下口袋阵,给予对方狂风骤雨般的打击,虽然并没有将对方全数歼灭,可最起码给了一个重拳,让他们打消了之前的想法,节节败退,退了五十里。

    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到百里城,对于那些太平城调来的援兵而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或许太平城那位接下来还会继续调兵遣将,可这中间需要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死逢生宋清文等人长埋地下了。

    太平城那位也不是傻子,在肖遥手上吃了这么多的亏,他也得吃一堑长一智,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和肖遥过招了,总不能一直被敌人牵着鼻子走,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太平城的那位,在面对肖遥也是深感头疼。

    他觉得,这真的是个非常棘手的对手。

    朝野上下,他仔细观察了一番,也没找出一个能够和肖遥过招的对手,说到底,在姜国府军中还是缺少一些将才,真正有脑子有谋略的人,原本他以为宋清文是个人才,可现在宋清文已经深陷重围之中自身难保,想要再找到一个人才,实在困难。想找一个能够挑起大梁的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更不会有人主动请缨,原因其实也简单,宋清文就是摆在他们面前血淋淋的例子,谁也不愿意步了后尘。

    即便姜国皇帝天天大发雷霆,也起不到什么效果。

    姜国终究还是乱了。

    作为一国之君,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平定局势,可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实力,这才是真正可怕的……

    难道,自己真的没有这样的能耐吗?太平城的那位,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肖遥,对于千里之外的那位是如何的心理历程自然是毫不了解的,也一点都不关心,反正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时间一天天过去,宋清文和死逢生等人,还窝在地道里,只是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算是彻底的弹尽粮绝了。这几天,死逢生也没少埋怨宋清文,或许在此之前,他对宋清文的印象还是挺好的,但是人长期处于这种憋屈和压抑的环境下,要说心理上一点变化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他甚至都想过要不要掐死提出地道战的宋清文,若不是想到自己的实力在对方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或许他真的会这么做……

    这就是现在最尴尬的地方了。

    宋清文苦思冥想,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以至于让所有人都跟着自己陷入了这种被动挨打的局势。

    只是,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答案。

    “死城主,我知道你心里埋怨我,嘴上也没少说,只是现在埋怨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宋清文眼神复杂,看着死逢生,说道,“当务之急,咱们必须得出去了。”

    死逢生冷哼了一声,反问道:“那你告诉我,我们怎么出去?”

    他觉得,宋清文现在简直就是在说笑话。

    如果能够出去的话,他们早就出去了,又何必还在地道里憋屈这么长的时间,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问题,不就是出不去吗?

    不是不愿意想办法,而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好不好?

    “冲!”宋清文咬着牙说道,“能出去多少是多少。”

    “即便真的有一些出去了,恐怕,还会死吧?”死逢生说道。

    宋清文眼神一暗。

    这些事情,一个三岁稚童都能想到,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只是现在,都已经弹尽粮绝了,先前存放在地道里的水和粮食已经彻底用完了。

    总不能饿死在这里吧?

    “死城主,要么,战死,要么,渴死,饿死,你怎么选?”宋清文盯着死逢生问道。

    死逢生无言以对了。

    宋清文的这一番话,总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确实,结果,其实已经毋庸置疑了。

    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死路一条。

    他们能否选择的,只是一个死法而已。

    这么说,有些悲哀,可事实就是这么悲哀。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肖遥又出招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细心观察,肖遥也意识到,死逢生等人可能已经按捺不住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发出了招降书。

    每一个入道口,都有人扯着嗓子喊着四个字:降者不杀。

    从白天到黑夜,这四个字,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

    一开始,地道里的府军们都在扯着嗓子骂着。

    翻来覆去,骂的其实也就是那几句车轱辘话,什么宁死不降,对此,宋清文和死逢生看在眼里还是非常满意的,可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宁死不降这样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越来越小了,说的简单点,他们困在地道里的这些人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动摇了,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想要做到心如止水,面不改色,这其中的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好几次,死逢生自己都动过这样的念头。

    即便之前他还大声呵斥过自己的女儿,说什么坚决不能做逃兵。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防线。

    每个人的心理防线,也都是会被攻破的。

    无非只是方式不同,以及时间的长短罢了。

    死逢生和宋清文的心理防线或许比较难以攻破,但是他们手底下的那些人,就没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了。

    宋清文原本还想要说一些热血沸腾的话,好好动员动员,但是看到那一双双灰蒙蒙的眼睛,他还是选择放弃了。

    “如果你们真的想走,那就走吧,我不会拦着你们,如果真的有愿意陪我死战到底的兄弟,等下辈子,我依然认你们做兄弟。”宋清文说道。

    他的语气中夹杂着太多的颓然。

    最后的结果,也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少人,开始举着双手,从地道口走了出去。

    看到那些背影,宋清文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滴血。

    但是,他又没有办法去怒斥这些人。

    这些都是他手底下的兵,或许以前不是,但是最起码现在是,然而自己却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带着他们走向最后的胜利,反而要带着他们入黄泉。

    他怎么能舔着脸去呵斥这些人呢?

    做人嘛!多多少少还是得要些脸的。

    这样的结局,也都在肖遥的意料中。

    经过一番盘算,原本地道里剩下的四千多人,大概有三千人都选择了投降。

    其实,也有少数,怀揣异心,想要出来之后与猛虎军的人以命相搏,只是很快他们就全部被弄死了,原本还有这样心思的人瞬间老实了,看到那些人一个个死在自己的面前被分尸,他们实在是没有了之前的勇气。

    肖遥觉得,在该残忍的时候还是残忍一些的好,否则,只是在坑害自己以及猛虎军的人。

    剩下的一千人,肖遥也给了他们机会。

    “现在你们也可以出来,我们不会堵杀你们,给你们一次和我面对面交战的机会,如何?”

    这样的话,听着实在是太无耻了。

    死逢生和宋清文又想咒骂肖遥了。

    现在他们只有一千人,拿什么和对方面对面交战?

    可一想到目前的局势,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其实,肖遥真的是在给他们机会了……

    一个时辰后,宋清文死逢生两人站在了肖遥的面前。

    “立个赌约,如何?”宋清文看上去灰头土脸非常狼狈。

    他盯着肖遥,目光怒火中烧,却还是压着心火说。

    “说说看。”肖遥挑了下眉头说道。

    “我们一对一,如果你赢了,我认了,如果我赢了,你将剩下这些人以及死城主放走,如何?”宋清文问道。

    肖遥忍不住笑了。

    笑完,他吐了口痰,骂了一句:“你真不要脸。”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