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这么好说话
    p>李雄杉也是个人才,这一点,肖遥能感觉得出来,其实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李雄杉既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就一定有非凡之处。然而,李雄杉在肖遥的面前,却从来没有过度表现过自己的聪明。

    毕竟有的时候,装糊涂也是一门艺术嘛!

    李雄杉知道,自己即便真的不傻,但是在肖遥的面前,也要表现的傻一些。

    否则,万一让肖遥觉得自己是个非常难以掌控的人怎么办?

    之前的玉琼山一战后,已经让姜国元气大伤。

    接下来的几场小战斗,也都是猛虎军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府军那边还没有回过神来。

    上一次,他们损失惨重,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这段时间姜国府军的心情,而且,这件事情也给他们造成了太大的打击,毕竟按照原先的剧本,李雄杉等人是必定要死在玉琼山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府军才会花了不少心思布局,排兵布阵,就是为了将李雄杉等人留下,在他们围剿玉琼山的时候,在姜国别处,府军也遭遇了李雄杉手底下兵马的围攻,其意便在于围魏救赵,可即便是这样,府军也是咬紧牙不松口,然而最后的结局,却是这样的,对于府军而言,自然难以接受了。

    所以李雄杉在这个时候就做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将他们的优势做到最大化,这样的话,说一说固然简单,想要做到就是难上加难了。肖遥没有来到姜国之前,局势完全属于一边倒,虽然李雄杉在很短的时间内汇聚了一大群人,可这么一大群散沙犹如乌合之众,所以在于姜国府军的对抗中几乎是节节败退,根本找不到任何取胜的机会。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雄杉才觉得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否则,想要等到下一次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想到这些,李雄杉忽然觉得很郁闷,他觉得这也幸亏是肖遥来了,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局势,估计多数还是被府军按在地上摩擦。

    在李雄杉和府军交战的时候,肖遥带着柳乘风前往了青城山。

    这一次来到姜国,到现在为止肖遥都没有前往青城山,这多多少少是有些失礼了,毕竟在他第一次带着武梧桐来到姜国的时候,还是得到了青城山的盛情款待的,而且不管是洪飞升还是老掌教,对他都非常不错。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不是肖遥想着要去的,是老掌教派人送信,让他前往的。

    这么想来,肖遥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都没想着主动登门,还需要老掌教亲自派人过来。

    等到了青城山之后,肖遥也在大殿见到了老掌教。

    老掌教看上去,还是和之前一样和颜悦色。

    “来了?”老掌教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肖遥点了点头,又开始环顾四周。

    这明显就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老掌教早就已经活成人精了,肖遥这个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即便嘴上不说,他多多少少也能揣摩到。

    当下,便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现在是心虚什么呢?是因为没有主动来青城山,还是因为你,现在姜国一团糟?”

    肖遥苦笑了一声,搓着手说道:“掌教,您说的其实都是。”

    “我也猜到了。”老掌教哈哈笑道,“你到了姜国之后待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想着来青城山,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我过问太多吧?”

    肖遥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所以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想着非得把你叫过来,只是这一次也没办法了,姜国太平城那位,前段时间来了一趟青城山。”

    老掌教口中的太平陈,其实就类似于北麓的皇城了。

    老掌教口中的那位,毋庸置疑,自然就是姜国的皇帝。

    肖遥稍微皱了下眉头,又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而是等着老掌教继续说下去。

    老掌教想了想,带着肖遥和柳乘风换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

    等坐下来后,有个年轻弟子过来送了一壶茶。

    接着,又有一个两岁多的稚童跑来,闹腾着,老掌教看到那个孩子,就是喜笑颜开,将孩子抱起来放在腿上。

    “还记得他吗?”老掌教问道。

    肖遥先是一愣,接着明白过来,试探着问道:“这个孩子,就是之前我和武梧桐带过来的那个吧?”

    老掌教笑着点了点头。

    肖遥也是叹了口气,伸出手在那个孩子的脑袋上轻轻摸了摸,说道:“时间过得还真是挺快的。”

    “是啊。”老掌教也点了点头,说道,“话说回来,你来一次青城山,就将洪飞升给拐走了,现在想想,难道你不会觉得惭愧吗?”

    肖遥尴尬笑着,又回过神,一扫之前的尴尬,说道:“掌教,您这么说的话,我可就委屈了啊!”

    老掌教气坏了,瞪着眼睛问道:“你有什么委屈的?”

    肖遥理直气壮道:“我当然要委屈了,洪飞升又不是被我拐走的,是被柳折枝拐走的。”

    老掌教微微一愣,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肖遥说的有道理。

    肖遥继续说道:“即便没有我这个变数的出现,等时间差不多了,估计洪飞升还是要离开青城山去找柳折枝的。”

    老掌教听到这里,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对。”

    肖遥有些吃惊,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服老掌教。

    也没想到,老掌教竟然能这么快想明白。

    看到肖遥脸上震惊的表情,老掌教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好吃惊的?我又不是二傻子,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明白,就像你说的那样,飞升心里有她,要离开也是迟早的事情,再说了,这对于飞升而言原本就是一件好事。”

    肖遥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只是如此一来,对于青城山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老掌教似笑非笑,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洪飞升在青城山,这里是青城山,没了洪飞升,青城山就不是青城山了?”

    肖遥没有说话。

    他自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洪飞升在不在青城山,其实对青城山,对姜国,影响都是挺大的。

    只是这样的话,当着老掌教的面说似乎又有些不太好。

    既然老掌教都摆出了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肖遥觉得自己也别太将这件事情当回事的好,否则,岂不是很不给老掌教面子吗?

    这个时候,肖遥转过脸,看着站在边上的孩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洪清流。”小男孩说话的时候咬字还是很清楚地,字正腔圆,之前肖遥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这可还是个躲在襁褓里的孩子呢。

    要说起来这孩子也是九死一生,从土匪窝里带出来的。

    现在能来到青城山并且被老掌教收留,对于这个孩子而言应该是这辈子最大的造化了,嗯……其实准确的说起来,这孩子最大的造化,应该是遇到肖遥。

    “清流这孩子造化不错,悟性也很好,很有慧根。”老掌教笑着说道。

    肖遥乐呵说道:“说不定这就能成为第二个洪飞升呢。”

    “为什么一定要成为第二个洪飞升呢?”老掌教好奇问道,“洪清流就是洪清流,他同样不会比任何人差。”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等洪清流走出去之后,老掌教终于进入正题了。

    “其实这一次让你来青城山,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老掌教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好奇看着老掌教。

    对方说出来的这一番话,肖遥还真是有些难以理解了。

    老掌教继续说道:“说起来也简单,之前姜国太平城那位,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希望我能在中间说说情。”

    “说情?”肖遥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老掌教给斟了一杯茶,肖遥赶紧伸出双手恭敬接过。

    老掌教这才继续说道:“猛虎军能一扫之前颓势,势如破竹,其中原因,不由多说,你明白,我明白,太平城那位自然明白,说到底就是因为姜国这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变数,至于那个变数是什么人,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说到这里,老掌教还瞥了眼肖遥,其中用意,浅而已见。

    肖遥苦笑道:“掌教,您要是这么说的话,还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老掌教乐呵说道:“别人的话,我不知道,但是你还真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既然你已经来姜国蹚浑水了,那就一定有你的理由,以前洪飞升做什么,我不会去干涉,他不愿意做青城山的掌教,我同样不会干涉,现在对于你,同样如此,我把你请来了,也就足够了。”

    肖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其实来到青城山的时候,肖遥的脑子里也想了很多。

    想到了老掌教的用意。

    他没想到的是,老掌教面对他,竟然这么好说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