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北麓立碑二十万
    /p>风萧萧兮易水寒。

    八百无声营,气势如虹。

    这就是无声营,他们不能说百战百胜,但是你何曾见过他们往后退了一步?对于无声营的将士们而言,他们的宿命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就是凯旋归来,要么就是战死沙场,除此以外,便没有了第三种。

    这就是无声营,无声营的旗帜,都是用鲜血染红的。

    皇城还有七千人。

    这一场战役,对于皇城而言,也是一场冒险。

    如果皇城这边真的输了,那便是兵败如山倒,彻底宣布战争的结束。

    可即便是赢了,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甚至都谈不上扳回一城,只能说,能让他们暂时喘一口气。

    仔细想想,这一场战斗,对于皇城这边的将士而言,还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即便真的已经赢了,无声营也将他们的气势彻底浇灭了。

    他们什么时候想过,无声营就那么点人,能够将他们拼到什么地步?

    那还是人吗?

    他们难道就真的不怕死吗?

    其实,无声营的士卒们,真的怕死,但是他们却不得不赴死,因为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孟凯强以前终究是个土匪,即便现在已经得到了太多的磨炼,锻造,可骨子里,还是有一股匪气。

    对于孟凯强这么一个土匪而言,死,也算不上什么,反正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有个善终,而且在他这个土匪的世界里,到了现在这一步,怕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以前他就想过,自己要死的话,最好死的早一些,在自己还能拎得起刀的时候死,这样一来,即便自己真的要死了,最起码还能拉上几个垫背的,这么想想,似乎,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他顺便将自己这样的想法,也灌输给了无声营那八百普通士卒的脑子里。

    远远看着,皇城的那些人,心里有些复杂。

    他们看着那浩浩荡荡的八百人,心里无比的苦涩。

    如果换做自己,现在还能有这样的气势吗?他们不由扪心自问。整个北麓,恐怕也只有无声营能够做到了,八百人,硬生生有了八千人的气势。

    孟凯强手中握着一把长刀,走在最前面。

    他的那匹马,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不过这些对他而言也都已经不重要了。

    无声营的这些轻骑兵,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步兵。

    这又如何?难道,他们就只能在马上打架了吗?

    下了马,他们就不是无声营了吗?

    终究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八百无声营士卒,曾经被多少人嫌弃过?

    如果不是因为被人嫌弃,他们又怎么会到了杨城,被肖遥收编呢?

    可是现在,谁还敢小瞧他们?

    这些人,终究将鲜血泼在了那些人的头上。

    用鲜血,告诉他们,自己到底有多强!

    站在制高点,看着山岩下,那数千人,孟凯强笑了一声,长舒了口气。

    他举起手中的长刀,刀尖上,闪耀着寒芒。

    “无声营,战无敌!”

    “无声营!战无敌!”

    “杀!”

    卷起一阵阵灰尘。

    八百无声营,从上而下,狂冲如潮。

    那数千皇城士卒,终于也动了,虽然他们已经觉得自己握不住刀了,可终究还是杀了上去。

    八百人与七千人碰撞在一起,竟然冲开了一道道防线。

    很快,那七千人的阵型,就已经彻底被冲散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那几百无声营的人,竟然又重新冲了回来。

    如果真的能逃走,孟凯强已经会带着手底下的这几百人离开这个地方,可是他知道,就他们现在这个状态,根本跑不了。

    既然是这样,就别跑了,杀一个不亏,杀两个稳赚,杀三个,赚翻了!

    不单单是孟凯强一个人这么想的,无声营那剩下几百人的士卒心里,也都是这么想的。

    一场战斗,竟然打了半个时辰。

    终于,血流成河。

    一眼望去,整条大道,都被鲜血浸染。

    入土三分。

    孟凯强的身后,还有五六个人,他们站都已经站不稳了。

    那皇城士卒,大概还有四千人。

    八百人,硬生生拼掉了对方三千余人。

    困兽之斗,对于孟凯强而言,自己似乎已经取得了胜利。

    忽然,他转过身,朝着山坡上走去。

    剩下那几个人,似乎也知道孟凯强这个时候想要做什么了,他们都安安静静很站在原地,看着孟凯强一步步走去。

    那四千人,这个时候竟然也没有发起冲锋,其实他们也都很好奇,这个时候的孟凯强还想要做些什么。

    终于,孟凯强上了山头。

    他伸出手,拿起倒在地上的旗帜,摇晃着。

    鲜红的旗帜,随风飘扬。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个写着无声营三个字的旗帜上。

    终于,孟凯强倒下了,他的双膝,都跪在了地上,两只手却抱着那杆旗帜,狠狠砸进了土里,立于山头之上。

    他看着杨城方向,干裂的嘴唇渗透着血液。

    接着,露出一丝微笑,闭上双眼……

    “无声营!”

    “战无敌!”

    剩下那几个无声营的士卒,怒吼着,再次朝着那四千人杀去。

    一把把长枪,从他们的体内横穿而过。

    终于倒下了。

    皇城的那些士卒,也都松了口气。

    其中一个将领,看着年轻些,没太大本事,不过有个好爹,他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之前打仗的时候,他可一直都是躲在最后面的。

    看到危机彻底解除,他也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他伸出手,指着山头,气急败坏道:“去,将那旗帜拔下来!”

    四千士卒,纹丝不动。

    “我说话你们都听不见吗!?”

    还是没人搭理他。

    没办法了,他只好一个人朝着那小山坡走去。

    等到了山头,他便已经气喘吁吁了。

    他一脚将孟凯强的尸体踢开,随后两只手握住旗杆,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将那杆旗帜从土里拔出来。

    “来个人,帮帮忙!”

    没人搭理他。

    等僵持了一会,那年轻将领的脸上算是彻底挂不住了,也走了下来。

    能将那杆旗帜从小山头拔起来的人不愿意去。

    愿意去的,又没有那个能耐。

    那杆写着无声营的旗帜,在山头上立了不知道多久。

    看着那杆旗帜,皇城士卒心里很是难过。

    虽然这一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是他们,可是经过这一场战斗,那些士卒们心里也都明白,杨城皇城之间的争斗,最后的胜利者,也一定是武梧桐。

    无声营,真的太可怕了……

    无声营的旗帜,不单单插进了土坡上,也顺势,插进了他们的心里。

    那旗帜,还在飘扬……

    与此同时,玉琼山的战斗,也即将落下帷幕。

    在肖遥与青铜兵马俑的冲锋中,李雄杉等人早就已经冲了出去。

    对于李雄杉而言,自己能带着人冲出来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是肖遥的想法显然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他的想法倒也简单,和李雄杉一样,觉得自己等人只要能够冲出来,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可是将他接连斩杀了两个五重高手后,忽然觉得,就这样离开,似乎并不是很划算。

    所以,肖遥忽然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将这些人全部杀干净。

    如果是在此之前肖遥提出这样的想法,一定会得到李雄杉的反对,在他看来,能够逃离玉琼山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血站到了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在他们看来,即便真的将这些人都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们再次跟着肖遥发起了冲锋。

    最后一个五重高手,在面对肖遥这么一个四重高手的时候,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甚至还被压着打,这个时候,那个五重高手才算是明白之前自己的那两个同僚,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这个家伙,还是人吗?

    他凭什么这么强?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对肖遥上了十大高手排行榜很是不满,满是质疑的话,现在他就已经彻底服气了。

    好在,姜国府军也都是有血性的,即便胜利的天平已经朝向了李雄杉等人这边,却依然没有看到任何逃兵。

    等到这张战斗彻底落下帷幕的时候,肖遥和柳乘风也重新见到了。

    三天后,两人也收到了北麓的情报。

    孟凯强死了。

    这个消息,立刻给肖遥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他的眼神中,都弥漫了一股杀气。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北门关那边,只是小事吗?为什么孟凯强还会死?”肖遥看上去真的被气坏了,甚至被气的发抖。

    柳乘风苦涩道:“在北门关的周围,还布下了伏兵,这就是一个请君入瓮。”

    肖遥双拳紧握,额角青筋暴跳。

    柳乘风继续说:“肖哥,其实,战争就会死人,只是以前,死的都是你不熟悉的人而已。”

    柳乘风的这一番话,也让肖遥彻底平静下来了。

    “肖哥,我们还要回信吗?”

    “回!”肖遥说道。

    柳乘风拿起纸和笔,抬起脑袋看着肖遥,等着肖遥继续说下去。

    “北麓立碑二十万,我与武梧桐皆留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