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有了归属感
    /p肖遥的一番话,让众人都憋出了内伤。

    站着看?

    这和姿势有关系吗?

    特么的,这是在询问你的看法好不好?

    这算是什么看法啊?真的不是在搞笑吗?

    发现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写满了怪异,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我真的没什么看法,我这么长时间,都不在北麓,北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啊,我能有什么看法呢……”

    其实肖遥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正如他说的那样,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都不在北麓,北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局势,他也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既然是这样,肖遥还能说什么呢?还能给他们什么建议呢?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

    “这些事情,你们自己看着来就行了。”肖遥笑着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都不在杨城,可一切不都是很顺利吗?”

    确实,虽然肖遥离开了北麓,但是在他离开北麓之前其实都已经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要说到智囊团,郦王府已经有了宋雨轩,王文阁等人,要说武将,修仙者,还有赵铁牛,孟凯强,要说到经验老道,还有赵丹玄,以及柳乘风老爹。

    要说起来,其实赵丹玄是个非常全面的人才了,是个修仙者,三重修为,而且以前就是郦王府的幕僚,擅长出谋划策排兵布阵,另外就是,这家伙年纪还不小了,经验老道,比老卒还要懂不少东西。

    所以,赵丹玄一个人,就不知道能顶上多少人了。

    这就是他的能耐。

    否则的话,肖遥还真不会太将赵丹玄当回事,没办法,谁让这个家伙一天到晚提防着他了。

    肖遥虽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但是对于赵丹玄,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当然了,这些话,肖遥也不会说出来,但是他非常相信,这些话,即便自己不说,赵丹玄的心里也都跟明镜似得,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差点掐起来了。

    等聊了一会,肖遥又要跟着柳乘风一起前往无声营了。

    当战争全面开始的时候,无声营这边的士卒也都开始陆陆续续加入战斗了,有了无声营的加入之后,自然加快了郦王府扩张的速度。

    原本那些所有藩王诸侯都看不上的虾兵蟹将们,在战场上却异常的凶猛,比杨城原本的那些士卒还要强大很多,甚至可以以一当五。

    这就是无声营的实力。

    从开始到现在,无声营几乎都没有吃过什么败仗,当然了,这其中肯定也有赵丹玄柳乘风等人运筹帷幄的功劳,然而,无声营士卒们不可阻挡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更是最重要的。

    对于无声营,皇城那边的人,也算是彻底的怂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营内士卒屡建奇功,久而久之,对于皇城那边的人而言,他们最害怕面对的,就是无声营的人了。

    只要听闻无声营加入战斗,即便皇城那边的人原本在地势和人数上占据着优势,可依然会感到恐慌。

    这就是无声营的实力!

    然而现在,肖遥想要见到无声营所有人,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无声营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杨城,前往北麓各个地方参加战斗了,肖遥能见到的,也就是驻守在杨城内的三千人,柳东来,还有孟凯强了。

    剩下的人,早就已经离开了。

    然而这些对于肖遥而言也无所谓,反正这一趟来无声营的目的就是见到柳乘风的父亲,柳东来。

    柳东来来到杨城,肖遥实在是没有理由不去见一面,否则就是有些失礼了,对方既然是柳乘风的父亲,那自然要和算是肖遥的长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最重要的是,柳东来抛下一切,跟着柳乘风来到郦王府,这就是一种牺牲。

    柳东来都已经这么做了,如果肖遥还都不过来看一眼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军营里,看到肖遥的到来,无声营所有人显得都无比激动。

    “肖将军!”

    “肖将军!”

    一声声呐喊,络绎不绝。

    对于肖遥而言,这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最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反正这样的气氛下,他也是非常享受的。

    看着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到肖遥的身上,孟凯强和柳东来对视了一眼,都笑了一声。

    原本他们以为,在无声营,他们都已经算是非常有威望的人了,现在看来,他们之前累积的那点威望,算个屁啊?

    肖遥只要一来,他们原本的威信就立刻被土崩瓦解了。

    肖遥径直走到了柳东来的面前,一揖到底。

    柳东来笑了一声,伸出手将肖遥托了起来,说道:“肖将军不用如此,我可受不起如此大礼啊!”

    肖遥苦笑着说道:“柳伯伯说笑了,在您的面前,我算什么肖将军啊。”

    柳东来没有说话,但是从他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此时他对于肖遥的态度还是非常满意的。

    原本在他看来,肖遥这样的人,应该是不容易相处的。

    首先,年轻,其次,有能力。

    不管是哪方面,肖遥几乎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了,这样的人,难免有些心高气傲,年少轻狂,可现在,这个年轻人就站在他的面前,然而,他却没有办法从肖遥的身上找到任何缺点,总不能吹毛求疵吧?即便真的要吹毛求疵,他也找不出来啊……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儿子柳乘风,在提起肖遥的时候,都是满脸的信服了。

    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确实有这样的人格魅力。

    “柳伯伯能大老远赶到郦王府,还能抛去城主的身份,让我感激不尽啊!”肖遥继续说道。

    柳东来摆了摆手,说道:“还是别这么说,我之所以愿意来这边,可不是看在你的面子,而且我来到这里也不是帮你啊,还是得看在老郦王的面子,虽然我未曾和老郦王见过,但是我对他却无比的敬仰,另外就是我儿子了。”

    柳乘风在边上乐呵说道:“爹,这里面还有我呢?”

    柳东来看了眼柳乘风,又继续看着肖遥,说道:“我儿子既然这么相信你们,这么相信郦王府,那在我看来,就一定有足够多的原因了,他都愿意相信你们,我还能有什么不相信的呢?他都来了,我又怎么能不来呢?难道真的挡在他的面前,做他的绊脚石?这样的事情,我也做不出来啊!”

    柳乘风沉默不语。

    肖遥笑了一声,看了眼柳乘风,也说道:“如此说来,柳乘风还真是有一个好父亲了。”

    “那是自然。”柳东来哈哈笑道。

    边上的孟凯强这个时候没忍住,忽然开口问道:“可是,如果柳乘风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呢?”

    柳东来笑道:“不要说之前了,就是现在,我都没觉得他对过。”

    柳乘风满脸通红。

    这还没夸自己几句呢,怎么又开始和自己唱反调呢?

    对此,柳乘风只能表示很无奈。

    柳东来又继续说:“可即便是错的,那又能如何?即便错了,我也得和他错在一起啊!要死的话,就一起死好了,若是儿子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柳乘风眼眶红了。

    他不可能一点情绪都没有。

    而且,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肖遥也笑了一声。

    他也忍不住想着,自己的父亲,那个还在清秋王朝镇守边疆的肖龙象,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会不会和柳东来一样呢?

    摇了摇头,肖遥没有继续去想这个问题,毕竟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和肖龙象见过,即便是想要去想,也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

    和柳东来聊了一会,肖遥又走到了孟凯强的面前。

    这个土匪身上的匪气,还真是被磨的差不多了。

    最起码,站在孟凯强的面前,肖遥是真的看不出来这家伙以前是干土匪的了。

    “到了无声营之后,感觉如何?”肖遥问道。

    孟凯强沉默了一会,小声说道:“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

    “真话。”肖遥也被他给气乐了,说道,“你说的不是废话吗?我要是想要听假话,何必还要问你啊?”

    孟凯强哈哈笑了一声,又正色说道:“仔细说起来的话,到了无声营之后,我发现,我还是得和以前一样,提着脑袋讨生活,每天都要想着,我明天还能不能活着。”

    肖遥点了点头。

    “不过,我倒是一点都不后悔。”孟凯强哈哈笑道,“因为我知道,这场战争很快就会过去了,到时候北麓会重归平静,我也可以重新做人了,说不定还能娶十几个媳妇呢!最重要的是,我死后都能有个谥号啊!”

    肖遥哭笑不得,感情这就是孟凯强的追求啊?

    说到最后,孟凯强脸上的表情看着竟然严肃起来了。

    他看着肖遥,正色说道:“最重要的是,等到了无声营之后,我有了一种归属感,我忽然觉得,即便我真的死在了沙场上,也是可以留名青史的,仔细想想,这似乎也挺划算的。”

    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又有前线战报。

    无声营三千轻骑,北门关被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