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北麓肖遥
    肖龙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肖战等人回到清秋王朝的第三天了,这还得多亏了肖遥让他带回来的麒麟果。更新快无广告。

    如果不是麒麟果的话,肖龙象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而且,麒麟果也不单单让肖龙象醒了过来,对他的修为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肖龙象醒过来,也在很大程度上给清秋王朝的士卒们提高了不少士气,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激动的掉眼泪了。

    当肖龙象醒过来之后,肖战就跪在了他的床前。

    “义父,我该死……”肖战低着脑袋,情绪看上去非常低迷。

    肖龙象看了眼肖战,皱了下眉头,说道:“先坐着说话。”

    对于肖战而言,肖龙象的话,就是圣旨。

    肖龙象让他坐着,他就不敢站着,更不敢跪着。

    “说说吧,怎么回事。”肖龙象说道。他的声音听着还有些虚弱。

    肖龙象开口问了,肖战自然不敢有丝毫隐瞒,其实从一开始他也没想着要将这件事情给瞒过去,否则也不会在肖龙象刚醒过来的时候,就立刻赶过来跪下。

    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意味着,他接下来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接下来,肖战便将这一次的洛山之行,简简单单说了一遍,等说到最后,肖战又一次跪了下来。

    “义父,这一次都是因为我的鲁莽,所以才导致出了什么大的差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一意孤行,也不会死这么多人……”肖战泪如雨下说道。

    此时的他完全是真情流露,即便他知道这件事情说出来之后,他将会面临责罚,但是,这些比起看着自己手底下的那些士兵们一个个死去,又算得上什么呢?

    那个时候的肖战,才是真的痛苦。

    肖龙象并没有让肖战立刻站起来了,他反而陷入了沉默。

    在沉默的这段时间里,肖战也老老实实跪在地上。

    过了一会,肖龙象忽然说道:“你见到肖遥了?”

    “嗯?”肖战一愣,赶紧点头,“是的,我见到弟弟了,他还将我将黑龙刀带给你,说他暂时用不上,还是在你手上最有用,除此之外,还有麒麟果,二品灵丹,只是在您昏迷的时候,已经将麒麟果给吃了。”

    “这个我知道,我又不会怀疑你自己偷吃了,再说了,即便你真的吃了,也无所谓,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肖龙象笑着说。

    肖战也笑了一声。

    “行了,先起来吧。”肖龙象说道,“这件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能给你提个醒就好,不管面对什么对手,都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是大秦王朝和赵国呢?那两个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肖战慢慢站了起来,点了点头,其实即便肖龙象不和他说这些,他也会提高警惕的。

    “吃一堑长一智,其实这个就是收获,我也没想过非得让你立刻挑起大梁,但是最起码,你要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肖龙象认真说道。

    肖战使劲点着脑袋。

    肖龙象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会记在心里,闲暇时候,好好回味回味,他总觉得,不管自己的义父说什么,听着都是那么的有道理。

    过了一会,肖龙象又问道:“见到那小子,是什么感觉?”

    肖战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说到底,其实洛山那边的损失到底怎么样,肖龙象压根就不是多么的关心,他关心的只是肖遥,不过这也都是情理之中的,换做自己的话恐怕也是这样。

    “义父,这个我真的不好说。”肖战说道。

    肖龙象稍微皱了下眉头,问道:“有什么就说什么,有什么不好说的?”

    肖战咳嗽了一声,也不敢继续墨迹下去了。在肖龙象的身边待了这么多年,肖龙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的义父,平日里可是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了。

    “义父,我只是觉得,弟弟和你实在是太像了,不单单是长得像,还有说话的方式,语气,以及面对一些事情时候处理的态度。”肖战赶紧说道。

    肖龙象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肖战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出来,义父对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话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你觉得他是一个庸才吗?”肖龙象问道。

    肖战坐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义父,笑了一声,说道:“义父,您老人家要是想要听我好好说说他,夸夸弟弟呢,就直接说嘛!又何必用这样的方式呢?”

    肖龙象气的瞪圆了眼珠子,说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意思了?”

    肖战赶紧举手投降:“好好好,您没有。”

    他心里想着,没有才怪了,一个能找到麒麟果,炼制二品灵丹的人,怎么可能回事庸才?

    而且之前肖战和肖龙象叙述洛山发生事情的时候,肖龙象听得可仔细了,肖遥做了些什么,他也都非常清楚,既然是知道,他又怎么可能还会认为肖遥是个庸才呢?现在问出这样的问题,要说不是想要听肖战好好夸赞夸赞肖遥,谁能相信呢?

    不过,看透不说透,这个道理,肖战还是明白的,其实这也都是肖龙象告诉他的。

    “义父,其实原本我还是想要将弟弟给带回来的。”肖战最后说道。

    肖龙象摆了摆手,说道:“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根本不会和你一起回来了。”

    肖战有些惊讶,问道:“义父,您怎么知道?”他寻思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知子莫若父?

    肖龙象并不知道肖战此时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是哈哈笑道:“很简单啊,因为,他现在没有和你回来啊。”

    肖战:“……”原本他设想了无数种回答,却没想到,肖龙象的答案竟然会这么简单。

    肖龙象又继续说道:“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愿意跟着你一起回来的话,恐怕早就来了,以他的实力,想要来到清秋王朝,哪有那么难呢?”

    肖战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肖龙象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即便他真的愿意来,我也不希望他会来,现在的清秋王朝实在是太危险了,即便是我,也没有足够的信心真的能打赢这场胜仗。”

    肖战的眼神也有些黯淡了。

    这样的话,肖龙象不是第一次说,但是也只会在他面前说道说道。

    毕竟现在清秋王朝所面临的局势,实在是太严峻了。

    以清秋王朝的实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坚持到现在,其实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想要一直笑到最后,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肖龙象虽然打了很多胜仗,但是,他也不是神,难道他就真的能一直赢下去吗?

    只要输一次,那就真的是满盘皆输了。

    没有人比肖龙象的压力大。

    即便大家都知道,现在清秋王朝的局势非常乐观,可不管是清秋王朝的皇帝,庙堂上的文武百官,亦或者是清秋王朝疆土内数千万百姓,他们都会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们会想着,在边境,还有一个肖龙象呢,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皇帝能这么想,百姓能这么想,文武百官能这么想,即便是肖战也会这么想,可是,肖龙象能这么想吗?

    所以,没有人敢说自己所面临的压力比肖龙象还大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黑龙刀给我吧。”肖龙象笑着说道,“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北风萧瑟。

    肖遥在赵国边境的一个小镇上待了三天。

    倒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做,更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他只是在等待着牛魔王追上来而已。

    其实之前,牛魔王就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只是他和那个五重修仙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便中间他昏迷了一次,牛魔王也没追上来。

    除此之外,倒是还有一个理由。

    这一路上,牛魔王还被几个修仙者盯上了,虽然逃了出来,却也给它提了个醒,赶到眼下这个小镇,没少绕路。

    到了肖遥面前之后,牛魔王便有说不完的委屈了。

    又停留了一日,肖遥带着牛魔王,准备穿过赵国。

    现在他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更不需要赶时间,所以,绝对不会动用体内的灵气,毕竟如果让赵国的修仙者们发现他,肯定会引来很大的麻烦,他可没想过要带着牛魔王在赵国展开一场绝地求生。

    然而,肖遥依然选择一些人烟稀少的路,这还是得绕路,没办法,如果是肖遥一个人的话,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可是现在还有一个牛魔王,一头三重修为的妖兽,可是会吸引很多修仙者的目光的,虽然肖遥不是那种胆小如鼠的人,可也不愿意因此受到瞩目啊!

    在横穿赵国的路上,肖遥听闻,那十大高手排行榜,终于更新了。

    第一名,依旧是轩辕九重,从第二名开始,名次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第二名,肖龙象。

    第三名,徐素冠。

    第四名,洪飞升。

    第五名,柳折枝。

    第六名,白鹭飞。

    第七名,赵巍峨。

    第八名,赵铁牛。

    第九名,叶听潮。

    第十名……

    北麓肖遥!

    这一刻,肖遥傻了。

    是谁?

    其心可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